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張鐵志

台灣評論家、前《號外》雜誌總編輯 網誌

社運

佔中之前

廣告

廣告

(圖:蘋果)

經過漫長焦慮與這個不安的夏天,香港的普選之幕即將被慢慢揭開。

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於昨天開幕,31日結束,期間會審議香港政改報告,並可能提出未來香港特首要經過提名委員會的過半門檻才能成為候選人。而一旦如此,民間就將在九月發動佔領中環。

從六二二民間政改公投與七一數十萬人遊行後,佔中與民主派的聲音似乎疲乏,建制派的動員力度則不斷強化。佔中前夕,氣氛一片詭譎。

北京的立場越來越強硬。上周人大副秘書長李飛南下深圳,與香港各界座談,嚴斥「不容許有人利用政改借助外國勢力來搞亂香港」,「本港回歸後有一部分人不認同中央管治,存在一股勢力企圖維持殖民統治,對國家主權存在現實威脅,所以需要由愛國者治港」。此前北京未高調地把香港政改問題視為「國家安全」與「敵我矛盾」,如今看來,北京只會採最強硬的立場,且難有妥協空間。

沒公民提名就罷課

依現在香港民主派實力,一旦特首提名委員會採取過半門檻,那麼民主派候選人幾乎不可能有機會成為候選人,所以民主派與民間要求降低門檻,並增加公民提名的機制。

建制派的外圍團體則從七月在香港各地發動反佔中的連署簽名,號稱超過一百萬人,並於八月十七日發動反佔中遊行。這場遊行人數雖被媒體踢爆許多人都是被建制派組織發錢動員,但事實上,泛民的民間團體反省到,建制派的基層組織實力遠比民主派和社運派強─這情況台灣並不陌生。

在廣泛的民主反對派中則有幾個主要行動者:民主黨派(其中有溫和和激進)、佔中的主導團體,民間社運組織如民陣、大專學聯和學民思潮(當然立場和策略也有差別)。

民主黨派在過去兩三年聲望日益低落,過去兩個月,他們仍強調「真普選」,但已不談「公民提名」。眼前的難題是,一旦特區政府推出一個有篩選的假普選方案,他們在立法會中是否要投票通過。目前表示上是可能否決,但底下暗潮洶湧,北京拉走幾票似乎不難。

佔中團體及佔領中環運動則面臨另一種困境。當去年「佔領中環」被提出時,這是一個新的反抗政治想像,也成為泛民政黨和民間團體的一個主要平台。但隨著政治情勢的改變,一方面佔中三子是否真的堅持佔中受到若干質疑;另一方面,「佔中想像」逐漸耗盡能量,甚至局限了其他大型抗爭的可能。也有人認為,如今可能出現的佔中只剩某種儀式性的意義,成為這一年來佔中運動不得不進行的尷尬收場,而難以打開新的反抗能量。

當前立場相對激進的是民間團體,尤其是兩個主要學生團體學聯與學民思潮,他們在七一遊行當晚,就各自在午夜後舉辦抗爭,目前也是最堅持公民提名,並已宣稱一旦人大決議沒公民提名,他們不僅會發動佔中,且會發動罷課。

最終,對於香港民主運動更大的困局在於,即使北京通過依各假普選方案,真的會有足夠數量的人群去參與某種形式的佔領中環行動,從而改變北京決定嗎?這個佔中行動除了主張一國兩制下的「真普選」還能為未來打開什麼,以及假使佔中失敗,香港民主運動該如何走下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