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黃洪

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工作學系副教授 網誌

政經

把握最後黃金機會 落實全民退保

把握最後黃金機會 落實全民退保
廣告

廣告

圖:草媒

傳媒對重要提醒不作報導

在上一篇文章《兜兜轉轉半世紀:全民退休保障的爭論》指出「若在未來兩至三年間仍未能落實推行供款性全民退休制度,香港將會錯失最後時機,未來只能在現行的強積金、綜援及長者生活津貼制度中進行修修補補的改善。但由於非供款性的社會福利要依靠一般稅收,水平受到基本法低稅規定的必然限制。錯失實行全民退休制度的最後時機,長者貧窮問題將來仍然會揮之不去,很多老人退休後不 能有基本的生活保障。」

有讀者問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說法。其實在周永新教授《香港退休保障的未來發展》的研究報告(下稱報告)中便指出要把握這最後的黃金機會的重要提醒。可惜有關傳媒及評論均未細讀及全面報導報告的細節,在有意與無意之間對這重要提醒不作報導或討論。

「人口機會視窗」黃金機會2019結束

在報告23頁中指出近年人口學中甚多學者談及「人口機會視窗」(Demographic Window),這概念是指隨社會的發展,出生率下降速度快於人口老化速度,使有一段時期勞動人口對少兒撫養與老年的撫養都比較低。根據聯合國定義,「人口機會視窗」長短取決少兒人口低於30%,而老年人口低於15%的時期會維持多久。而這段時間被人口學者視為可以為人口老化做準備的階段。請亦是我上文所說的黃金機會。

周教授進一步指出,根據統計處預測,老年人口比例將於2015年左右超過15%,所以「人口機會視窗」大概僅會持續兩年左右的時間。而香港可持續發展委員會則將總撫養比率於400(以千人計)的時期視為「人口機會視窗」。若以此為準,黃金機會時間亦於2019年結束。

工聯會方案與聯席方案比較

若我們從周教授團隊的精算結果比較全民退保聯席方案(下稱聯席方案)與工聯會方案,便可以看到延後數年開始供款對計劃長遠財政可持續性的負面影響。

工聯會方案大致與聯席方案相近,工聯會要求老年金的每月金額為$3,250,而聯席要求$3,422;工聯會要求政府從土地基金額外注資2,700億,聯席要求政府只起動注資500億;工聯會要求勞資兩方為新計劃共供款3%, 而聯席要求勞資兩方由強積金轉移供款5%至新計劃。工聯會及聯席分別要求增加1%及1.9%利得稅。

工聯會與聯席方案最大的分別是:工聯會的方案建議在2016年開始發放老年金,但勞資雙方從2021年才開始供款。而聯席的建議是由2013年開始供款及發放老年金(因為聯席早於2004年作出建議,期後不斷對精算作出修正,所以出現要求2013年實施全民養老金的要求)。

報告的精算結果顯示工聯會方案在2041年的累計結餘為負2485億元,而且結餘前景差;反觀,聯席方案在2041年的累計結餘為正1270億元,而且結餘前景較好。雖然在供款入息的細節有些差異,但為什麼聯席方案財政可持續性遠勝於工聯方案,就在於聯席方案能夠把握黃金機會,在2013年便推行計劃,而工聯會則推後至2021年才開始供款。由此可見,計劃愈遲開始供款,計劃的財政可持續性會愈低。

其實我們在精算聯席方案時便留意到這問題,聯席最初在2004年提出的精算方案並不需要政府任何額外注資,但在2008年之後的精算方案便需要政府首次注資500億。若愈遲實行計劃,政府的注資將會進一步增加,阻力會比現時推行更大,財政可持續的可能性更低。

所以若在未來兩至三年間仍未能落實推行供款性全民退休制度,香港將會錯失最後的黃金時機。

(題為編輯所擬,原題為〈人口機會視窗快完結,須把握最後黃金機會〉。)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