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譚凱邦

愛本土,愛環保,香港人優先 網誌

國際

香港人應自決命運

香港人應自決命運
廣告

廣告

蘇格蘭可以公投是否獨立,很多香港人實在好羨慕,甚至妒忌。反觀香港,情況是一個強烈的對比。中共落閘,2017普選渺茫,民主回歸正式壽終正寢。中共,其實無意給香港真普選。

無論公投結果如何,獨立與否,蘇格蘭人肯定已是贏家。英國首相及各黨黨魁,已承諾給予蘇格蘭地方政府更大的主權。蘇格蘭人可以用自己的選票,決定自己的命運,實在難能可貴。

香港人爭取民主多年,對象是中共;人大已落閘,或許泛民各領袖,應思考爭取方式應否思變。對象是否應包括英國,以及國際社會,甚或要求聯合國介入。

香港的民主運動,總是離不開一個主軸,就是希望中共總有一刻會變,總有一刻會有一個領導人較為仁厚,給予香港人真普選。說真的,我對這類爭取方式,是有點厭倦。

罷課、佔中,是應該做,佔中更可得到國際關注(當然現在「飲茶」那天是假期,成效大打折扣)。但做這些不夠,因為這些強調犧牲的運動,可能只可保持社會氣氛。請注意,我們要的是真普選,不是氣氛。

我們應該有一個思想上的準備,就是既然中共「走數」,香港人應該爭取自決命運,不應再等中共施捨。

我認為最少有兩個建議可以做。第一,若普選最終拉倒,應籌備一個香港人自決公投,我現在公開要求鍾庭耀博士考慮。公投的題目可以問往後爭取民主的方式、是否應考慮爭取獨立、應否向聯合國求助等。總之,是要香港人自決命運,不能夠再等到2022年普選才看中共給予怎樣的普選方案。

第二,就是積極及全力回應英國國會進行的中英聯合聲明在香港實踐的調查,作為香港,我們應積極表達意見。

英國是簽署一方,是有道義責任監察。我們應透過此機會,說出香港三大問題:(1) 自由行太多、(2) 單程證成殖民工具 及 (3) 真普選無望。收集意見截止日期是10月14日。

很多泛民中人我相當敬重,但歲月不留人,很多已白髮蒼蒼,我敬佩你們,但面對中共,若A方法不行,可否同時使用B方法試試?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