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

未雪,Michelle

廣告
未雪,Michelle

廣告

唐狗「未雪」在港鐵路軌上被輾斃事件,在短短幾日之內有點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演變為軒然大波,談論「未雪」的人不比談論房祖名少,關心政改的人可能暫時更關心未雪。

很驚訝吧!於是一眾有識之士撲出來解讀。搜索枯腸找出所謂深層次的原因。有說因為市民厭倦了政治的爭拗,反而車死狗的故事來得簡單利落,大是大非, 輕易就可以揪出幾個奸角,痛快淋漓,所以大受歡迎。又有說因為港鐵公司一向不討港人歡心,事故頻生誤點誤班,加價卻十分準時。此壟斷香港軌道的地產霸權, 香港人早就恨之入骨,今次難得「斷正」,港人怨氣如洩洪爆發。 而涉事列車為國內直通車,也就順理成章和中港茅盾掛鈎。有說這是大陸賤視動物文化在香港的一次成功演練。有說是香港食狗合法化的先兆。更有說香港人就是 「未雪」,在路軌上無處容身,又上不了岸(月台),最後成了中方列車的輪下亡魂。當然也有陰謀論說整件事有中方在背後「發功」,四方八面的撥火淋油,目的 是為即將落實的政改框架轉移視線,將引起的爭議稍微降溫。

想不到,未雪有這麼大的影響力。

我當然不敢否定以上的可能性,在這個瘋狂的時代,連遊行示威也可以是一份工作,有甚麼不可能?!但有沒有想過,這可能真的只是一場單純到不能再單純的動保運動呢?在香港,真的不可以孕育一場波瀾壯闊的動保運動嗎?過十萬的聯署不可以真的只想為一隻狗抱不平嗎?這個城市再壞也好,不可以真的有十萬人愛狗嗎?那連日來的眼淚、鮮花、路祭、遊行……頓足捶胸,聲嘶力竭……和港鐵談判,與工會對質……不可以是動機單純的只為了一條生命,一個崇高的生命議題嗎?我寧願之前所說的都是陰謀論,都是妄想症。我寧願你們都說我是動物癡、動物膠。請不要笑我天真,我只想我們的城市開始愛護動物,尊重生命,就是這麼簡單,甚至幼稚。

未雪,英文名Michelle,甚麼都不是,沒有象徵意義,牠只是一隻唐狗,米黃色,死於非命。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