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拒絕再玩——專訪黃洪

廣告
拒絕再玩——專訪黃洪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訪問黃洪,本打算談談組織老師罷課聯署的經過。「手作仔嚟啫」他說,「學生已經行前左,老師只係跟住行。」黃洪爭取全民退保多年,意識到政府商界拖字訣,政制一日不改變,民生也不會有改變。訪問中途,黃洪談到一位並肩爭取全民退保多年,已去世的老婆婆,突然悲從中來,久久不能說話。「我對自己失望,咁多年我依家仲係度寫文」早早簽下佔中意向書的黃洪表示,「我無耐性再同佢地玩。」

「手作仔」學者聯署

黃洪是中大社工系副教授,留意社會福利事宜的人定必不會對他感到陌生 —— 主力研究香港貧困問題的黃洪博士是「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聯席」(下稱「退保聯席」)的前召集人,多年來致力爭取全民退保,並常就全民退休保障、制訂貧窮線、香港在職貧窮等不同民生問題撰文。日前他卻「跨過界」,於8月31日在佔中公民發聲集會上,與一群學者宣讀《對話之路雖盡,民主之心不死 — 致全港市民書》,並持續收集學者聯署,目前已有約520名學者作出了聯署。但其實黃洪在三十年前已經非常關心香港政制發展,他在回應蔡子強「民主回歸派」一文時坦承,他就是當年致函趙紫陽那屆中大學生會的外務副會長。對於記者問道今次為何走得這麼前,搞學者聯署聲明,他笑稱這聯署只是一件「手作仔」,「不是systematic」地去做,只是靠「同事自行轉發俾識嘅人」。

「面色蒼白的老師還能只坐在他/她們的書桌後嗎?」

不過這聯署的出現卻不是那麼兒戲,黃洪憶述自己在聽到人大草案的一刻是感到憤怒的,儘管中央這個做法是意料之中。於是他與五十幾名學者希望「可以做啲乜」,在讓人無力的現況中堅持走下去,於是在集會前幾天搞學者聯署。「學生已經行前左,老師只係跟住行。」黃洪說。他又「二次創作」了八十年代在學生會中人流行的一句話:「當歷史張開它雙手的時候,面色蒼白的學生匆忙交上的,只是一張白卷。」他認為如今是「當歷史張開它雙手的時候,學生用行動寫滿了考卷,面色蒼白的老師還能只坐在他/她們的書桌後嗎?」

IMG_9945
黃洪與一班學者現階段在向學生罷課予以支持,如籌劃義教。

政府乜都係假 企出嚟拒絕再玩

「袋住先」近日瘋狂湧現在電視、燈箱廣告裏,洗腦的用意昭然若揭。黃洪卻說在三十年前,就曾聽過這三個字,「《基本法》草擬的年代講過曬,當年反對提名委員會但無效,就當港人同意」,諮詢就這樣落幕;難怪他稱對今次中央落閘的決定不感驚訝。只不過他形容香港政府今次鋪天蓋地的「袋住先」宣傳做得極其「核突」,「將黑白是非完全扭轉」,「“Loud and clear”的反對聲音好重要,如果唔係歷史就會空白、灰色。」

香港政府在設立全民退休保障一事上的態度,是令黃洪堅決不再躲在後面的另一條導火線。一個月前,周永生教授發表了「香港退休保障的未來發展」研究報告後,他問過政府什麼時候會開始進行諮詢,換來一句斬釘截鐵的「無」。梁振英在2012年參選行政長官時,曾接見「退保聯席」聽取意見,更將設立全民退保擺進自己的參選政綱。兩年之後,政府無心推動全民退保已是路人皆見,「周教授都已經退讓,咁都無得傾。」黃洪忿指「最低工資、標準工時,次次都係拖,最低工資俾得幾少得幾少,全部都係假嘅」,「梁振英同唐英年其實無分別,他們無基層立場,無我地既階級利益。」黃洪沒有聯署任何一個學者方案,亦早早簽下佔中意向書,拒絕再和政府玩下去。

IMG_9946
黃洪憶述自己自2006年與公公婆婆一起爭取全民退休保障,有婆婆跟他說「因為黃洪你,我先繼續(爭取)架咋」,但想起一路走過來「望住啲婆婆⋯(微笑著揮手)⋯」,下一秒立即哭了出來。「我對自己失望,咁多年我依家仲係度寫文。」

後佔中:緊扣民生的「不合作運動」

比起「去飲」,黃洪更為看重後佔中階段的抗爭。他指經過佔中後,不論港人是否覺醒,接下來大家將必須討論整個香港要如何走。黃洪寄望,把民主及民生這兩個議題扣連起來的不合作運動將成為日後抗爭的主軸,不但可以同時間爭取政制與政策兩者並肩發展,民生與民主議題的連結亦有望推動公民社會的發展,令更多人覺醒並參與抗爭。

黃洪眼中的政府,已是合上雙目、閉上雙耳,拒絕聆聽民意,「東北霸王硬上弓,過左立法會就算,連殖民地年代(政策上的)小修小補都無」,政改已經從三十年前便已年復一年地重申同一論調,他寧願選擇日後不再用傳統方法同政府傾,「我有少少傾向唔傾得唔得呢?嘥時間」。黃洪說,反正街坊亦不願傾這麼久,不如就直接來一連串目標清晰、明確的不合作運動。黃洪期望,新一個階段的鬥爭策略,會將民生及民主相互扣連,談房屋,談土地,談偏幫大財團的政策,談官商利益輸送,而非繼續如舊時般「一人一票」與其他民生議題分開各自表述,「以前最強既運動,係房屋運動」。黃洪眼中的運動,是要「很大聲、很清楚話俾你(政府)聽,令到你正視我既不滿」。

黃洪指,今年新界東北的運動就是一個新的嘗試,其內裏包含了反高鐵、房屋、環保、官商勾結等議題,靠著不同運動之間的結連,才慢慢形成了壯大的聲音。有了這一次的經驗,他相信今後的抗爭策略將會慢慢成型。

依靠公民社會 推進民主民生進程

呂大樂日前建議泛民總辭短期退出議會作為鬥爭策略,黃洪覺得並不可行。「宜家係多市民支持否決通過政改方案⋯⋯如果(泛民總辭)方案通過,會令一路以嚟嘅泛民支持者混淆、disillusioned,泛民會永遠翻唔到身⋯⋯二嚟全部泛民離開議會做返外圍工作,我唔睇好,而且(泛民)係地方組織上係比唔上民建聯」,亦指泛民鬆散,現階段應不會出現總辭。

而最重要的是,對比呂大樂注重議會與政黨在日後的策略,黃洪認為公民社會的崛起才是香港未來的出路:就算議會、政制退步,公民社會的建立,亦能繼續推進政制及政策的發展。透過在社會、公義、官商等議題上,「深耕細作」進入群眾,令眾人覺醒,得到日漸增多的動員能力之餘,更為以後的抗爭運動注入持續的生命力,而且他認為「民間團體之間無利益衝突,不會像政黨般鬆散」。或者由於過往在「退保聯席」中與眾多老友記的種種動人經歷,黃洪更為相信公民社會蘊藏的力量,「我對一些已進入政府架構的議員有點失望,他們忘記自己由基層出身,自己的力量係邊度。」

記者:梁筱琁、文己翎、黃俊邦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