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體育

「荷蘭對捷克」觀後雜評 – 荷蘭

「荷蘭對捷克」觀後雜評 – 荷蘭
廣告

廣告

半場前果斷變陣 由3-5-2變回4-3-3

這場比賽荷蘭開賽時沿用世界杯時雲高爾的陣式3-5-2,雖然並非希丁克慣常的戰術陣式,但相信因為球員們現階段習慣了這個陣式,發揮起來比較得心應手,故仍先採用3-5-2應戰。可是,在意外落後1球後,球隊仍未能創造太多機會。有見及此,半場未完結,希殅克便決定於40分鐘左右換人變陣,變成4-3-3陣式,減少一名中堅,換入一名右翼鋒,把迪比移往他慣常的左路,亦把史尼達的位置推前,更接近雲佩斯,希望進攻人數增多下有所改善。上半場最具威脅的一次攻勢,正正來自變陣後的一次機會,可惜後備入替的拿辛格(Lucian o Narsingh)面對著施治踢空,未能把握扳平大好機會。但亦說明變陣後,創造機會的能力的確較好,不像3-5-2的時候,在後方左右互傳亦了無機會。

進攻乏力 洛賓位置無可代替

下半場,荷蘭利用迪比在左路的突破能力,攻勢亦絕大部份來自左路。抨平的入球亦是來自一次左路的角球,輾轉由白蘭特傳中,中堅迪維積(Stefan De Vrji)頂成1:1。

可惜追平後,荷蘭始終未能再組織具威脅的攻勢,縱使控球佔壓倒優勢,仍未能再下一城,最後更被對手把握自已的失誤改寫紀錄成2:1,三分盡失。希丁克於上任後遭遇兩連敗,對比雲高爾的戰績立刻相形見拙。從比賽進程所見,洛賓的缺陣對球隊的攻力影響甚大。史尼達無復當年勇,迪比有潛質但仍缺經驗,雲佩斯在前線孤掌難鳴,洛賓的位置暫時仍無可取替。

過份自信的失誤 真馬克(Daryl Janmaat)難辭其咎

當球賽進入補時階段,大家都認為終將握手言和的比賽,卻被荷蘭右閘真馬克過份自信的低級錯誤打破僵局,捷克前鋒派拿(Vaclav Pilar)乘他犯錯偷雞得手,射入致勝一球。其實他的自信有跡可尋,大約失球的5-10分鐘前,亦同樣有一次類似的情況,那次他四下無人,最後以胸口把皮控給門將。可是這次無論是他使用頭鎚回後的選擇,頭鎚的力度及角度均完全出錯,最後導致球隊落敗,真馬克實難辭其咎。比賽過後雙方球員握手時,畫面看見施治與荷蘭門將施利臣(Jasper Cillessen)交談,施治貌似安慰對方,指不是他的責任,亦令人替施利臣倍感可惜。

迪比 – 極像山齊士的球員

無論外型,身形,乃至踢法上,迪比都酷似阿仙奴的山齊士。迪比身體非常強壯,盤扭技術出眾,在世界杯時的表現已相當突出。當時他大部份時間後備上陣,是打破困局的人選,亦是變陣成4-3-3的重要棋子,屬一名奇兵。今天洛賓不在,他代替洛賓成為3-5-2中兩位前鋒之一,與雲佩斯一起攻堅。希丁克於安排位置上亦希望他能像世界杯時洛賓般於前線以盤扭、走動撕破防線。但他並沒有像洛賓般拉向邊路,只是留在中路,結果觸球機會不多,他突出的盤球亦未能發揮。希丁克或許亦看到此點,決定半場未完便轉回他比較喜愛的4-3-3陣式,把迪比移回左路。變陣後,立刻看見他於左路的盤球及突破,感覺他回到自已熟悉的位置比較亦自在。

綜觀整場比賽,迪比的表演機會雖然不多,不過偶而的時刻亦展現出他無窮的天賦。只有20歲的他,前途無可限量,難怪主帥希丁克亦大誇迪比是未來荷蘭的希望。

故人的面孔

在比賽剛開始,進行了大概20分鐘時,現場畫面轉向了荷蘭隊的後備席廂,突然發現一張熟悉的面孔,不是主教練希丁克,而是前射手雲尼斯達羅。原來在希丁克接任主教練的同時,雲尼斯達羅亦接任了助教一職。此情況尤如當年,古華特於國家隊漸漸淡出,但卻是雲尼斯達羅冒起之時。

有趣的是,其實他們二人是同年同月同日生。古華特後是雲尼斯達羅,當年前鋒之位如此,今日助教之位亦然,相當具意思。希望同年雲尼斯達羅後來居上之勢,能延續至執教生涯,畢竟現在對比上來,他已先敗一仗了。

總括而言,缺少洛賓的荷蘭進攻能力久奉,加上後防失誤,最終以1:2敗予對方,希丁克慘遇二連敗。

原文刊於此
球迷瑣語Facebook專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