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曉陽

網站編務顧問 網誌

動物

放下冷漠,「未雪」便得救!

放下冷漠,「未雪」便得救!
廣告

廣告

近日,小黃犬「未雪」在港鐵路軌被列車撞斃事件,引起全城關注,不少市民指斥港鐵在整個過程中處理失當,導致悲劇發生。事後,有人以2011年發生在廣東佛山廣佛五金城的「小悅悅事件」作比喻怒斥港鐵無情。當然,一些人也會揶揄愛護動物人士為「動物膠」,並不同意這種寓意。但想深一層,未雪和小悅悅所遇到的,不都是「冷漠」嗎?冷漠,足以置生於死!

首先,網上最新流傳約一分半鐘的短片顯示,掉落路軌的未雪,多次向上水站月台圍觀者求救,兩名港鐵職員更曾走下路軌接近未雪,牠也乖乖跟着職員前行,一心以為救星下凡,那是一條生路。然而,約50秒後,「無啦啦」,兩名職員放棄了跟着求生的未雪,逕自攀回月台。其間,有乘客向絕望的未雪伸出援手,亦因被職員以「企返黃線後」及「隻狗會咬人」勸止了。這不到兩分鐘的時間,竟是未雪的生死關鍵,但,一種由於恐懼所反應出的人性冷漠,包括對動物的恐懼,以及對行政管理制度的恐懼,卻讓生命枉然流逝。

會殺人的僵笨制度

另一種冷漠,來自那會殺人的僵笨制度。媒體所見,公關部門在回覆傳媒查詢過程時,多次「講大話」、將責任推給未雪,以及帶傳媒及公眾遊花園。在第一份新聞稿中,港鐵稱沒有發現狗隻,又否認倒卧路軌血泊的唐狗與列車有關,但當現場市民將職員在路軌放下椅子「拯救」未雪的照片上載到社交網站廣泛傳播後,他們又發出第二份新聞稿,始承認曾在上水站發現未雪。又例如,新聞稿中,港鐵稱職員「曾嘗試將狗隻抱起帶走,但過程中因狗隻掙扎,一位港鐵職員受傷」。然而,在那短片中,完全看不見相關情節,沒有抱,沒有狗掙扎,也不見有人因而受傷,只見職員揮着旗杆驅趕未雪,未雪乖乖往前行……港鐵這些反應焦躁、自相矛盾、講大話的表現,反射着一種制度的冷漠。這種制度的冷漠讓港鐵人員將自身利益用堅厚又愚蠢的鋼牆圍住,這道鋼牆可以讓人們假裝看不見真相,亦不打算追尋真相,它只會催趕人們在慌忙中吐出虛構文字和言語以自保。是的,從未雪雙手攀按月台邊求救的那個動作開始,我們看到的都是一幕幕冷漠人性,當然還包括圍觀人的膽怯,以及那該死的重新啟動通車指令。儘管後來港鐵高層回應了動保團體提出的3個條件,包括獨立調查報告等等,但報告內容如何?是否會制訂一套明確處理動物被困路軌的作業指引?而這些報告和作業指引,又是否足以打破這重重冷漠,還有串串問號。

曾經在網上看過這麼一個畫面,一群花鹿奔馳於綠色天橋,跑向公路一端,追尋另一個新世界。這種長滿青草的綠色天橋,是現代化和大自然的橋樑。設計者意識到現代交通運輸設置及工具,對動物都太不友善了,而且由於其速度之快,往往成為傷害殺害動物的兇手。因此,一座座綠色天橋在法國南部、荷蘭和澳洲的高速公路架起來,好讓動物在大自然奔跑時能一路往前,讓現代化不必然成為大自然的殺手,並嘗試互相交融。

在香港常常聽到,保育?保育動物?阻礙經濟發展啦!其實,這並不必然,看看別人走過的路吧!當中沒有很大難度,最難的,只是放下「冷漠」罷了。

**文章已刊於八月二十六日《明報》觀點版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