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泡泡

從賣萌小貓到翻牆貼士,從網絡色情到網絡安全,泡泡提供未經審查的網絡新聞。Facebook:www.facebook.com/paopaonetizen 網誌

媒體

國家黑客整「治」港人

國家黑客整「治」港人
廣告

廣告

作者:阿藹
原圖見

人大常委會為香港行政長官普選提名門檻落閘,要求有意競逐者要得到過半數提名委員會支持才能成為候選人,遠遠超出目前選舉委員會八份之一的提名要求,很明顯是為了全面控制行政長官人選。

為了製作違反民意的說詞,中央官員多番以「國家安全」作為借口。

面對強權,以和平佔中作為揭幕的公民不合作運動勢在必行。為了抹黑這場運動,國家出動了黑客和特務來展開資訊戰。這場「戰爭」涉及盗取資訊、散播監控軟件、手機應用程式及虛假訊息,簡值無所不用其極。

導演「外國勢力」介入的劇情

黑客資訊戰的序幕是《蘋果日報》電腦系統被入侵,七一前後,國家級的黑客一邊以DDoS攻擊壹集團電腦主機,一邊大規模下載辦公室內所有數碼資訊,最後在數碼影印機的存檔裡找到集團創辦人黎智英向泛民政黨以及和平佔中運動的捐款記錄,並以網上洩密的形式向各大媒體發佈。

其實,黎智英向泛民政黨捐錢,一直是政圈及媒界公開的秘密,且無法例禁止。然而,親北京的媒體,以黎智英私人助理 Mark Simon 曾在美國海軍服役作為材料,暗指黎智英受託於美國特報機關,要以「政治黑金」把香港變成「顛覆基地」。

正如黎智英的自辯,黑客既然成功入侵,並大規模盗取公司的數據,迄今卻無半點證據指向黎與美國情報機關有連繫。至於 Mark Simon 雖於年青時服役,並沒有證據證明他現在仍然為美國政府辦事。在一個強調個人獨立自主的社會,人的選擇不會一成不變,再加上美國是募兵制,參軍對於很多人來說是一份工作,洩露美國領事館密電的 Chelsea Manning,也是美國空軍的情報分析員。

然而,在毫無證據下,黑客洩密被香港各大主流媒體炒成「外國勢力」,製造「國家安全」的「危機」,成為人大常委違反全港民意的選舉方案的說詞。

佔中會議記錄外洩 導演三子操控學生

同樣的手法,用於抹黑佔中三子﹣﹣陳健民、戴耀廷和朱耀明。

自從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及中學生組織學民思潮宣佈罷課後,又有匿名人以「民主真兄弟」的網名用洩密的形式上載民間佔中運動協調會議的會議記錄,以導演三子操控學生罷課的情節。組織者懷疑用作會議文書的電腦被黑客入侵並盗取相關檔案。

其實這類民間協調會議很常見,目的是讓不同團體分享部署,互相配合,使運動能順利進行。而會議記錄一般不會逐字逐句記下,只寫重點,這讓匿名發佈者可以「斷章取義」的方法,製造三子操控學生的情節。

然而,有一點政治和社運常識的人都知道,學生組織一直較佔中三子更為激進,上兩個月的七一佔中預演,也是由學生主動牽頭。此外,佔中三子遲遲未行動,令學生燥動,引發罷課的決定。與其說三子操控學生,不如說學生希望透過罷課擊起戰鼓,推三子盡早行動。

當然,大部份人對政治漠不關心,很容易會循著「小孩子容易被教唆誤入歧途」的「常理」去理解三子與學生的關係,這也是匿名發佈者及親北京媒體想要編寫的情節。

虛假會議記錄 泡製港版六四

更無恥的資訊戰是製作虛假的會議記錄去導演「外國勢力」介入泡製港版六四的情節。

繼佔中協調會議的記錄流出後,公民黨英語組一場「年輕一代如何看待香港重大政治運動發展」的討論內容,也以洩密的形式被「民主真兄弟」上載到互聯網。然而,這所謂的「會議記錄」內容純屬虛構。

虛構會議記錄裡引述一位大學外籍教授 Dan Garrett 說「美國會保護學生領袖,包括赴外留學、定居。」又引述積極統籌「罷課不罷學」的大學教授陳允中說,「香港要爭取民主,就必須暴力、『企硬』,必須違法甚至流血,製造港版『六四』。」更泡製一位伊斯蘭教中東難民說:「如條件成熟會在港成立極端伊斯蘭組織。」

雖然虛構的內容極其誇張,但仍有一些人以「半信半疑」的態度質詢與會者是否真有其事。可見,在政治對立的狀態下,一般人抵禦謠言的智力會下滑。

冒充組織者 散播監控程式

上面提到的「虛構洩密」是有針對性的抹黑,再進一步的資訊戰,涉及大規模地散播監控程式。

一直以來,均有冒充某些政黨或社運團體名義發出「釣魚」電郵的情況,實為散播木馬程式以破壞或監控開啟電郵的電腦。

因為手機上網越加普及,國家黑客改變策略,從散播釣魚電郵改為散播釣魚應用程式。最新的案例是冒充一個由程式編寫員組成的組織 Code4HK,以協調佔中之名,透過 Whatsapp 散播監控程式。用戶一旦下載,便會被監聽電話通訊並被百度地圖定位。

雖然 Code4HK 很快就澄清事件,但事件令人害怕日後建立無線網狀網路 (Wireless Mesh Network)作遊行示威通訊時,會出現更多的安全隱憂。

以上種種可見,「國家級」的反佔中資訊戰,無孔不入,然而這場戰爭的敵人,並不單是佔中的組織者,它以監控、謠言、謊言、抹黑等手法製造恐懼,破壞整個香港社會。它也讓大家看到,這個國家為了剷除異見,不惜以黑客、情報特務來(整)「治」港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