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殘疾人士關注政改:689走數 民主方可保民生

殘疾人士關注政改:689走數 民主方可保民生
廣告

廣告

圖:(左起)Endy、阿富、溢皓

(獨媒特約報導)立法會議員張超雄昨日(9月11日)聯同約10名殘疾人士及照顧者,到中環擺街站,派發黃絲帶及單張,呼籲市民關注政改、爭取民主,批評過去三屆政府失信和短視,漠視弱勢社群的訴求。張超雄指「政治就是為了民生」,政制應該反映市民需要,沒有民主,弱勢的聲音不受重視,「如果沒有一個向市民問責的政府,根本我們就沒辦法影響政府。」

小圈子政府退步走數

殘疾人士在社會上從來是弱勢,但談數字卻佔香港人口5-6%,連同家屬約共100萬人受相關政策影響。張超雄稱回歸以來,三屆政府對殘疾人士的支援方案「進步少,退步多」,體恤安置宿舍最長要等15年,有些人更要入住劏房。

梁振英上台前曾保證會「拿摺櫈落區」聆聽市民訴求,也親身參加「殘疾人士監察特首施政大聯盟」所舉行的論壇,保證會考慮殘疾人士就職配額、對聘請殘疾人士的中小企減稅、推行融合教育等,可是一切在他上台後都不見踪影。張說:「約了梁振英兩年,他連開會也不願意。」

66歲的阿富,曾任職藥材店8年,無奈89至90年間患上白內障,被迫退休。過往10多年,他一直爭取就業配額機會,可惜政府一屆不如一屆,涵接又不足,曾蔭權政府不肯承認董建華許下的承諾,推說是上屆特首的事。結果,他現在已到退休年齡,爭取的已變成了退休保障。

談及現今政府,阿富失望地說:「梁振英就馬馬虎虎架啫。未做嘅時候就一定搞,而家就冇得搞。而家要求見佢,佢就派林鄭落黎,仲有兩年唔知見唔見我地啊!」

同樣患有白內障,40歲的溢皓想起港英政府,「雖然對香港人差,但都會做下門面嘢,有工作配額俾殘疾人士。」但現今特區政府只留舊有員工,新的一概不請。他引述朋友的話:「共產黨就係乜嘢都冇,但係最唔好個樣嘢就係講過唔算數。」,他也有同感:「而家全部驗證晒喇喺梁振英個度。」

batch_IMG_6540
圖:張超雄

民主政府方可解決困境

身為社工的Endy患有眼疾,很清楚殘疾人士的需要,他表示政府近年是「有做嘢」,但做的往往趕不上需求增長,每每要多個團體聯合起來,它才「擠牙膏」式給予援助。檢視過去特首的援助政策,如$2乘車津貼,他批評說:「短視到係佢競選之前提一啲政策出黎,其實可能係為暫時去爭取民心。」他指出殘疾人士們多想自力更新,能夠得到教育及工作機會,若得到相應援助,絕對能減輕政府負擔。

歷過三個政府的失信,殘疾人士知道根據人大政改框架產生的政府只會重蹈覆轍,尤其是1,200位提委會成員,絕不會像育有一名智障女兒的張超雄,與他們身同感受,著眼他們的需要。

Endy認為民主特首必須了解不同階層、界別的需要,才是最直接的民主。他說: 「最好方法係每個人都有提名,只要係我哋殘疾人士聯合起來提名、代表到我哋聲音的人,代表我哋去做特首,就係最直接方法。」

站出來為下一代 感召市民

在烈日當空下,Endy、阿富、溢皓3位辛勞參與街站工作,爭取民主,只想為下一代而籌謀。他們認為即使自己未必能給予孩子最好的物質,也願為他們未來的社會氣氛、制度,出一點力。

對20歲的Endy而言,殘疾也站出來,更有另一層意義:「殘疾人士沒有能力去『暴力』,我們自己有好多生活問題、被壓迫,願意放棄休息機會、時間,我覺得係道德感召,俾個社會知道,我比呢班人幸褔,我都應該企出嚟。」

記者:梁嘉瑜
編輯:劉軒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