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獨角秀

獨媒編輯部依據「少數服務多數」民主程序編寫的「集體意志」! 網誌

媒體

【新聞解讀】主持反佔中,即炒!?

【新聞解讀】主持反佔中,即炒!?
廣告

廣告

佔中與反佔中的張力下,不單止主流媒體要抗拒淪為宣傳機器,非主流網媒也出現言論自由的考驗。

因為音樂節目主持人伍家廉擔任了「保普選反佔中」活動司儀,D100創辦人鄭經翰最後在聽眾和粉絲的壓力下,推翻早前「不干涉」的決定,中止了伍家廉的合約,並提出所有節目主持人必須認同機構的理念。

其實類似的爭拗早於年初就浮現,今年二月,D100主持岑建勳和陳欣健,邀請黃百鳴做「獅子山下」的節目嘉賓,回顧香港電影發展。然而黃百鳴曾為「幫港出聲」籌款,惹起聽眾不滿。之後陳欣健又出席「幫港出聲」的活動再被鬧爆,但鄭大班力排眾議,不以政治立場的差異作為管理原則。這次在處理伍家廉的「政治分歧」,推翻了之前的原則,贏取了聽眾與粉絲的掌聲。

然而,正如記協的聲明所說,事件關係到香港的核心價值,「任何人都不應該因為其言論或對政治活動的參與而影響工作。作為傳媒一份子,D100更應明白上述自由之重要」。

記協所言,大班當然明白,當年他也是因為政治立場而失去了商台節目主持人的職務而呼冤。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從大班的出爾反爾,也看到出他內心的爭扎。

為D100辯解者則指出,因為這媒體機構有明顯的政治立場,資金來自會員及聽眾,D100像一個政黨多於一個媒體。

整件事,帶出了兩個問題。首先是,我們該如何面對政治立場上的「異者」?反佔中動員的對象,不少是土生土長、每天與我們擦身而過的香港人,也許他們身板不夠硬被迫表態、也許是無知、也許是真誠地保守,我們該如何面對他們?像管理 Facebook 一樣,以 unfriend 的方法把他們從視野中清除?視他們為敵,把他們趕走?那麼我們憑什麼批評中資要求員工表態?中資也是共產黨扶植出來的企業,要堅持黨的立場。我們是否能以「公義」作為護身符,學習清黨式的政治鬥爭?

反佔中動員後,學聯常委王瀚樑提出要與「異者」同行,學者馬嶽在回顧東歐極權統治模式後重提哈維爾「真誠地活著」(Living in the truth),並帶出長期作戰的「耐性」──向群眾解說的耐性、忍受失敗的耐性、爭取不同人士支持的耐性、等待時機的耐性和不斷學習的耐性。

第二個問題較技術性:倚賴捐款的公民媒體是否要迎合聽眾與粉絲的立場?

傳統媒體的獨立性主要體現在編採人員的專業判斷,即管記者有不同的政治立場,只要在採訪的過程以事實為根據,在編輯的過程有增補背景資料和事實的確認等,很大程度上能避免淪為純粹的宣傳機器。這次反佔中的主流媒體,除了由大陸黨政直接圈養的媒體外,均能忠於事實,報導派錢示威、購物示威和飲食示威等盛況。

聲言要與主流媒抗衡的媒體,難道方法就是充當反對派支持者的黨媒?並以執政黨媒的管理手法,把異見者剔走?

由聽眾支持的媒體,如何維持編採的獨立性?其實多年前有一些獨立媒體經營者已提出了「教會模式」(Church model)的模式。大家不要誤會,這模式不是要把媒體的立場示為教條去吸引信眾,教會裡的「神」,是大家要追求的「真理」 (truth),這真理不是由教徒說了算,而是要透過恒久的實踐去彰顯﹣──有耐性的、真誠的活著 Living in the truth, with patienc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