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動物

只「做好呢份工」,足夠嗎?

只「做好呢份工」,足夠嗎?
廣告

廣告

圖:USP 社媒

我所住的地方附近放了漁護署的捕貓籠。於是,某天下午,我拿著愛護動物協會CCCP計劃的單張,到管理署與職員面談。

「你好。」我臉上掛著微笑,「我是附近的街坊,最近我在停車場看見放了捕貓籠。想來管理署也是接到投訴才聯絡漁護署。」

「是呀,」她把我從頭到腳打量一遍,「有車主投訴,貓老是躲在他的車的車底下,有時又跳上車面,弄花他的車。」

「我明白的,」我依然微笑著,「一般管理署都不會主動捕貓,通常都是應付投訴而已。我這裡有些資訊,或許能幫得上忙。管理署其實可以聯絡愛護動物協會,他們會找這一區的義工幫忙,替貓安排絕育手術。」

職員接過單張瀏覽。我繼續說:「坦白說,投訴人要的是一個交代而已。這裡向來有貓,你也捉不了這麼多。你告訴車主說已聯絡動物機構,也就回應了投訴了。」

「對呀,其實放捕貓籠在這裡,不管是否捉到貓,車主看見了,就順氣了。」管理署職員說。

「貓到了漁護署,其實是死路一條。」我補充。

「那我也沒辦法呀,我打份工。」

我保持友善,「所以,這些資訊就是讓你多一個選擇。你現在就可以打電話聯絡愛協,他們安排義工也需要時間。」

「下次先啦,」她說,「今次我報了漁護署,交了差;下次再有投訴我找愛協吧,我不管他們甚麼時候來,反正我做了我的事就完了。」

對話到此差不多完結了。看得出這位職員對貓沒甚麼深仇大恨;她不過是「無辦法,打份工」。

「我要做好呢份工﹗」這句話曾經成為特首競選口號,可見是香港人多重要的核心價值。打工仔盡責任當然是好。但事實就是:再好的信念,倘若一成不變地執行,都會帶來負面影響。不論客觀情況而盲目執行指令,甚至是明知所犧牲的東西,遠比執行指令所得的結果更為重要,仍然盲從的話,那只能說:這是一部輸入程式的機器,而不是人的判斷和反應。

唐狗「未雪」被港鐵列車撞斃,引起許多人的憤怒。然而我同意一位網友所說:這件事,炒一個職員,其實無補於事。這個城市以高速效率與完善管理為榮,但高效與規管發展到極端,是只求效率而不擇手段,只求管理而失去彈性。為怕阻礙列車,為怕罰款,而把一隻活生生的狗撞斃,就是這種極端的具體表現。說句不中聽的話:每個香港人,只怕都無可避免地參與在這種崇尚效率與管治原則的意識中;我們如果對這種風氣不反省,把港鐵主席炒了也是枉然。

事實上,許多的商場、機構、屋苑、學校,就是用「殺害」的手法來對待社區動物的,分別只在於是親自動手﹖還是假借漁護署之名﹖漁護署狗房每日多少貓狗被殺,分別只在於大眾是否看見。如上文的那位管理署職員,「我無辦法,我打份工」,這句話似乎能解釋一切不合理的,或違背自己意願的行為。「未雪」事件,只不過是以上事件的濃縮版。

令我對「未雪」事件難以釋懷的,還有當時月台上的旁觀者:「未雪」幾次想爬上月台,何以無人施以援手﹖我不在現場,不知道是否有人嘗試過;沒有養狗經驗的人,一時間真可能無計可施。但看著「未雪」兩臂向上攀的那張照片,教人情何以堪﹗我們是否太相信「管理階層」真的能管理一切,自己不必插手﹖我們是否處於安逸環境久了,失去果斷與勇氣﹖畢竟,在香港,日常生活無須面對太多的道德抉擇(但觀乎香港目前的形勢,我相信這些抉擇將會愈來愈多);但若這一刻真的來了,我們,該怎做﹖

這是「未雪」用生命留給我們的功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