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韋健

《九十後的回憶》系列文章作者。網誌:http://waikin2000.blogspot.hk、FB專頁:http://www.facebook.com/waikinquote 網誌

動物

從《雅舍小品》看「未雪」

廣告

廣告

近日港鐵直通車撞死狗,令不少人為之憤慨,亦讓我們再次反思對待動物的應有態度。

事實上,現今現代化的社會,人類的物質生活提升了,然而我們卻更不懂得重視每一個生命,多年來不知有多少無辜的生命被害。一兩年前觀塘先後發生流浪貓慘遭打傷,或被餵藥擲落樓慘死的虐畜案,再之前旺角又有一隻小貓竹籤刺入腹部虐殺,令人髮指。也有很多人因為一時衝動而收養寵物,最後卻覺得興致缺缺,而棄養這些動物。

那麼,我們應如何面對?近代大文豪梁實秋的《雅舍小品》早就告訴我們了。

《雅舍小品》(共四集)是他膾炙人口的散文集。此書每篇作品都是關於身邊瑣事、生活隨筆。但是,有關動物權益的文章佔較多,所以有時也可以作為給愛護動物者的好書。

書中不少文章都對動物有憐憫之情,例子不勝枚舉。譬如〈豬〉講述女傭愛護和細心照料兩隻豬的情況,面對年關降臨將而要被宰時,更噙著淚水為牠洗最後一次熱水澡,令人聞者心酸;〈鳥〉談到他看見終日困在鳥籠的苦悶的雀鳥,又看見在寒冬戰慄孤苦的麻雀,心中不免為之哀戚,連他也「不忍看」;〈一隻野貓〉說夫人韓菁清面對街上一隻被遺棄的家貓經常跟著她,又髒又有傷,於是請求梁實秋收養牠,字裡行間顯示出對野貓的情;〈一條野狗〉說梁實秋夫婦在街道上遇見一條饑餓不堪卻「大腹膨享」的母狗,就順手投食物給這條野狗,並勸說樓下餐館主人收留野狗母子,然而有一天梁實秋得知那條母狗被捕狗人員抓走了,令他三日來心情沉重,無法釋懷。

以上故事,見證到愛護動物的可貴。然而,既然我們能愛護動物,為何仍然對另一面的多次虐待動物事件容忍呢?值得令人反思的有〈虐待動物〉一篇。在此文中列出種種人類對動物的屠殺虐待,只為一飽口腹之慾,叫人驚心動魄。

市場裡的魚販,指著一條活生生的魚問你要哪一塊,問完就割下那一部分賣出去,之後再放回水中,等待下一個顧客光臨;賣田雞的更恐怖,一手把活生生的田雞捉在手,「喇」的一聲把牠皮肉分離;梁實秋小時候家中的轎夫剋扣草料,令騾子吃不飽跑不動,有時更取出錐子,在騾子臀部刺了一下令牠飛馳而前,鮮血一滴滴的沿大腿而下;製作北京填鴨的人,會將特製食糧強行灌入鴨子肚裡,然後鴨子幾乎不會自己進食了,被放在小屋待死。

「天地之大德曰生」,但天地在多數情況下又很「不仁」,有些人製造動物的生命時輕而易舉,而要毀掉生命時也毫不顧惜,令他滿腔悲憫。

上述文例只是冰山一角,但可以見到,梁實秋對不單所有動物有同情悲憫的仁心,更利用文字直接表示個人對愛護動物的看法,更能符合孟子所主張的惻隱之心。「惻隱之心,仁之端也。」他的字句帶來了不少啟示:「一個人不可以有意無意的把不必要的痛苦加在動物身上,人們就是這樣,一點都不顧他人感受。人類為了自私的享受而不惜製造痛苦,這只是顯示人性之惡的一面。」(〈虐待動物〉)

英國歷史學家湯因比(A. J. Toynbee,一八八九-一九七五):「萬物皆有尊嚴,如果人類侵犯其尊嚴,就等於侵犯人類本身的尊嚴。」動物都有生命,都有生存的權利。由官僚主義而導致的車撞狗一事,可以見到大家不因重視唐狗的生命,而將趕時間擺在最前,最後落得悲慘的收場,既是對動物的無理對待,也不利於人性的培養。如果墜軌的是人類,命運又會如何?

愛護動物就是愛護生命,是社會文明進步的一種標誌。我們應該樹立愛護動物、愛護生命的良好風尚,以提升自身文明質素。就算牠們誤闖路軌,阻礙列車行駛,也不可以作為冷淡處理的藉口,該設法將影響減至最低,讓牠免受車輾之苦。

作為萬物之靈的人類,為何不能做到「親親而仁人,仁人而愛物」呢?是不能也?抑或是不為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