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一個石油產能峰值論者就機場三跑向立法會提交的意見書(二)

一個石油產能峰值論者就機場三跑向立法會提交的意見書(二)
廣告

廣告

2. 二十一世紀全球石油供應困局

2.1 為何在討論香港應否興建第三條跑道時,要先檢視踏入二十一世紀後全球的石油供應格局 ? 理由很簡單,就是航空業是依賴石油資源來運作的。如果石油供應出問題,導致油價驟升和導致經濟衰退,肯定會大大打擊航空業的客貨量。這個情況在2008年7月油價急升至147美元一桶後已經發生過。但我不打算在本章詳述油價與經濟增長的關係。有關討論會留在本意見書第5章處理。

2.2 當然,很多與石油業界有千絲萬縷利益關係的研究者,對未來石油產能峰值論持反對態度,並且就未來的石油供應抱持脫離現實的樂觀預測。所以,如果立法會議員就未來石油供應展望有所取態時,應該仔細核對有關的業界數據和審視論者與石油業的關係。以下我將鋪陳最新數據,以支持我為何認為踏入二十一世紀後,全球確實面對石油資源(尤其是高質素及易開採的石油資源) 匱乏的問題。這正正是懸在航空業頭上的利刃,甚至是主宰其能否繼續以目前這種高耗能方式營運的最主要因素。

美國能源資料署的研究

2.3 在2014年7月,美國的能源資料署(Energy Information Administration) 根據127家主要的石油及天然氣公司的季度財務報告,對該等公司營運所產生的現金流作分析,發現截至2014年3月31日的年度,其營運所產生的現金總額為5680億美元,但其現金支出為6770億美元,即現金缺口為1100億美元。為應付這個現金差額,該等公司增加了1060億美元債項,以及透過出售730億美元之資產來填補。該等公司的營運現金所得與其主要現金支出的這個缺口,自2010年起不斷擴大,由2010年的180億美元,增加至過去三年所錄得的1200億美元,增幅驚人。

2.4 以上的數字說明什麼 ? 很簡單,就是這127家油氣公司都面對現金短缺問題,只能透過增加負債和出售資產來應對。由於全球容易開採的石油儲備幾乎開採殆盡,油公司只能開採成本高昂,處於惡劣地理條件區城的儲備(如頁岩油、深海油田、油砂等)。舉例來說,中國的國營石油公司在過往10年投放近300億美元來開發油砂這種劣質石油資源。在美國,當地油公司在開採頁岩油氣資源時,昂貴的水力壓裂和水平鑽井技術支出,亦是其大幅增加現金開支的原因。

2.5 此外,近年在挪威、澳洲及巴布亞新畿內亞進行的液化天然氣港口設施建設項目,亦頻頻出現超支情況。

高盛的研究報告:〈Higher long term prices required by a troubled industry〉

2.6 高盛(Goldman Sachs) 最近研究發現,超過一半的上市石油公司的上游支出,較其在2000年時的同類支出增加超過5倍。因此,國際市場油價最少需要達到120美元/ 桶以上,其營運現金流才不會出現負數(Cash neutral)。

國際能源組織(IEA) 的《世界能源投資展望報告》(2014)

2.7 在2014年中,國際能源組織發表一份特別報告,名為《世界能源投資報告》(World Energy Investment Report),當中指出 :(1) 由現時至2035年,全球需要48萬億美元投資來滿足其經濟發展需要。這是基於2011年至2035年期間全球經濟增長為每年3.6%而計算出來的。當世界各國都已債台高築,48萬億美元這個數字,可說是天方夜譚。這看來是該組織為了自保而及早提出的警告。若日後全球能源供應出現危機,該組織便可撇清責任,因為它早在該份報告便提出警告。

2.8 該報告另外有趣的地方,是它清晰地指出 ''在2020年代起,當現時持續上升的非石油出口國組織(non-OPEC) 國家的供應開始下降時,若要滿足未來需求增長,全球將會越來越依靠來自中東的供應。'' 這明顯表示國際能源組織本身亦不相信近年主流媒體炒作的頁岩油革命可解決日益嚴重的石油供應,反而盼望日後依賴石油出口國組織來解決石油供應不足的難題。然而,這可能是一廂情願的想法。至於頁岩油革命的這個神話和泡沫,我稍後另章詳述。不過,值得一提是,當談到頁岩油時(第65頁),該報告指出 : ''高生產率意味著有關的資源將會快速消減,導致每桶的開採成本相應增加,因為開採者將會離開產量豐盛的地區(sweet spots) 而轉移至產量較低(按每井計) 的地區。'' 這個結論對於那些在香港檢拾主流媒體牙慧,聲稱頁岩油氣資源是一項革命(game-changer),可令美國能源獨立的人士,無疑是當頭棒喝。

Steve Kopits 的2014年2月11 日在哥倫比亞大學的演講 :〈Global Oil Market Forecasting : Main Approaches and Key Drivers〉

2.9 能源經濟學者Steve Kopits在上述講座中提到,油公司現時出現資本開支壓縮(Capex Compression) 的情況。這是指油公司當發現其上游開採及生產(Exploration and Production) 開支較其收入上升為快時,把其上游開支縮減的做法。事實上,如果全球石油的供應上升及油價下降,上述舉措是很正常的商業行為。然而,目前油價在過往三年持續維持在超過100美元一桶(布蘭特期油價格) 的高位,這個情況就並不是單純的行業盛衰周期中的正常商業決策那麼簡單。

2.10 近年大型油公司大量投資於上游開發及生產,但其產量卻持續不振。雖然總體而言油公司的上游開支仍然上升,但其升幅已放緩。對於Kopits來說,經濟意義上的石油產能峰值(Economic Peak Oil) 已經出現。這即是說,消費者無意以相等於開採及提鍊一桶石油的邊際成本價格,來購買相關的能源產品。這往往是社會負債太高及其成員薪酬增長呆滯所致。當油公司放緩資本開支,日後其產量將會減少,對於維持全球經濟增長帶來很大的負面影響。

2.11 從以上的數據來看,全球的石油供應明顯面臨極大的壓力。如果機管局對此視而不見,只懂力推機場三跑的計劃,當起好跑道後,航空業的客貨量和香港的經濟發展,是否就如IATA Consulting的預計般增長,我對此有很大的存疑。經濟增長和航空業是受到客觀資源的局限,並不會因為香港有龐大的財政儲備就能克服。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