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社工不是觀眾:寫在落閘封窗時

廣告
社工不是觀眾:寫在落閘封窗時

廣告

社工不是觀眾:寫在落閘封窗時
邵家臻@社工復興運動

落閘封窗。齷齪手段。公民抗命。

台灣自由時報說:「反欽點特首,香港公民抗命」;美國華爾街日報說:「北京在香港耍齷齪手段(Beijing gets ugly in Hong Kong)」;香港蘋果日報說:「中共背棄香港普選承諾 抗命。」社工有什麼話好說?

拒絕鬧劇

有一種意見認為,香港已經不是"Hong Kong is dying",而是"Hong Kong is dead"。一國兩制的神話正式破滅,一國兩制根本是個鬧劇--鬧劇典出羅馬帝國時代,它的原意是一種雜拌食物,將各種肉糜、豆類、蔬菜混合,塞在家禽及魚類的肚腔內蒸烤。以這樣形態的食物為名,插科打諢的通俗小型音樂笑鬧短劇。鬧劇不同於悲劇和喜劇,後兩者無論為悲為喜,也不論諷謔或譏嘲,都仍然有一些執著,因此多少都具有一定程度的昇華及啟蒙功效,而鬧劇則否。鬧劇不是啟蒙,而是無所執著。它失去了座標,而是種不追求座標的笑謔。它只有語言的機巧和放肆,它是一種精神的虛空,它沒有意義。對於那種失去座標的無聊和扯談,而又熱滾滾的現象,都可歸類為鬧劇。

我們本可將政制改革視為一場鬧劇--政制改革大張旗鼓,一本正經,但箇中的政治文化墜落成無休止的語言及動作遊戲,soundbite充斥,動作不斷,所隱藏的都是權力爭逐的欲望,但卻就是少了政治的實體。而人們的生活文化,在有樣學樣的誘導下,自然也同步墜落。君不見政府不再是一種折衷均衡的力量,部門不再是這種專業紀律,市民不再是公民,市民變成了觀眾。香港看起來妝紅靨麗,滾動著力量,但所有的卻都是慌懼、混亂、消耗,意思在此停止。

拒絕觀眾

面對腥臭,我們不能讓自己變成了觀眾,不能只滿足於看和知的程度。社工不是社會的工人:拿誰的錢就唱誰的調,就算被迫捲入官僚體系的運作及監督之中,也不能自動設限,否則社工只是社工匠,社會理想死亡!

網上瘋傳中國詩人季業的一段話,它之所以廣傳,正是因為它擊中要害,拒絕鬧劇:「如果天總也不亮,那就摸黑過生活;如果發出聲音是危險的,那就保持沉默;如果自覺無力發光的,那就別去照亮別人。但是──但是:不要習慣了黑暗就為黑暗辯護;不要為自己的苟且而得意洋洋;不要嘲諷那些比自己更勇敢更有熱量的人們。可以卑微如塵土,不可扭曲如蛆蟲。」

我們真的可以卑微如塵土,但不可扭曲如蛆蟲。政制改革落閘之後,社工如何持守社會良心?社工的不合作運動如何成為可能?

學民學聯發起罷課,如何不再讓學子們孤身作戰?社工到場支援?

全面佔中,如何避免運動走樣,窩裡先反?佔中社工隊如何啟動?如何在現場支援?如何在被捕後支援?

社工罷工,有沒有條件?有沒有可能?有沒有意志?有沒有你我他?

社工復興運動 罷工討論會
日期:9月7日(日)
時間:15:00 - 18:00
地點:浸會大學(房間待定)

***
正字特警:社工「復」興運動,請別誤會我們是紅色組織。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