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蘇祖力

鍾意政治多過數字的金融人 網誌

國際

當錢志健變成「長毛」

當錢志健變成「長毛」
廣告

廣告

圖:佔中金融組Facebook

友人出席了共產黨護法王振民在FCC解釋基本法和白皮書的午餐會。他說見到近期頻頻露面的對沖基金經理及佔中死士錢志健和其他佔中金融組成員在FCC門外舉起橫額大叫「普選已死,佔中在即」及”No Fake Democracy” 。席上,錢又高舉標語表達不滿,「成個長毛咁」!吓?都冇拉布,又冇掟野,咁都似長毛?

金融人好多怪邏輯

朋友是中資機構股票分析師,政治取態離奇:之前想過入自由黨,上屆立法會選舉卻在公民黨與人民力量之間舉棋不定、認為香港不應干涉國內事務,以免大陸唔比jetso香港、反對佔中,覺得冇用,但又不滿被公司迫簽名「反佔中」,更為了不用「交數」出席反佔中遊行絞盡腦汁。當筆者以為他已漸被中資文化打壓到變得逆來順受時,他近日又說plan緊移民。移去哪?新加坡,原因是福利好,還可直選總統(well……)!朋友思維雖然有點不合邏輯,但其想法行為在這個圈子很普遍。他們自認天之驕子,出入高級場所,內涵如何不必深究,總之外表要「四正」。他們覺得大熱天時著住suit中環街頭唱歌是「紓尊降貴」;在街上貼橫額、舉牌示威更有失身份……香港人普遍對金融人又愛又恨,之前某調查便說ibanker是女性最渴求的對象;另一方面痛恨他們自私自利,剝削基層自肥。其實本港金融人的智慧很多時只用在賺錢和享受,對時事—以至政治—的分析力可以很低。最大問題是還自覺很有point!

金融組挺身而出

所以錢志健和其他佔中金融組成員挺身而出,為爭取自由民主發聲是很難得的。除了向護法示威外,他們之前更開記招,擺街站宣揚普選和佔中。昨天在政總又有集會,當中除了的金融界朋友外,更有遠自加拿大回港準備參加佔中的女士,場面令人感動。這班人大有條件一走了之,又或加入富貴自由黨,大喊佔中妨礙商界利益,破壞經濟云云。他們走上街頭不是湊熱鬧,可以說是行公義,但如閣下只是揾錢至上,關乎實際自身利益,其實更應站出來,成為他們的一分子。

聽說人大政改草案門檻奇高,除了出閘門檻要過半數,候選人數目規定2至3人,提名委員也會維持在1200人、四大界別比例相同.這是安全係數100%的篩選。王振民說提委會保商界利益,很多中產(或自認中產)立即對號入座,以為自己是小圈子既得利益者!

自以為利益集團一員

可惜是表錯情了,所謂「保商界利益」,說穿了是維持官商勾結千秋萬代。這些利益是屬於大財團,不是打工仔或一般中小企的。很多金融從業員也是被制度剝削的一群。紅色資本充斥香港,改變市場規律。想升職講關係,不是講實力。不單中資行,外資大行也為了強國水喉,優先聘請高幹子弟。港滬股市互通即將令香港取代澳門成為中國洗黑錢機地。長此下去,香港金融體制被大陸資本肆意蹂躪,監管機制徹底崩壞,嚇怕投資者,到時大家真正揾唔到食才後悔為時已晚。

維持香港最大優勢

有人說佔領中環是衝著本港金融核心地帶而來,目的是癱瘓香港金融中心地位。可是,本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根本原因是她與其他中國城市不同。除低稅外,香港獨立的司法制度,尊重法治的精神,監管制度的穩健,資訊的自由流通是這個細小地方迅速與紐約倫敦齊名的原因。金融中心地位一旦不穩,主要原因是上述優勢消失,一國兩制名存實亡,到時香港金融市場真的比新加坡,甚至上海還差。 佔中金融組成員和其他佔中支持者一樣,是盡最後努力維持香港的最大優勢,令其不至跌入萬劫不復之地。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