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

風雨中可抱緊甚麼?

廣告
風雨中可抱緊甚麼?

廣告

(文章原於9月17日刊於《am730》。)

昨天一場暴風雨,殺大家一個措手不及。

人的世界再高的科技,再準確的天文台,也不能完全預知天氣。

而我相信,動物本來就是大自然的一部份,一早就嗅到天氣的變化,早就找地方避之則吉了。

對於野外的野生動物,牠們總有自己的方式在大自然的定律下求存。

但在城市裡的四腳朋友,是城市的一部份多於是大自然的一部份。追本溯源,不論是貓或狗,都是人類主動引領牠們進入我們的社區一起生活的,絕對套不上「天生天養」的邏輯。

我們再措手不及,也有家可回。

牠們再機靈,又真的有地方逃嗎?沒有家,躲到那裡?

昨晚回家,風雨交加,附近的街貓沒太多妙計,都是藏身車底而已。雨一停,三五成群都慌忙出來找吃。未幾又狂風暴雨了,強壯的一批相信還熬得過去,至於一些幼貓,就要看媽媽能否力挽狂瀾了。

這叫我想起很多年前一件傷心往事。

我在西貢照顧開的一群村狗中,一隻狗媽剛生了一胎為數八隻的小狗B。那一次是香港少有的十號風球,我急忙去查看狗B的安危,遍尋不獲,後來才發覺媽 媽渾身濕透的坐在山坡上,原來她早已一隻一隻的將牠們帶到一個小山洞,而她就一直抵著暴風雨在山洞前守護。狗BB們應該算安全,我也固然不能說服狗媽媽離開。

第二天,風球落下了,我再到村內探望牠們。狗BB都安然無恙,但就是不見了媽媽。村民告訴我好像有隻狗在溪澗的下游。我跑過去,看見了媽媽的浮屍。 媽媽應在山坡上抵不住風雨,被大水沖到了溪澗,最後被活活溺斃。我在狗媽媽面前呆了很久,說不出一句話。風雨中我連一隻狗也抱不住。到我回去再看她的子 女,抱起來,就忍不住哭。

狗媽媽離開時的樣子,至今還在我腦海。

那一次之後,我就下定了決心要為流浪動物做一點事。每次刮起颱風我都會想起狗媽媽,我都會提醒自己有太多的幸福,動物有太多的苦難。

人在風雨裡還喊著要抱緊自由。 動物,只喊著救命。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