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回李國章先生

廣告
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回李國章先生

廣告

圖:蘋果日報

李國章「教授」,相信閣下已看過中大學生會發出的公開信,標題為<恬不知恥何以為人?>。國之四維為禮、義、廉、恥,是為人最基本的四項應有美德,假若我們做了壞事都不感到羞恥,若無其事,實在不符人的基本應有態度。故此,我們以此為題,希望閣下能收回言論,向罷課同學道歉,並向香港政府反映大部份香港人要求無篩選、權力歸於人民、讓選民有真正選擇的普選制度之訴求。

然而,閣下沒有理會學生訴求之餘,還嘲弄我們為「小朋友」,對大是大非的論點置若罔聞,對小處卻處處挑剔。既然閣下有如此質疑,我們亦會逐點回應。

首先,我們明知閣下為中大之榮休教授,但我們不稱閣下為教授,皆因閣下在前幾天的言論,實在不符公眾對一名學者,一位前大學校長的期望,有失教授身份,我們以閣下為前中大校長為恥,又怎會認同閣下作為「教授」的身份?

其次,閣下以因利益衝突避席為由,表示自己與港視發牌一事無關,而責任也不在閣下身上。可是,閣下在擔任行政會議成員以前,也應該知道行政會議是實行集體負責制,即使閣下避席沒有參與討論,也不代表閣下沒有政治責任。閣下既為梁振英班子之一員,又怎可以逃避該違反民意決定之政治責任?閣下應是有想法的人,如果不同意當時的行政會議決定,閣下可以請辭表示反對行會之決定,以澄清自己的立場。

再者,閣下指出大學學制「四改三」為高錕教授擔任校長時期所實行的,所以他不會支持罷課。這種說法完全錯誤,中大之所以被迫實行「四改三」,是因為當年的港英政府以削減大學經費九成作威脅,中大才被迫由四年制改成三年制,中大校方若明言支持三年制,則是破壞了中大建校的教學理念。1988年至1989年,中大師生曾發起數次罷課抗議,有次更由烽火台出發至遮打花園集會,而當年的相關開支更由中大校方承擔。若高錕教授不支持學生立場的話,中大校方也不會支持和贊助罷課行動。

閣下自詡為大學四年制之功臣,不但濫邀功勞(大學四年制是由教育統籌委員會所提出),更是可恥之表現。假如閣下真的支持四年制(見1995年12月期《大學線》),就應該在出任中大校長之時積極爭取,甚至正如閣下所言,辭職爭取復辦四年制大學,而不是再出任教統局局長才執行教統會之建議,進行大學四年制之改革。

李先生,恬不知恥是回應閣下言行的一個頗為生動的成語,意指「做了壞事滿不再乎,一點兒也不感到羞恥」。我相信閣下這幾天對罷課同學的回應,正正恰如此成語的意思。只着重一些小處,而未有回應我們要求閣下為香港人向政府反映意見等訴求,證明閣下只是為了自己的名聲而反駁我們予閣下之公開信,而非為了香港人的利益。罷課令參與同學損失學習機會,固然是一個犧牲,為何沈祖堯校長也明白的道理,年資更高的閣下又不明白?

張某雖在閣下眼中,只是一位學識淺薄、見識不如閣下的小朋友,但是都略懂少許修辭,相信昨天的回應,一句已經能夠概括了: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我們亦不會邀約閣下見面,皆因我們都不會跟不是基於事實、符合邏輯的論者作討論。為了小處而作「口水戰」,也是浪費時間,不值得我們花精神至此等討論。

最後,還請閣下回頭是岸,做一位真正的「教授」。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