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韋健

《九十後的回憶》系列文章作者。網誌:http://waikin2000.blogspot.hk、FB專頁:http://www.facebook.com/waikinquote 網誌

生活

九十後的回憶:《禁忌的戀人》

廣告

廣告

韋健註:提起《禁忌的戀人》,指的是千禧年代初期在香港頗為流行的一款日本Flash小遊戲。此遊戲沒有三級成分,並曾經佔據《新線上遊戲地帶》熱門榜首位一段時間。玩法非常簡單,只要趁遊戲中的「中堅商社」老闆接聽電話時,按住滑鼠讓工作中的一對情侶持續偷吻,若老闆收線時被發現,遊戲即告結束。雖則遊戲因操作太簡單無聊,但遊戲進展的不確定性讓其好玩程度大增,成為了同學課餘話題之一。為便於融入最近話題,以下故事的舞台曾被筆者更改。

(一)

二〇一X年X月X日,星期五,晴。

藍先生Ivan已經入行四年了,對於他來說,這一天可以說是關鍵的時候,因為再過這一天,機會便沒有了。

是咁的,坐在Ivan附近的呂小姐Lucy,預定後日移民加拿大。幾天之前,Ivan看過她臉書的近況,說家人看見這個城市政經環境日漸不明朗,市長公投無望、樓價物價飆升、環境太過擠逼、等等等等,令他們無法再忍受下去,故決定全家移民,另找安定生活。

雖然Lucy入行未到一年,算是一名新丁,但兩人很快便墜入愛河。跟對方相戀不知多少晝夜的Ivan,即使有千萬個不願意也沒有辦法,畢竟他始終是家住劏房、望樓而興嘆的小市民而已。要跟著Lucy她在外邦生活?簡直遙不可及。

於是他鼓起勇氣,誓要趕搭這程尾班車。

(二)

上午九點鐘。

Ivan任職的公司位於中區,老闆是很慈祥的伯伯,事事親力親為,時常跟下屬聊天。不過其作風極為保守,他規定公司裡面不准親吻,就算連談戀愛也不可,就算要去廁所解決,都要有人陪同,違者即炒。不少同事認為,這個規矩非常無聊,老闆聊天和同事親吻對方,同樣也是阻礙工作,一秒鐘幾百萬上落,為何這個老闆不坐定定專心追業績?

Lucy近來因執拾行裝而無瑕跟Ivan來個最後約會,今日Ivan終於見到她,當然他不會放過這次機會。只可惜這位非常老闆,今日卻偏偏選擇跟他們聊天,還會陪伴到下班,真倒霉。

還未到股票市場開市,Ivan就先於老闆心跳加速,比股票指數的上落還要誇張,即使相隔一公尺,他也感覺到Lucy的體溫。他嘗試屏住氣,擺出端正之勢,邊看螢幕邊望Lucy,不要讓非常老闆發現到。

(三)

上午十一點鐘。

那位非常老闆,不知是否嫌時間太多,這一兩小時只是跟他們聊天,充滿像是來自變聲器的那種怪異的笑聲。正當談笑之間,公司電話響了,老闆立刻接聽。

「喂?中堅公司……哦,係啊……唔係呀嘛,要淋冰桶?點解啊?……挑!要畀一百美金?……唉……哦……哦……」

在這個時候,Ivan立刻把握機會,面對隔鄰的Lucy,想也沒想地說:「Lucy……我知道再唔做嘅話,睇怕都無機會啦,就當係臨走之前,送畀你小小心意……好嗎?……」於是Ivan突然往Lucy臉龐吻一下,對方頓時呆住,六神無主,想像不到平時含蓄又害羞的他,竟然那麼勇敢。

幾秒後她回過神來,見到Ivan仍望著她,對方則慌張說對不起。她起初有點不高興,但又想到自己很快便離開,而且對他有點不捨,何以又不回敬他的好意?於是她又想吻他一下,怎知……

「哦,拜拜。」

「啪啦」一聲,Lucy就送不到回禮,惟有乖乖地工作了。

(四)

下午一點鐘,股票市場復市。

這個時候他們剛吃完午膳,當然老闆也用心良苦,專誠陪伴他們。今日老闆心情也挺好,只因他投資的股票,受到一種叫「互講通」的「交易通訊輔助系統」試驗消息所刺激而大升。於是就自鳴得意,向他們分享「威水史」,旁邊的同事,都為之妒忌。

電話突然響起。

「喂?中堅公司……吓?間公司畀人炒咗上去?……哦……快啲睇吓邊條大鱷搞鬼……」

Lucy知道回禮的時候已到,立刻撲向Ivan吻一下。這個時候,Ivan感覺到,既然對方都接受他的好意,吻一下恐怕不夠,倒不如把心一橫,吻多幾次好過。跟著Ivan冒著被炒風險,再向她送禮。一向曖昧的Lucy,似乎對這份大禮欲拒還迎,就任由他吻多幾下。

只不過,廿秒也未到,「啪啦」一聲,Ivan就重回電腦螢幕的懷抱了。

(五)

下午三點鐘。

這個老闆真麻煩,公司股價被炒上,他竟然可以從容不逼,繼續冤鬼纏身,咬著不放。究竟老闆是有預知能力,知道他們產生戀情?抑或是懂得分身,同時處理多件事?嗯,假如他真的懂分身,即將舉行的「反賤種」大遊行的蓉蓉要好好報答他了。

電話又來了。

「喂?中堅公司……哦……反賤種大遊行啊……唉呀,呢個我實撐啦!你睇吓班友仔為咗媾仔媾女,連書都唔讀,工都唔返,重北上包埋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奶,我接受唔到囉!……簽名?梗係會簽啦,我會叫埋班馬仔去簽……」

剩下兩小時,Ivan繼續把握機會,還要變本加厲,連續偷吻。不如Lucy是否有心靈溝通,見Ivan很有誠意,就自動自覺讓他吻。

老闆似乎談「反賤種」非常投契,Lucy就很放心,她於是再多走一步,雙手擁抱著Ivan,而對方則致以回禮。兩人幾乎連成一體,連旁人也為之羨慕。

正當Lucy想離開座位,正坐上Ivan的雙腿上,她立即意會到旁邊傳來「啪啦」一聲,就返回座位上了。

(六)

下午四點半。

很快便到下班的時候。Lucy往後再跟家人有其他應酬,換言之,再不把握的話就對不起自己了。只是,老闆仍然精力旺盛,到時的「反賤種」大遊行,要烈日當空地步行和舉牌,他應是最佳人選。

機會再一次顯現於Ivan。

「喂?中堅公司……哦,你哋搵咗人打咗大鱷喇……太好啦……點打倒㗎?講返嚟聽吓啦……」

老闆要坐下來專心聽事件,大好機會來臨了。這個時候,他們做的不只是要吻。Lucy來到Ivan的雙腿上面,主動攬他,附加一兩聲撒嬌。而Ivan心跳開始加速,一邊伸出手來,一邊繼續吻。之後的畫面,相信旁邊的同事們也能想像。

過了十五分鐘,老闆仍專心致志,兩人則意猶未盡。周邊同事都寧願少一事,讓他們二人世界到下班。好了,再過十分鐘,他們二人腦海一片空白,好像已經準備就緒,好像跨年倒數那樣刺激。準備倒數,十九八七六……

五、四、三、二、一…………………………

究竟下場是甚麼?有人說他們順順利利,一團和氣,然後Ivan就跟著向Lucy道別,再在機場送別她。他便懷著盼望,跟Lucy保持聯絡,從此就過往知足常樂的好生活。

但是,不要忘記,以上的結果,只是FF便算了。一句的「@&^~*#%+-=/$¥£€」,就將整間辦公室變得鴉雀無聲,留下的只有一片遺憾。唉!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原文刊於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