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王偉雄

美國加州州立大學哲學教授 網誌

讓人先抬起頭來的俠者

讓人先抬起頭來的俠者
廣告

廣告

《雪山飛狐》和《飛狐外傳》裏有一個重要的小角色,名叫「平阿四」。說平阿四是小角色準沒錯,因為他不過是客店小厮,不懂武功,而且出場甚少。然而,是他冒死拯救嬰兒胡斐和搶回胡一刀死後遺下的家傳刀譜及拳譜,還因此而被砍斷了一條手臂,也是他撫養胡斐成人;說平阿四是個重要角色,並不為過。

為甚麼平阿四甘願為胡一刀這樣犧牲?且聽他自己如何解釋:

『當年胡大爺給我銀子,救了我一家三口性命,我自是感激萬分。 可是有一件事我是同樣的感激。 你道是甚麼事?人人叫我癩痢頭阿四,輕我賤我,胡大爺卻叫我「小兄弟」,一定要我叫他「大哥」。 我平阿四一生受人呼來喝去,胡大爺卻跟我說,世人並無高低,在老天爺眼中看來,人人都是一般。 我聽了這番話,就似一個盲了幾十年眼的瞎子,忽然間見到了光明。』

胡一刀特別感動平阿四的,不是仗義疏財,也不是出手相救,而是平等對待平阿四,讓這個平時「受人呼來喝去」的人先抬起頭來。有些世故和虛偽的人會裝作這樣,跟自己看不起的人稱兄道弟,但胡一刀並非這種人,他是一位爽直的豪俠;胡一刀之能感動平阿四,不只在於叫他一聲「小兄弟」,不只在於要平阿四稱他「大哥」,而在於他出自真誠。

當然,胡一刀說的「世人並無高低」,如果指的是沒有能力、成就、地位、財富、和權力等的高低,那便是誑語,明顯不符合事實。「世人並無高低」,指的應該是人之為人的價值和尊嚴 --- 人人生而有同等的價值和尊嚴,不會因為出生地、種族、膚色、性別、和社會地位等而有別;憑這個理解,我們要把別人當人看待,不應賤視,不應物化,不應只利用為工具。

胡一刀正是有這個理解,所以不會因為平阿四只是客店小厮而對他呼來喝去,自以為上等人。平阿四是小厮,胡一刀以顧客的身份自然可以使喚他,但使喚時仍然可以給予對方應有的尊嚴;平阿四說自己「就似一個盲了幾十年眼的瞎子,忽然間見到了光明」,指的大概就是他突然明白到自己也有人的尊嚴。

胡一刀是一位讓人先抬起頭來的俠者,可以想見,以他的蓋世武功,就算是以武力制人,也不會侮辱對方不濟,不似得一些自以為武功高強的的所謂俠士,隨時隨地擺出一副我強你弱的傲慢姿態,務必要令對手難堪--- 這樣的人即使真的高強,心靈也是卑下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