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陳國興

中學生一名,越見禮崩樂壞,嘗試用自己力量,求點改變。 網誌

社運

我們非如此不可 中六生告師長同窗書

廣告

廣告

圖:學民思潮上周日(9月7日)舉行中學生政改大會。

眾所周知,人大常委於八月三十一日,就香港政改的問題作出了《決定》, 《決定》中表明,在普選特首時,須透過維持四大界別的提名委員會,以「機構提名」的方式,以過半數提名委員提名特首,並將候選人得數目限於二至三人。這是公開的向香港人宣告,即使2017年底以後的時間有所謂「普選」,亦是一個預選制度。將選舉委員會稍作易名,由此選出二到三人,再容許選民「選擇」,這與港人所想的真普選,實在有極大落差。

筆者有幸修業於天水圍某中學,這每年六四七一這些「大時大節」,例必會向我們講社會,講民主。甚至一開始接觸社會時事,都是因著一位已離任的老師的啟發,參與反高鐵集會而始。大概,關心社會,是我們的寫照。筆者作為中六的學生,在開學之時「我和校長有個約會」中,見有同學問及校長:「若有同學因佔中或相關活動而『請假』,會如何處理?」聽罷,我更相信我校的同學,不是對此事不聞不問的。

罷課,是一個明確的政治表態,學生利用自己的身份,推動不合作運動,向政權的決定,表示反對。中學罷課來得更加重要,大學生的罷課運動的經驗,遠比中學生多,中大有反對四改三而罷課;教院有反對削資方案而罷課;二零一二年的反國教運動,更有全港院校的罷課學生,齊集百萬大道。但是中學生卻缺乏這經驗,予人的印象亦較保守,故此,中學罷課較大學而言,會有更大的回響,有其重要性,甚至是下一步不合作運動的先聲。

我們學生作為公民,作為香港公民,處於一個大是大非的大時代,我們今天所作的決定,除了影響我們未來的權利,更是影響著香港的命運。我校的校訓沿用伊利沙伯中學的「修己善群」,我們追求一個公義的政制,正正是善群的一步,亦是響應著時代的呼叫。筆者的中文老師上課時說:「其實明知中央不會因罷課佔中而讓步,但為什麼他們要做?他們是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為了心中所信,民主自由,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實為公民的責任。我們,大概應當擔上一些時代的任務。尤其是,我校有老師提早退休準備佔中,我校前校長推遲海外進修計劃,而回港加入佔中秘書處義工,我們學生,更是責無旁貸。

筆者作為一個中六學生,心底十分支持罷課,亦會予以響應。但在公開試下,實在無力在校內組織、宣傳罷課。但是,同學們,面對大是大非的政改,時代的十字路口,我們真的不予任何行動,任由這個時局發展下去嗎?我期待著各位的同學,可以響應著罷課,甚至有所組織。

筆者作為一個公民,在不代表任何人的人大前,在不能接受的《決定》前,避無可避,亦退無可退,那怕校內只有一人,亦會響應學民的號召,參與罷課。只昐校方能以體諒,若受校規的懲處,亦只能說無可奈何。

最後,我僅用上周保松先生的一句話:我們在道德上較真,在政治上執著,我們的世界就有變得更加公正更加美好的可能。我們沒理由悲觀。我們非如此不可。罷課,事在必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