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民主回歸與民主自治

民主回歸與民主自治
廣告

廣告

有危自有機

31日的人大常委會正式為普選行政長官畫上句號,各方猶如坐困愁城,哀傷、悲憤過後,眾人都在思索未來民主出路。當晚的集會、方志恒和蔡子強兩位老師的文章都指向民主回歸論的終結,然而,民主之路長路漫漫,一代理想的幻滅卻不等如一代人被擊沈後從此消失。堅韌的民主信念定必在中共每一次的痛擊後在香港社會遍地開花,我們是如此的相信即使路難行,但更見希望。

放下恐懼 團結抗暴

過往多年的社會事件,一次又一次的捲入更多在沉睡中驚醒的人。今次人大常委會頒布的獨裁框架,著實敲醒一大群仍然相信中共能談判的中間溫和一派,相信亦為建制派中有理想的一群響起警號,從這一角度看是好事。不少人都有良好願望,希望能用上槓桿原理,以最少的傷害或損失來換到最大的成果,但三十年走來,這路徑似乎不能撐起我們的民主,我們沒有和共產黨談判的籌碼。這世界沒有免費午餐、更沒有「快靚正」的捷徑,由美麗島,到光州事件,都告訴我們與極權爭取民主、與虎謀皮的人民到底要有多大決心。

有人會訕笑西藏已走到自焚一步,香港也要這樣嗎?爭取民主,強硬的態度和基進的準備不是王道,我們要有更強大的心 – 一顆免於恐懼的心,才能在逆水行舟,在佔中後的香港走下去。專制政權最善於製造恐懼,以暴力、以制度、以輿論令人民恐懼反抗、懼怕反抗帶來的無盡後果,最終達至維穩獨裁的目的。而即使日後的民運會展現一定程度的對抗,但行動卻是為了團結鐵屋中人;只有團結,我們才可以無所畏懼。

從社區反擊 於生活結連

不論是白皮書、政改、公投、佔中,還是罷課,都提供大量的好機會去引發討論。雖然有例子反映佔中引起舊同學間話不投機、老朋友間反目成仇,但這正反映香港已進入另一個政治化的階段,擺脫過去幾十年來殖民主義下的政治冷感風潮,正式為解殖展開序幕。政治明星的再多,亦不及把一個個活生生的個體呈現、為民運站出來向暴政說不而來得重要。要對抗中共於社區、工作場所的威迫利誘,未來的全民運動便需回歸社區,利用不同議題進行生活上的結連,建立屬於香港的主體同共意識。

罷課佔中日子漸近,已有不同的聯署在面書群組中發起,以校友為連結點推動母校能堅守專業、尊重師生爭取普選,這些遠比訴說香港已死、抗共無用、排共自保來得更為積極、有機;把理念、把不死的人心展示予公眾,就是我們的最大武器。沒有這一部份的承接,再轟烈的抗命也不能擊起千層浪,自也不能為我城驅走黑暗,重建光明。

民主,是為未來的未來而戰

有一次跟朋友聊天,他問我期望三十年後的香港是一個怎樣的香港。上一代說30年前民主回歸是他們的理想,處於現今香港而抽空當時的社會環境和氣氛去判批民主回歸實在不難,問題是此路不通後,我們的未來可以怎樣走。普選是為了把傾向特權階級的資源分配指標掰回普羅大眾一方,是為了停止地產霸權、消滅貧窮懸殊、防止特權階級進行土地、資源的掠奪,從根本解決社會矛盾。然後再進一步進行改革,讓我們可以過上自給自足的生活,讓香港人可以抖一口氣、擁有選擇、尊嚴、可以慢活的快樂人生。我希望三十年後,我能活在一個再沒有劏房和拾荒為生的老人,不用再購東江水和輸入核電,港鐵不會年年加價和壞車,我們除了金融還可以務農,再沒有大學生和家庭需要背負學債,傷建人士及其家人能自由於社區生活、工作,年青人不需為結婚買樓生仔而犧牲一切,小朋友不用在課外活動和補習練習中埋首,長者能於社區快樂安老的香港。要令三十年後的香港夢實現,才是要堅持民主/人民自主的原因。要令三十年後的香港夢實現,才是我們今天要全面的堅守戰線、用盡制度內外的方式進行抗爭的原因。

民主自治不是排共自保,而是跨地團結抗爭

香港要走上民主路,根本不能幻想能排拒中共的操縱、影響。就算不討論排共是否可行,但自保必定不會成功。現時我們不需要再相信民族主權的交換能換來「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但再花時間跟中共討論何謂一國兩制也是徒勞無功。早前在台灣學生佔領立院期間網上有不少討論,忠告台灣人別步香港後塵,讓他們在港人的屍體上走過去。這不單反映出香港人的悲觀及無力,更未有為雙方帶來有機的互動。

要直面強大的中共,我們需要加緊兩岸三地的命運結連,讓港澳台內地的民主進步青年認識、分享、合作。短期內,我們需要彼此支持打氣、抗衡中共的輿論抹黑和攻擊分化、分享運動經驗;中期內,我們需要互相借鏡思考自身的未來,提出屬於青年一代的理念和方向;長遠,讓我們殊途同歸,敲響獨裁政權的喪鐘。社會運動是一個社會的集體教育,也會改變一個社會的文化;而教育和文化,則可以改變人和地方的未來。中共最懼怕是人民覺醒,而我仍然堅信,香港是中國民主的最後一個堡壘;港人努力自強、為台澳民主運動、國內維權運動支援打氣,不得人心的政權自會遭到歷史的唾棄。

過去,我們慣於防守,守護民主、守護香港、守護孩子、守護家園,我們都是在保護擁有、防止進一步失去,因此變得被動、落後於形勢。也許,政府的管治、各種社會制度、自由是在倒退,但人民卻是在進步。香港人比從前更關心社會,更多人願意發聲表態,參與改變的人亦一年比一年多。現在,我們是時候思考如何可以反攻,把生活的每一議題成為我們為未來而進攻的堡壘,推動覺醒的人自我組織,全面與保守、犬儒、認命的價值觀開戰。希望在於人民,改變始於抗爭。

願2047的香港,不再有「一國兩制」,只有民主政制。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