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伊朗式普選」的絕望真相

廣告
「伊朗式普選」的絕望真相

廣告

原圖見

人大常委造出與民為敵的政改決定,令惡性循環越陷越深,越難走出香港的管治與發展困局。從民主理論大師Larry Diamond到末代港督彭定康,都把人大框定的「中國特式普選」與伊朗等同。

究竟「中國特式普選」有多可怕,最佳方法是時光倒流,回看35年前的伊朗。
1979年伊朗發生「黑色革命」,推翻親美的巴列維皇朝,建立伊斯蘭共和國,由宗教領袖高美尼擔任「最高領袖」。當時通過的憲法,包括成立一個「守衛者委員會」(Guardians Council),職能是解釋憲法,確保國會通過的法律符合伊斯蘭教義,並有權篩選所有總統及議會參選人。

「守衛者委員會」由12人組成,全部由最高領袖直接或間接委任,多年來對於篩選參選人均絕不手軟,例如在2004年的國會選舉,篩走了3600名改革派參選人,確保在2000年國會選舉失利的保守派重新回朝;在2006年的「專家院」選舉,篩走所有女性參選人;在去年總統大選中,把686名參選人篩剩8名而毋須作任何解釋。

名義上「守衛者委員會」是以參選人對什葉派伊斯蘭的忠誠度作為宗教篩選的準則,猶如今天人大決議標榜的「愛港愛國」,但實則上這是眾所周知的政治篩選,確保最高領袖不屬意的人選不會出現在選票名單之上。

伊朗共有5千萬名選民,他們享有一人一票「普選」的權利,但大家心知肚明,要反對最高領袖的唯一方法是拒絕投票,因此官方想盡辦法催谷投票率,例如去年總統大選就故意安排與地方議會及「專家院」選舉同日舉行。

伊朗承傳了波斯古文明,有「詩人之國」的美譽,有幸到訪的旅客均深受伊朗人的熱情好客所感動。波斯帝國開國元勳居魯士大帝在2500年前頒佈了人類歷史上第一部人權宣言,他們對民主自由的追求從未停步,例如在2009年總統大選後曾有大規模群眾運動抗議選舉不公,結果有30人死亡和過千人被捕。本月中剛以87歲高齡逝世的著名波斯女詩人,有「伊朗母獅」之稱的 Simin Behbahani,便是其中一位多年來堅持抗爭的人權鬥士。可惜伊朗人民在35年前「袋住先」,接受了「先篩選、後普選」的緊箍咒後便一直無法突破困局。

歷史証明,一旦搞上「伊朗式普選」,便無法與獨裁政權舉行「伊朗式離婚」。「中國特式普選」是進步還是倒退,請諸位高唱「有票、真係唔要?」的特區高官在夜欄人靜之際,撫心自問。

過去百多年中國人追求民主自由的歷史中,香港一直扮演積極進步的角色,從孫中山先生在香港大學的演說中坦承「香港是我革命思想的發源地」可見一斑。若果這一代香港人容忍中共在香港發明創造出「中國特式普選」,令不知多少世代的中國人走不出專權的枷鎖,我們還有顏面向祖宗先烈交待嗎?

〈原文全文刊於明報2014.8.31〉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