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冇咁大個頭……

廣告
冇咁大個頭……

廣告

圖:BBC

歐洲球壇轉會窗關閉在即,這幾天較吸引阿仙奴球迷眼球的,或許是一樁與阿仙奴無關的交易。曾是兵工廠中場線上不可或缺的阿歷山大桑治,宣布重返倫敦──應該是東倫敦,由上季四大皆空的巴塞羅那外借至韋斯咸。

第一次看桑治是2005年,就是韋拉轉投祖雲達斯的那個夏天,雲加從法國租借這位那時未足18歲的小將,開季頭幾場後備上陣,只能用一連串四字詞形容這位喀麥隆後防大將R.桑治的表弟──異常幼嫩、粗枝大葉、滾水淥腳、唔知做乜。後來外借至查爾頓,回巢後被安排在聯賽盃鎮守中堅,被阿迷戲謔為與丹尼臣和迪亞比為「輸波三寶」,但他卻比其餘「兩寶」爭氣,越見成熟,穩守四人防線前的第一道屏障,不僅成為攔截王,更令人驚喜的是腳下功夫躍進,長短傳漸見功架,不時泡製致命傳送。大帝亨利2012年初短暫回歸攻入的第一球,便是接應桑治那記把列斯聯防線完全劏穿的直線,槍迷對這位曾淪為笑柄的球員倍加讚賞。

2012年夏天,桑治隨隊東來在大球場獻技,看台上一眾槍迷(當然包括我)大抵預計不到,這位兵工廠中場必不可少的一員,竟在毫無先兆下(那可能是我們懵然不知而已)步上前一年費比加斯的腳蹤,轉投(那時仲叫做「地上最強」)巴塞羅那。作為阿仙奴球迷固然感到不爽,還立時想到一個怎樣也想不清的疑問:「佢去到巴塞,有得踢咩?」一支連費比仔也得靠邊站的球隊,怎容得下這位技術尚算不俗但又真的未及世界級的防守中場?不出所料,加盟兩個球季上陣65場,數字上不算太少,但其實很多都是後備登場,或是在盃賽亮相,表現也無復在英超的勇猛。世界盃分組賽次仗,這位曾在北倫敦中場表現亮麗的悍將,未完半場便紅牌被逐,黯然提早結束決賽周旅程,也許就是自己兩年來在西甲打滾的寫照。

不想令人覺得我對韋斯咸不敬,但相信很多阿仙奴球迷都會覺得,以桑治的質素,應該可以得到實力更強球會垂青。當今球壇有一種說法,就是職業球員都以得到西甲兩大球霸招徠為目標。人的理想總要遠大,本沒甚麼不妥,但是否有真正實力駕馭,卻是疑問。當然,榮譽在短暫的球員生涯裡是重要的,桑治得到了他在兵工廠拿不到的聯賽冠軍,年老之時也可在子孫前炫耀一番,然而真正喜歡足球的人,究竟是希望在冷板中坐收別人為你贏回來的獎牌,還是真真正正享受綠茵場上的激情、樂趣和滿足?

這些年來,多少球員在皇馬巴塞揚名立萬,但一將功成背後的萬骨枯,也是不計其數。曾效力阿仙奴的希比,08年加盟巴塞,四年合約期中有三年外借,如今在土耳其中下游球會落班。他曾說後悔離開兵工廠,據報更曾懇求雲加再次收留,卻不得要領,一個當年幾乎為阿仙奴贏得英超與歐聯冠軍猛將,怎不叫人惋惜。希比是09年巴塞「三冠王」成員之一,但說出來卻似是尷尬多於榮耀。

最新一位飛上枝頭卻未能成鳳凰的,名叫香川真司。我當然不會說他必不能回復當年在多蒙特的勇態,但同一個球場、同一件球衣,面對的卻是不同時空,要複製從前的成功,談何容易。

冇咁大個頭,當然唔好戴咁大頂帽;有很多時候,卻是「戴咗先知」;最悲哀的,是「戴咗都仲未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