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屁股代替腦袋

屁股代替腦袋
廣告

廣告

圖:蘋果日報

大中學生罷課,如箭在弦。建制左派一方面大唱罷課無用論,無論如何都改變不了人大常委的決定,極盡揶揄諷刺。另一方面,他們又瘋狂抹黑,左報用極大篇幅揑造罷課學生的所謂黑材料,兒戲惹笑,已到語無倫次的水平。花這麼大力氣攻擊學生,證明他們對罷課的影響力,怕得要死。

抹黑學生最便宜的方法,就是詆毀學生是紅衞兵,把罷課等同文革的打砸搶燒。本地土共左派,不惜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否定他們祖師爺搞的「反英抗暴」,說後悔發動中學生罷課。中共把文化大革命定性為十年浩劫,並正式寫入共產黨的文件,若然土共真的對六七暴動有悔意,應正正式式向全港受害者,包括被土製「菠蘿」炸死的小姊弟,被暴徒燒死的商業電台林彬……作出鄭重道歉。

把六七左派暴動的中學生罷課與今天爭取民主政制的中學生罷課刻意相提並論,是魚目混珠,混淆視聽。當年紅衞兵響應毛澤東號召,到處串連、經年累月不上課、批鬥老師和幹部、不同派系武鬥……今天香港,學生為了追求合理的社會、民主的政制發起罷課。大學生只罷課一星期,中學生只罷課一天,還乖得要家長簽署同意書,守法循規到潔癖的地步,試問,天下間有罷課罷得如此克制的紅衞兵嗎?

經歷過文化大革命的內地老人,一聽到罷課就如巴甫洛夫的實驗一樣條件反射,這是他們的經驗,局限在對現代世界的無知,還可以理解。

香港建制左派,空群而出,奉命全力撲殺罷課,滿口歪理,邏輯犯駁,比喻不倫。這些人,回歸前受過港英重用,是典型殖民地政府的奴才。他們都不是文盲,受過高深教育,有些甚至是行業翹楚。回歸後進入建制左派陣營,就屁股代替了腦袋,刻意奉迎,阿諛諂媚,變成人不似人,鬼不像鬼。做過醫學院教授、大學校長、教統局長的李國章,是這類人之中最典型的人辦。

李國章接受官台訪問,對學生罷課肆意批評:

「最大犧牲就係退學,你做唔做到吖?你做唔到嘅話,做一啲唔做一啲,直頭俾人睇到你做騷囉!」

「如果你話唔鍾意共產黨,想搞革命,好,咁咪搞革命囉,但唔好喺香港搞,唔該你返去深圳或去北京啦!」

「文革唔係一朝一夕,係逐步滲入。我驚嘅係將中學生政治化,將來係咪有班新紅衞兵。」

這類市井之徒的邏輯,城市論壇維園阿伯琅琅上口,聽得耳熟能詳,一點都不奇怪,但大教授大校長竟然滿口胡言,令人刮目相看。

可能官台的節目主持人比較容易應付,李國章越說越忘乎所以,終於說出了心底話:「雖然個個特首候選人係親中,但係我哋都有選擇,揀三個,梁振英、范徐麗泰、曾鈺成,都有得選、好過連選都冇得選。」

同一道理,三堆屎:狗屎、貓屎、人屎,擺在面前,都有得揀,好過連揀都冇得揀,大校長大教授,你會不會「食住先」呢?

中文大學曾經有過這種水平的校長,作為中大畢業生,我引以為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