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教育工作關注組

教育工作關注組由前線教師和關注教育的家長、學生和文化界人士組成,透過舉辦讀書會、研討會和在不同平台撰文,聯合教師和各界捍衛課堂自主,推廣公民教育和豐富通識想像,以回應社會上對通識科的憂慮和質疑。 我們的宗旨 - 堅持捍衛教育專業與課堂自主 - 維護及貫徹通識科多角度及批判性思考理念 - 拒絕政治審查 我們的工作 ‧開辦給家長和基層的通識課,讓家長和大眾了解通識到底是什麼 ‧於主場新聞專欄,討論通識、教育與生活 ‧於評台專欄,探討通識科發展 ‧於《讀書好》雜誌不定期供稿,用知識擴闊通識想像 ‧流動讀書組推動教師閱讀和討論 ‧積極以通識教師身份介入公共討論 ‧監察和回應對通識科的不尋常攻擊 ‧舉辦研討會,關注通識科課程改革 網誌

政經

理性與激情──佔中與反佔中謎思:讀陳特《倫理學釋論》(下)

理性與激情──佔中與反佔中謎思:讀陳特《倫理學釋論》(下)
廣告

廣告

上篇:理性與激情──佔中與反佔中謎思:讀陳特《倫理學釋論》(上)

近日由建制派發動的大規模動員,尤其在8月17日舉行遊行當天,在一眾媒體的專業採訪下,早已被揭露以金錢等利益誘使群眾參加遊行──亦是在大多數人眼中視為不符合道德的行為。事後公眾產生的普遍情緒是:「如此不合理的行為,怎會在香港這個發展成熟的都市中發生?」隨之而至往往是憤慨、羞恥、無奈等情緒,甚至是再次單一地訴諸於內地人不文明所引發的又一惡果。

休謨認為,理性的對象只有命題(用來分辨真假),而激情則是一種存在狀態(並無所謂真假)。因此,當社會上發生在人們眼中多麼「荒謬」和「不合理」行為,這並不能單憑理性去理解,而一般的批評,只是流於宣洩,於事無補。

既然理性的功能是辨別真假,理性便可被視作一種知識。每個人受教育的歷程也有差異,所以普遍在落後的國家地區,人們較為缺乏知識來判斷事情的真偽和對錯。然而,這並不代表相對發展成熟的地方,不會出現同樣情況。相反,人的激情及其意志,往往是基於個別的、特殊的情境(context and circumstance) 來作出行動的決定──由個人之間的交流,到社會上的氛圍。每個人理性的發展程度,或其面向(即其理解的知識內容),從時代的自然脈絡來看,早已代表人與人之間各有差異(我們都經歷了不同的時代大事件),其他的因素當然包括家庭背景、學校教育和傳媒影響等。因此,即使眾人皆有相同的目標(激情或意志),都會因知識的差異(理性),而以各自的方法爭取目標的實現。現時社會矛盾和意見分歧的主因,關鍵便在於:

(一)民主制度的落實(方式/手段),能否使香港市民的生活更完善?或使香港社會在未來有更好的發展(目標/集體意志)?抑或有其他更重要的因素?(如:加速中港融合對香港的發展可能更重要、「發展就是硬道理」/「金錢就是一切,資本就是皇帝」的思維等)

假如回答題(一)的答案仍然視(或願意相信)民主制度為最重要的因素,便可再看下題:

(二)怎樣爭取民主的方法最適合現在的社會形勢?或最能夠實現民主?

接受過新高中學制下通識教育科洗禮的這一代中學生,對於所謂「制度化」(參與政策諮詢、在議會內部提出施政建議、成為政府內部影響決策的一員等)與「非制度化」(參與社會運動、透過傳媒表達民意、在個人圈子內討論時政等)的政治社會參與,早已倒背如流。不過,要把書本上的知識放諸於現實環境中看待,又是另一回事。故此,對以上命題的判斷,不但隨著時勢發展而有所不同,更重要的是一般市民確實需要知識分子(極可能只是少數)作為領袖,引導和帶領群眾認清事情的真像,以及集結公眾的力量。

(三)香港人願意相信公民社會爭取民主的過程要付上必要的代價嗎?而我們又甘願承擔嗎?

簡單道理:每一位獨立的個人(尤其我們身處今天個人主義盛行的年代),在怎樣的情況下,會願意為了不可知的未來,在當下勇敢地作出個人的抉擇和犧牲,為著社會的福祉貢獻卑微的力量?對於大多數人來說,這個問題往往會使人沉默起來。接受這種沉默,接受它,正如我們接受我們,都是普通人。在這個使人產生困惑與無助的關口,休謨對人性的看法,或許可提供一較少人注意的視角,指引前路。

他認為:人內在的意志或意識可以稱為「知覺」(perception),「知覺」分為兩種,一是印象(impression),二是觀念(idea) ──前者是當下直觀的感受,後者則是記憶、想像的回響。善惡的觀念源於人的感受,善惡的感受源自印象(impression),即每個人自出生以來,皆會在投入群居生活的過程中,被貫輸不同的印象:反映善,或反映惡。人們對於「善」與「惡」的印象分別歸納成「善」與「惡」的觀念──即所謂道德行為的規範和標準(這正說明不同文化下的道德觀念皆有差別)。基於以上的觀點,關鍵在於休謨認為:「道德的根基不在理性而在於感受」,人性之中潛藏對道德行為感知的觸覺,他稱之為「道德感」。人在經歷「善」的行為會感到內心的滿足和快樂,對「惡」的行為則有相反的感受,其中的根源便是「道德感」的存在。

總括而言:「理性」給予我們分辨真假的認知能力,不容易被人愚弄甚至利用;「意志/激情」源自個人的切身感受,和人性中有道德感的作用。前者啟導我們追求目標時選擇合適方式和途徑;後者則提供勇於實踐和作出行動的力量。當然,即使有理性的認知,也不代表真理必然勝利,善必然凌駕惡。不過,退一步想,人類意志的可貴之處,不正好反映在這一份堅持嗎?

後記:受教師朋友的邀請,我作為旁聽者參加了本月初在香港中文大學低調舉行的「左翼自由主義與中國:理念與實踐」研討會,席間有幸與周保松先生相遇,會後又再次回想起:《相遇》一書作者反復提到蘇格拉底的名言:「未經省察的人生不是值得過活的人生。」(the ‘unexamined life is not worth living’.)

書名:《倫理學釋論》
作者:陳特
出版者:東大圖書 (台北)
出版日期:1994年3月初版;2011年11月二版三刷

作者:張仲凌

上篇:理性與激情──佔中與反佔中謎思:讀陳特《倫理學釋論》(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