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生活

站在月台上的我們

站在月台上的我們
廣告

廣告

還記得不久之前在上水站掙扎求存的「未雪」嗎?牠用一對前腿緊緊扣在月台邊、努力向上爬的那一幕還瀝瀝在目。

當我們仔細的想一下,不難發覺當日努力掙扎的「未雪」,其實好比當下危在旦夕的香港。

首先,青衣控制中心不就是操控生殺大權的中共?一聲令下,上水站的站長便像是没有說不的餘地。當然,呼之欲出,站長便好比凡事以飯碗先行的特區政府。不能抗命,便唯有說些安慰自己的說話,說「小狗會懂得避開列車」、「小狗會懂得逃生云云」。那跟"我相信社會係會不斷進步嘅”,「袋住先」等安撫(荒謬)的說話同出一徹。同時,一眾保皇人仕像以搖椅子的方式營造正在保普選的假像。

那站在月台上的其他人呢?有看見小狗性命危在旦夕,先不顧自己安危,希望走到最前營救小狗的人。可惜職員極力阻止,怕這樣會裝造更多的麻煩。有站在一旁,唾罵職員無能的。有只在旁觀,不發一言的。有裝着或真的什麼也看不見的。亦有覺得「未雪」只是一條狗(民主不能當飯食),那麼緊張幹嘛?

正正如此,「未雪」的悲劇像是無可避免的發生了。一列從北方開來的列車在「未雪」還未趕得上逃離路軌之前,高速駛過。更荒謬的是「未雪」真正的死因及責任所屬,在這個慢慢習慣謊言的城市,像謎一樣,不了了之。

「生命無take two」, 狗死不能復生。但如果「未雪」事件正在重演,一輛由北方開來的高速列車會在一分鐘內駛經本站,那站在月台上的我們的選擇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