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胡世君

自由寫作人、文化人、性別研究/文化研究雙碩士。 喜歡性別解謎、逃出香港、愛情小說及解構電影。 曾旅居澳洲一年,驚覺天下之大,香港之小。世界原來好好玩。 我的個人網誌﹕https://www.facebook.com/WriterKenneth 網誌

生活

專訪「爵士女神」胡琳:爵士的愛

專訪「爵士女神」胡琳:爵士的愛
廣告

廣告

邀請胡琳(Bianca)作訪問,絕對假公濟私﹗我喜歡爵士樂,也是她的歌迷,更曾以胡琳並已故爵士樂天后Mary Lou Williams作論文研討對象。因此當知道她推出新歌〈金色之夏〉時,我當然想多了解這歌,和她的最新動向。

爵士樂 feat. HK Pop

Bianca: 「這歌很夏天的感覺,很開心,並沒刻意加入跳舞等元素,感覺自然。至於即將推出的唱片,雖然也有爵士樂成份,但不會很多。」

在香港談爵士樂,能數出的名字可能十隻手指數得完,「胡琳」肯定是其一。因此她說新唱片沒有太多爵士樂元素,難免令人奇怪。

Bianca﹕「當年出道唱片公司以Jazz + Pop去介紹我,有很多考慮因素。我也很喜歡大家談爵士樂,便會想起胡琳。但我不想局限自己,應作不同嘗試。」

不斷重複成功方程式,固然有保障。但若只懂複製,會否死路一條?我對香港的K歌,以及近年大熱的K Pop,便有類似感覺。Bianca想多作嘗試,實屬好事。

Bianca﹕「即將發行的唱片全屬新歌,跟以往翻唱『四大天王』的Cover不同。我很喜歡四大天王,尤其是黎明,他的歌很好聽,人也帥,畢竟我生於那個年代。」

「四大天王」,上世紀的產物,卻見證了香港流行樂壇的輝煌時代。我跟70、80後的台灣朋友談起香港流行文化,「四大天王」是他們耳熟能詳的,可惜俱往矣﹗到底HK Pop能否東山再起?

[email protected] Kong

至於對香港爵士樂的發展,Bianca認為﹕「一定要加入新元素,不能讓人想起爵士樂,便想起『老人』。」

爵士樂的感覺有點High class,這彷彿跟年輕人絕緣。因此Bianca加入Pop的元素去演繹爵士樂,某程度上也算「活化工程」。香港人愛「唱K」,而「K歌」主要是寫給人唱,而非讓人細聽的。因此K歌大多音域窄,曲式流暢易記,加上押韻的廣東話歌詞有助記憶,令人朗朗上口。偏偏爵士樂旋律變化多端、沒板沒眼,習慣唱K的香港樂迷確實較難接受。但Bianca卻找到自己的步履,唱出個人風格,為Hong Kong Jazz帶來新鮮感。

至於她喜歡爵士樂的原因﹕「我覺得爵士樂跟我的性格很像,我愛自由,也有點反叛。」

爵士樂重即興,自由的演繹,不需太多框架。若能配上美人美酒,更屬難能可貴。說起美人,眼前的Bianca電力十足(訪問場地Little Lab Central的員工一致贊同)。而扶持她的綠葉,則是MV內的異國風情和洋人。看到MV中的金髮帥哥,我好奇她會否更愛外國男孩?

喜歡男孩子關心和細心

Bianca﹕「也許我比較傳統,我還是會選香港男孩。雖然曾跟外國俊男約會,但文化不同,他們可以很『絕』。就算發展不如意,香港男孩尚會留一分情面。」

Well,聽到單身的Bianca這麼說,廣大香港男孩總算捏一把汗,原來我們還是被女神看高一線。打蛇隨棍上,請問男孩怎能令你開心?

Bianca:「有一段時間我吃中藥,如果他能在門後貼上告示,提示我準時吃藥,我會感到她的關心和細心。但原來不少我以為很簡單的事,很多男孩都不懂,就如送花。其實我不需要一些很昂貴的禮物,有時只要你送一支花,我已很開心。」

不需厚禮的女孩彷彿買少見少。聽過一些故事,女朋友不止要禮物,更需男方有「樓」在手。但Bianca卻更在意別的﹕「不同階段有不同想法,現在的我很重視『溝通』,也願意跟另一半共同打拼未來。但如果連開飯都沒錢,那麼我們便應該一起檢討,何而淪落至此。」

若有伴共築未來當然幸福,但對於單身男孩子,Bianca又有何寄語?

男不壞,女不愛

Bianca﹕「首先作為男孩,你不能讓女孩子覺得你『太好』。我喜歡有趣味的男孩,太乖太墨守成規的並非我杯茶。人家說『男不壞女不愛』,不是叫你做很壞的事,例如『劈腿』。但女孩喜歡男孩有點『串串貢、Cool Cool地』。表面上要Cool,但原來很有幽默感,會說笑,這很吸引。」

若不想收「好人咭」,但又壞不起,那怎辦?難道「好人」註定不獲女神垂青?

世事無絕對,Bianca想起一件小事﹕「我曾試過在中環區,看到街上一位婆婆推著手推車,跌了報紙,但四周的男孩都只在喝酒、裝Cool不幫手。那刻我覺得你再有型、再Cool,也“NO”。若當時有『草食男』上前幫忙,我相信在場的女孩也會認為他很好……要懂得把握時機。」

愛酷男,但又欣賞主動助人的草食男,會矛盾嗎?Bianca不以為然﹕「這可以吸引女孩子跟你交流溝通。但再深層的發展,甚至拍拖,則要看緣份。」

後記

其實Bianca也遇過Playboy,但她不甘淪為對方「其中一個」女朋友,因這等於「作賤」自己,她難以接受﹗但單身的她,有否想過盡快找一位互相照護與扶持的人?尤其生病之時。

話說訪問於主打本土特色雞尾酒的Little LAB Central進行,但Bianca卻沒點花旗蔘Cocktail,反選了熱檸水。馬不停蹄工作的她,原來有點作病,卻專業地完成訪問。略帶倦容的女神我見猶憐,我除了叫她早點回家休息,也期望她早日找到互相守護的愛人。到底最後奪得Bianca芳心的,是酷男還是草食男,抑或……

延伸閱讀﹕
Wu Sai Kwan, Kenneth (2010). Jazz Women Power: “Marginalized” Identity as a Tool of Empowerment.

特別鳴謝﹕
場地借用 Little LAB Central
攝影 Lucita Ma
自由寫作人 胡世君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