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看一個人的垃圾袋就可以知道佢係咩人」王菲《重慶森林》之 罷課中的添馬艦

「看一個人的垃圾袋就可以知道佢係咩人」王菲《重慶森林》之 罷課中的添馬艦
廣告

廣告

我們想知道口裡說關注東北,我愛我家,土地正義,關注香港前途的人,是否真的行動上支持和關心。所以在「罷課不罷學」集會的政府總部公民學堂的垃圾桶傍站崗起來。
情形就像火車地鐵車門前叫人唔好衝門既月台助理一樣, 截住可回收品唔好衝入垃圾桶。
到場時筆者發現了 : 「哝?邊個整架?結束一桶專「政」?袋中有一張紙,但在旁的垃圾桶,有五張傳單-哦,大會有做嘢,算是「階段性勝利」啦!」
(備註: 結束一桶專「政」是由大會的合作單位”關注綜援底收入聯盟”朋友運作的. 與「結束一桶專棄」專頁無關)

也有幾位以「個人身份」出現的市民,在派水和廢物處理之間,尋找自己的角色,跟參與集會的市民互動:觀察、了解、交流、提醒、勸喻,正所謂「瘋子動口又動手」(動手拾荒)。以下是一些見聞,以作記錄。為令事件更加「平民化」,交流人人可以做得到,對答特別不提姓名,以作為一個混合的城市呼聲。

經一輪觀察後,肯用三色桶的是大有人在,不能說完全無人用。今次大會是有心有力真正有做好件事的。至於垃圾桶入面有可回收物,就正是反影了公民意識不足。

2014-09-24-20-41-13_photo

社運界最大的後盾「外賣」
麥當勞肯定是社運界體力來源,好多人吃! (不是一個月前大家才聲討過他們的黑心食物嗎?不是叫罷吃嗎?......社運界有時就是這麼包容了),彷彿在麥當勞的嘜頭下不分出紙膠及售賣黑心食材都是很合理一樣。

此時此刻,我沒能力和他們討論兩個議題, 唯有只截住他們,告訴他們:「扔入面d 野入綠色660垃圾桶(食環署的大型垃圾桶),起碼都回收個紙袋吖!」一個來講一次!

有個女仔前來垃圾桶,又是想丟一包麥當奴。我好似補習老師陪人做功課一樣, 逐樣攤開教她如何分類。
我:「你唔係上完公民課架咩? 唔識公民意識?」
當中有一包全部的茄汁,我:「點解唔食佐佢?唔食點解又要拎?」
她:「這不是屬於我的,是幫朋友丟。」
我:「可以拎返屋企用嗎?」
她: 「唔可以。」
我再問:「 你SURE 你的朋友家人全部都唔食茄汁嗎? 」
她:「好SURE。」我希望以後她見到茄汁會想起我... 最後是我收留了那包茄汁。

另外有一名學生, 拿了一大堆KFC來, 我:「飲品膠蓋都可以回收啊!」, 他花了半分鐘就分好了, 我大叫: 「我代表白泥既朋友多謝你!」我這個人讚彈很分明的!

有位姨姨走來, 掉了一個膠袋包住一個pp 即棄飯盒。 我: 「個袋可以回收, 其實個盒都可以。」 佢話有野食喎, 我話點解唔食哂佢, 佢話係d 汁。她皺眉問:「咁點呀?」 我:「 比著係我,會帶返屋企洗囉。」

有位高大靚仔過來掉一大袋麥當奴, 我告訴他外層的包裝袋是膠袋可以回收的,他覺得我煩,走佐,我死跟住他, 原來他不辭勞苦也要走去場的另一邊, 就是為了把整袋掉去堆填區。我想起蘋果動新聞的拍攝手法。

外賣食品包裝好複雜, 層層疊疊的包裝, 例如紙杯有蓋有飲管仲有細膠袋。很多人都不知道膠袋是否可以回收, 也會說飲管和蓋很污糟, 不知回不回收好?

2014-09-24-20-54-08_photo


我坐在垃圾桶傍打字做記錄,一直有人往垃圾桶內仍垃圾,我亦要忙於提醒他們先做分類 : 「喂,小姐!紙喎!」她先是呆一呆,如夢初醒般將紙由垃圾桶放去回收桶。

又有幾位中學生說因為用傳單墊草地坐, 濕了的紙所以不能回收了。我:「婆婆賣紙皮果d 都係濕架啦, 分類!其實成袋都係傳單, 零食紙盒。」 我堅持要他們最底限度要回收個紙袋。但到最後他們都只是回收了一個膠袋。


當還在思索用什麼開場白時, 就有位男生想扔膠樽入垃圾桶,我:「膠喎!」他表現得很迷網, 我: 「你唔係岩岩上完公民課咩?!」

有位女生走來, 見我守垃圾桶, 她好無奈的說: 「今日整天都係度做野, 唔飲膠樽水都唔知可以點?」 我問: 「佢有無唸過拎d 樽返屋企再用?」她:「hmmm 都無話唔得既...」

又有位同我講: 「水樽有水喎?點回收呀?」 我: 「七一我地幫你倒佐, 今次你自己倒都唔係好過份啫 。」我都還未講到垃圾桶壓縮機的問題及補她這句: 「好心飲哂佢先dump啦!」她走了…..
有好多人認為只有膠樽才可以回收, 聽到膠袋或塑膠包裝可以回收也很驚訝。
又或是會不會我們講太多膠樽是不好的, 所以很多人轉投非膠樽但也不能回收的紙包飲品和使用更多紙杯了?

有位糾察拿了個膠樽想丟入垃圾桶, 我指一指他再指一指個回收袋,
我:「唔駛講野啦, 心照啦。」跟著閑談起來, 我:「你係糾察, 比人影到你唔識分類, 唔怕咩? 」
原來他不能分別"清潔香港"和"資源公義"這兩件事。 他說他是很關心廢物問題, 不過層面只係關注廢物在垃圾桶的內還是堆在外面。 所以他的"公民行動"就是寫一張紙,說明如果這個垃圾桶滿了, 請行遠一些還有另一個桶。無想過膠樽放垃圾桶係錯事。我花了少少時間同佢講濫用堆填區同物資公義既問題, 希望佢明啦。

點解會有人塞舊紙巾入去膠樽呢?這樣阻礙回收啊!

2014-09-24-20-42-30_photo


有個哥哥仔爽手地把個鋁罐扔入660! 我即場教學怎樣打側個桶拾回出來。我:「你咁做好似817 反佔中d 人咁囉。」他反應比我是勁驚和勁羞家。


再來, 有位大哥好嬲! 因為剛才叫住他不要整袋東西掉落660的大垃圾桶內, 而且還爆了句:「呢個係公民運動來, 有返d 公民意識好唔好」。 一分鐘後他折返, 他說: 「按你既羅輯, 大家係唔應該用呢個660 丫嘛, 咁冚埋個蓋囉!」

有人說: 「人家在講民主進程, 派水是打仗, 你講咩回收丫! 講回收即係"柴台" !!」
如果這個羅輯係是合理的,講民主進程就可以隨處大小二便麽??????

環保是生活的一部分,如是只「講」民主而其他生活則”烏哩馬叉”,「就算」幸運地爭取到了,我也不會相信將來生活可以如何改善得更美好,有此口吻等人以愛「自由」多於民主。昨日不知道的朋友沒做好是可以原諒的,今天人家善意提醒都有如此態度就則不能接受了!

一邊口口聲聲說愛東北土地, 一邊把手上的可回收物料扔進坪輋打鼓嶺, 說不過去吧!

昨天也在想這個,如果民主是談公民權利的話,我們又有何權利剝削下一代發展和生活的機會?

另一些被稱為「綠膠」的補充
罷課學堂,由維他蒸餾水獨家呈獻。瓶裝水多過單張,妹仔大過主人婆。

現場有不少「土砲」回收箱,很多都有人用。檢查過一旁的垃圾桶,有些可回收物不多,但也有一個放著七個膠樽和一個鋁罐,都撿了出來。

倒是現場免費派膠樽水,很糟。問了工作人員,說是捐贈的,不派不好意思,又說大家可回收。我請對方向上反映,鼓勵大家自備水樽,不是更能體現減廢,即使我感到對方話唔到事,不過在hea我,但我們都有責任發聲,提意見。

都係個句,爭取普選與減廢不相矛盾,且可提升公民涵養。學聯和其他支持的單位,你們可以做得到好。

叫人自備水樽已經成為社運界禁忌?!

1989 6 4 那年我還是一名學生妹,我最深刻引像系有位女士話渴,我遞了個水壺比佢佢照飲,其實水系可以share飲架!

昨晚行過,都有莊下個大垃圾桶,回收病發作。

守垃圾桶是個很不錯的位置, 可以同來賓交流下什麼是有公民意識的公民社會的公民抗命的公民運動。二來聽下佢地既說話睇下佢地既做法, 可以豐富些,立體些知道佢地點唸。

昨天在現場電話沒電,今天用自己個app 撲水認真查過,整個政府總部外圍都沒有一部飲水機,最近的一部在海濱長廊!

D人就算大會有設施但好多人唔用定唔識用....。我們守在垃圾桶旁,即場開1:1公民課教分類,又喝呢個喝嗰個,唔分類唔準掉,有個哥仔話咁我唔掉系到la,我話唔得!你來集會係想社會變好,你即刻同我係到分好先行!!結果咪分好哂囉,幾乖仔!

另外我守系d免費樽裝水旁系市民捐200箱比大會的,我見人攞就同佢講一輪耶穌,7-8個可以截到一個,有個女仔駁咀話病嘛,我答佢病就快D番屋企,佢朋友醒目即刻話只取一支兩份飲la,慳番一個樽的,咁打完場。

我地即場食垃圾桶內執到的百力枝,因為發現d人買外賣極多但又食唔哂,兩盒飯仲有9成都掉左,癲左!

如果你有耐性看到這段, 再一次證明你不是一個普通的罷課人士~ 來吧, 在政總的怪談中, 找你自己發揮的空間吧! 以上對白, 歡迎試用, 用後感也歡迎貼過來交流一下~ 如果你鑽研到"特別的開場白技巧", 記得講比我地知啊~!

2014-09-24-20-49-57_photo

”關注綜援底收入聯盟”朋友不辭勞苦在波添馬艦為大家來回收空膠樽。
之後空膠樽去邊??他們答農場. 農場用來消化空膠樽,很理所當然嗎?

文: 結束一桶專棄@日青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