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事有必至,理有固然——從中共本質談人大決議(之一)

事有必至,理有固然——從中共本質談人大決議(之一)
廣告

廣告

圖為編輯所加

八三一人大決議,足以打破人們最後一丁點幻想了。不過,眼前的泛民大團結,不是牢固的。這首先因為,種種幻想的根源,還未消除。

你不以它為敵,它以你為敵

前幾天,一位中大教授為文,希望當權者不要故意製造虛假敵人,也想望一個沒有敵人的社會。然後,另一位學者在接受訪問時,一再表示,他能夠明白,在「維穩經濟」下(靠吃維穩飯的各級官員/辦事人員),維穩人員非要製造敵人不可,但不明白為何中央也加入這種行為,「其實對中央都無好處」。

「對中央都無好處」論,恰恰出於不懂中共的本質。今天中共是一個官僚專制主義政權,同從前的王朝一樣專制。而習近平就是無冕皇帝。即使是無冕皇帝,也是乾坤獨斷,臣民山呼萬歲,實在太過癮了。怎麼「無好處」?好處多著呢。而皇帝和下跪的臣民,又是一對雙子星,誰也缺不了誰。你不願下跪,就是皇帝的敵人。所以,專制主義當然要製造敵人。

今天還問「為何中央把我當敵人」,好像中央和它下面的各級維穩官僚毫無瓜葛,實在太幼稚了。皇帝本人,與整個官僚維穩體制,兩者根本一體。中國二千年的專制政體,皇帝從來不過是官僚統治集團的大佬,又是最高精英集團或各地豪強之間的最高仲裁者而已。官僚得為皇帝辦事,但皇帝也得為官僚辦事。宋神宗支持王安石變法,裝模作樣說皇帝也得為百姓著想一下,但文彥博立即提醒宋神宗:「(皇上)為與士大夫治天下,非與百姓治天下也。」官僚和皇帝,皇帝和官僚,其實都一樣。

這些道理,上述泛民學者大概都知道;只不過,那種「只反貪官,不反皇帝」的華人文化心理,其實也很頑強,在關鍵時刻就冒出來,發出「何以中央偏聽偏信」的悲鳴。或者,另一個可能原因,就是嚴重缺乏信心。關於這點,暫且不表。

零和政權

正常人的良好願望,當然是政府不把人民當敵人。不過民主政治告訴我們,光有良好願望不能成事。所謂事有必至,理有固然。中共今天所為,是其零和政權所決定的。所謂零和博弈,就是一方有所得的話,另一方必有所失。所謂零和政權,就是它要把一切權力抓到手裡,它要贏盡一切,絕對不容許政權與人民兩者之間存在雙贏。一些泛民一直以來走妥協主義路線,是因為相信中共是雙贏政權。沒有的事!它只想自己贏盡。或者準確地說,它在策略上可以雙贏,但這不過是為其零和戰略服務而已。為什麼它要贏盡?因為它是專制主義啊。它做這個決定,不是因為不懂得雙贏的博弈,也不是因為它選錯了保守主義價值觀,而是因為...做無冕皇帝過癮啊。中國的統治集團,不過是由各級大中小皇帝所組成的金字塔而已。

人民的確不想與中央為敵,但不表示中央不與人民為敵。八九民運,學生不過以自苦(絕食)來要求民主,結果一樣遭到殘酷鎮壓。差不多三十年又過去了,中共在哪個方面有過進步呢?既然沒有,又怎能指望中共會對港人額外開恩呢?

民主運動如果連這個政府是否人民公敵,也搞不清楚,還以為它可以讓香港自治,那就太可悲了。自然,目前泛民都團結反對人大決議,但我再說一遍,骨子裡其實很多人仍然有幻想,或者仍然有太多陳腐的臣民思想。

但上述所論,只涉及部分的中共本質。民主派應有比上述更深刻的理解,才能對症下藥。明天再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