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蘇獨公投是一場民主自決的莊嚴示範

廣告
蘇獨公投是一場民主自決的莊嚴示範

廣告

熱哄哄討論兩年,舉世矚目的蘇格蘭獨立公投,終於在統派以五成半的大半數否決獨立下落幕。但正如統獨兩派一致表明,這絕對不是討論的結束,之後各個黨派、論政團體、公民組織,會更深入討論如何給予蘇格蘭,甚至威爾斯、北愛、英格蘭更大的自治權。因為聯合王國舉國關注的,從來是如何令國家變得更好,如何令國民生活得更幸福,憲制的討論核心,是對於人民福祉和意願的關心。

過去兩年的蘇獨運動中,我一直有關注和分析兩派的爭論,唇槍舌劍間火花四濺,但從來不失理性和文明的氣度。討論中不見甚麼血濃於水、國家分裂萬萬不能的荒誕大一統說辭,取而代之的是關於政治、經濟、民生、文化的理性思辯。蘇格蘭作為一個民族應如何自處,身為聯合王國一份子的意義有多重大,獨立後能否保留歐盟的身份,英鎊能否繼續使用,是否繼續奉溫莎王室為元首,北海油田的收入預算有多少,國債是否要攤分,軍事安排如何,一連串的問題,正反相方攻守有度,各述己見。文明的高度,優雅而自信,教某強國那些咄咄逼人的土豪市井,自形慚穢。香港的前途要由全中國的「炎黃子孫」決定,不到香港人話事?不好意思,蘇獨公投只有四百幾萬的合資格選民有權投票,大不列顛島以南的人民如何心急如焚,都無可置喙──這,就叫做民族自決。分裂國家危害國家安全麼?我又看不見獨派領袖Alex Salmond鋃鐺入獄,還可以每天搞集會演講鼓吹「分裂國家」。北京說香港沒有剩餘權力,但首相David Cameron其實有權否決公投,倫敦大可以「說了算」,結果他決定了把蘇格蘭的前途,交給蘇格蘭人民決定。的確,這是一場政治豪賭,但北京有作這種賭博的勇氣嗎?

最近港大學苑繼去年「香港民族自決論」後,再進一步,以「香港民主獨立」為題,探討港獨的可行性。文匯大公暴跳如雷,是預期之中,但who give them a shit?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到頭來,一個社會一個政府,是為了人民的幸福而存在,所謂的民族主義、愛國主義、集體利益,根本完全不重要,況且現在連搞獨立都不是,只是討論一下都有罪?。一個自由開放的社會,應當容許探討不同的可能性,因為我們是公民,不是奴隸,我們有權利亦有義務,去討論和思考我們要一個怎麼樣的社會。有人罵香港人戀英親殖,但想一想Cameron的說話:「假如你們不喜歡我,我不會永遠留在這個位置上。假如你們不喜歡現在的政府,它也不會永遠執政下去,但如果你們離開英國,那就真的永遠回不來了。」其實我們真正愛的,只是這種理性地解決紛議的方式。的而且確,殖民地時代因為中國的阻撓和英國的自私,香港自決的權利被犧牲了、漠視了,但今日,二零一四年的今日,像勇敢的蘇格蘭一樣,我們香港人一齊站起來,守護我們的城市,爭取我們的權利,真真正正地由自己決定自己的前途,可以嗎?

有人說無論如何,蘇格蘭都會是贏家,因為她贏得了更大的自治權;但贏的何嘗不是英國。這個古老的民主大國,用最莊嚴而優雅的姿態,展示了文明的自信,民主的氣度。文匯大公的打手們,你們情何以堪?

原文刊於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