立即捐款

政經

【城規會系列】城市「虧」劃委員會是如何煉成的

【城規會系列】城市「虧」劃委員會是如何煉成的
廣告

廣告

有關新界東北發展計劃經過幾輪公眾諮詢及立法會審議前期工程撥款後,戰場將會移師到城市規劃委員會(下稱城規會)。有關的兩份圖則於上年尾經城規會刊憲,已經完成公眾遞交申述及意見的兩個階段。餘下的就只有將於九月底舉行的公眾申述會議,由曾經入信的公眾到城規員委員面前發表意見,亦是現在可以扭轉計劃的關鍵骨節。近年來城市規劃議題備受關注,由市區重建、中環碼頭、學校到郊區,可是公眾的聲音仍衝不過結構性的障礙,城規會的立場往往緊貼規劃署,城規會橡皮圖章之臭名早已為人所熟悉。

城虧會之病癥

昨日及今日明報報導,地政總署助理署長林嘉芬在自己管轄範圍內買地建屋。林嘉芬今年向城規會申請擴大重建地皮面職,身兼官方委員的林雖有避席,但面對其他委員提問林的身份涉嫌有利益衝突要求第三方仲裁,但城規會鄉郊及新市鎮規劃小組的主席(亦即規劃署署長凌嘉勤)只輕輕一句不考慮申請人身份而帶過。最後申請亦在閉門會議後被批准。

城規會旨在「促進社區的衞生、安全、便利及一般福利,並且為市民締造一個組織更完善、效率更高和更稱心的居住和工作環境」,然而過去一年都已經批准過不少不合理規劃。

Screen Shot 2014-08-07 at 1.31.04 pm
各項目的連結:2013年7月19日2013年9月6日2013年11月22日2014年2月14日2014年3月26日

成虧之原因:規劃署反客為主

一直以來,大至圖則,小至規劃申請,城規會委員都從未忤逆過規劃署的意思。即使對計劃或圖則有異議都只會要求以後補交資料或有條件通過。

從城規會的網頁所載「城市規劃委員會是香港城市規劃的角色,它就規劃工作進行研究及諮詢,有結果後再由規劃署負責執行。委員會會有系統地擬備香港行政長官所指示的香港某些地區的佈局設計,以及適宜在該等地區內建立的建築物類型的圖則,並在考慮完成後,將草圖交回政府以作出最後決定。」雖然說是由城規會擬備圖則,為了避免自己審議自己的圖則,城規會只有建議修改的權限,只有行政會議有否決權。就如李惠利一例,城規會都只是建議修訂還原而非否決。

然而這裡漏了一個重要的部分──畫圖者。「按照城市規劃規例的規定,城規會可規定規劃署署長擬備圖則或簡圖,以便執行條例所訂明的職能。規劃署是城規會的執行機構,由規劃署署長掌管,負責制訂、監管及檢討規劃圖則、規劃政策和與建設實體環境有關的計劃,並處理全港及地區兩個不同層面有關規劃的一切事宜,同時亦為城規會提供服務」城規會所謂擬備圖則其實是把規劃署草擬的圖《城市規劃條例》刊憲。當然,刊憲前委員都有機會在會議上就草圖提出意見,但要考慮的是所有城規會的文件都由規劃署所預備,來自五湖四海又管城市又管郊區的委員並不能像規劃專員般對要處理的地方倒背如流。

即使在公眾申述會議之前,在申述會開展之前都由規劃署職員簡介圖則、各方理據和提出意見。面對愈來愈多的規劃爭議,城規會議愈來愈長。多年來委員的低出席率都為人詬病,甚至有委員因顧不了而中途離場。就如傾討有關中環軍事碼頭之圖就已經開了18次會議。深信專業的委員無暇深究,即使有疑問都只能相信規劃署,市民的聲音對他們而言都只是為著自己的私利而發出的喃嘸。

成虧之藥石無靈?

城規會的主席一直由政府官員擔任,原先是規劃地政局局長,改部後即是現今的發展局常任秘書長(規劃及地政)。

1992年-2004年 林鄭月娥
2004年-2007年 劉吳惠蘭
2007年-2009年 楊立門
2009年-至今 周達明

先不說所有委員由特首委任之問題。由官方擔任主席控制會議,遇上政府提交的方案而不避席,著實有莫大衝突。2001年《城市規劃條例草案徵詢民意報告》回應有關由非官方委員出任主席和副主席一職的意見時說:「鑑於城規會所作的決定,對有關土地發展及工務計劃項目的政策、政府收入和開支,會有重大的影響,政府認為,這些行政職能由一名資深的公職人員負責領導執行,會較為適當」如是說只有要有委員代表政府的立場出發,考慮如何運用公帑便可。背後暗喻的是城規會主席掌控會議的能力之大,如何引領委員們思考規劃方向。而現任的主席周達明表現了食君之祿擔君之憂的極致。在2013年3月22日討論有關西貢市中心的圖則時,他就指出根據《城市規劃條例》行政長官是規劃程序的源頭,委員只會跟從他的指示製圖,而且委員在思考的過程必須包含政府的政策。在軍事碼頭的申述會之中他亦多次限制市民發言,回應城規會是否橡皮圖章時更指已有充足機會讓公眾表達意見,不認為城規會是政府的橡皮圖章。即是說對望席而言,一切程序只因按法律要求,都是門面的工作。

讓委員們站起來

發展局制定政策方向,布置人脈在城規會,而動手的規劃署是發展局轄下的政府部門,政府要輸比要贏更難。是次新界東北發展,由發展局局長陳茂波指派委員會製圖,而且陳茂波至今態度強硬,估計周達明不會讓反對人士好過。要改革城規會不是一時三刻之時。但要扭轉新界東北的事態發展,惟願今年四月上任的委員未染只信規劃署的習氣,好好了解新界東北發展計劃的真相,聆聽市民的意見,堅決保護新界東北!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