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陳偉堯

網站特約記者 網誌

社運

「爛橙,你真係食?」公民發聲不認命——專訪黃伯

「爛橙,你真係食?」公民發聲不認命——專訪黃伯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黃伯,一個再平凡不過的稱呼。從外表看來,滿頭的白髮和深錯的縐紋,身上橙黃色的休閒襯衫加短褲,他的確是一位在公園常見的老人家。儘管如此,他卻有著另一個身份,那就是「爛橙」街站的發起人,以另類的手法向市民解釋不要「袋住先」,不要篩選。

黃伯家鄉在廣州,1949年新中國成立,出於對當時政局的憂心,黃伯舉家一路流浪來到香港,在當時甚多同內地人居住的摩星嶺住了下來。黃伯坦言初來港時家中一貧如洗,唯有靠母親幫人打工過活,「果時黎到香港係9歲,但為左讀小學只好報細3年。」中學畢業的黃伯曾經當過香港皇家警察,可惜薪水不夠養活一家,之後就離開了警隊,去了一間裁縫鋪做學徒。數年後更開了幾間裁縫鋪,生活也算小康,當時亦從沒打算參與政治。

1546130_787303174625440_2143747933447299510_n
圖:黃伯facebook

改變始於不認命

直至1984年尾,黃伯為了答謝伙記,他出錢請30多名伙記及家屬去旅行。誰知旅行社卻在收到報名費後突然倒閉。談起三十年前的的事,黃伯仍記憶猶新,彷彿就發生在數日前。「當時無計可施,去呢度果度投訴都冇人理」,最後黃伯到了黃宏發議員辦事處才得到接納。幸運的是黃議員把黃伯的問題提交到立法局,經過立法局議員的討論,最後促成旅遊業議會印花稅的設立。而黃伯亦獲港英政府塾資部份賠償。黃伯自言是此事鼓動了他「有啲野要出聲先會爭取到,唔出聲就係認命。」

見證大時代 六四後對中共不存希望

往後黃伯積極留意政治,最初只是參與社區活動服務本區的居民,其後開始與志同道合的朋友討論政策,當時他已是黃宏發議員的選舉助理。後來高山劇埸外的民主討論、「八八直選」、到八九民運的百萬人大遊行,風雨中都有著黃伯的身影。他笑著說,自己當了多次黃宏發議員參選的見證人,最後一次黃沒選出是因為黃伯不在。雖然是玩笑,但也從中得知黃伯所絕對是我們社運的老前輩。

問及黃伯早年對內地的看法,他直言當年對開放改革充滿期望,對有政治魄力的鄧少平是有信心的。他甚至在內地投資,可惜始終不能適應內地的制度。「內地設廠水電都要批,一個章一餐飯,再多錢都頂唔住。」及至六四事件,中共留下一段血腥的歷史。黃伯對內地不再存有希望,遺下的只有說不盡的厭惡。

「爛橙」,點解要揀完先俾我地?

談及近半月的「爛橙」街站,黃伯自言希望以一種簡易的方式向市民解釋何謂「有篩選」。而原因是一次到超市買橙的經歷觸動了他。「我見到個阿姐將D爛橙放埋一邊,揀完先俾我地。就諗到『有得揀先係老闆』,點解要揀完先俾我地?冇公民提名權咪一樣?」於是他把理念放到網上,日內即有網友贊同,更有熱心人仕提供橫額和兩個易拉架。黃伯一人提著易拉架,用紙皮寫上訴求,就在將軍澳擺設街站。相片上傳到社交網站後,有網友自發提供傳單及親身都街站幫手。

10478574_1455423164735780_1867380724603246237_n
圖:黃伯facebook

直到今日,黃伯已風雨不改擺街站足足半個月,足跡遍佈全港九。其中有不少趣事,如在大圍遇到一名交談後才知到自己去錯反佔中遊行的家庭主婦,亦有一次在旺角面對警員的留難,黃伯則叫兩名警察袋住爛橙先,令其無言以對。問及怕不怕再有警務人員驅趕,黃伯說他隨身帶著基本法,不怕執法人員,而他沒有賣橙,只是表達個人訴求。黃伯說他在Whatsapp建立一個叫「香港核心價值」群組,他亦以此自豪。群組內有不同背景的人仕,由年輕人到老人家,由家庭主婦到教授,嚴如一個小社會。

最後他想向香港的年輕人說,面對不公不義必需要發聲,「例是死的人是生的」,如果法例不好,政府有權修訂,而不是盲從。年輕人負擔較少,不像上班族有家庭重擔,更可為公義發聲。真理,無畏無懼。

後記:
黃伯在訪問當天亦帶著一車的街站物資,訪問過後又匆匆離去,像是又有另一場抗爭。其實黃伯並不是一人在為民主,為公義奮鬥。民主路上並不孤單,當有一天你看到一個老人家站在兩堆橙前派傳單,請記得他不是在賣橙,而是在為香港爭取民主。

編輯:歐陽聯發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