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別再把人民拒諸自己的土地!】 學聯回應警方聲明

【別再把人民拒諸自己的土地!】 學聯回應警方聲明
廣告

廣告

我們於星期一發起罷課,至今已經是第五日。學生已經嘗試過不同方法表達對普選訴求,亦嘗試與梁振英對話。我們於星期一要求梁振英於48小時內與罷課學生對話,但梁振英並沒有出來面對市民;於星期四,學生以及市民四千人遊行到禮賓府,緝拿梁振英,放低一枝筆、一本簿、一張櫈,要求兌現競選承諾不果。我們一直使用理性溫和的方式要求對話,梁振英卻由始至終都無動於衷。

重奪公民廣場 公民應有之義

故此,學聯以及學民思潮於9月26日發起「重奪公民廣場」的行動,目的在於回歸屬於人民的地方,行使和平集會的自由。公民廣場一直是屬於人民的地方。由反國教運動、到電視發牌事件等等的社會運動,市民都透過這個廣場表達意見,連結公民之間的連繫。然而,今年7月,政府以「提升防禦能力」為理由,於公民廣場加建三米高的圍欄,並宣告一般人士於夜晚不得內進。所謂「提升防禦能力」,正顯示政權赤裸裸地以強權抵制人民的聲音,打壓社會運動。政府面對民意不但不正視群眾,反而把公民廣場圍起,這種做法沒有任何的道德基礎,只是自恃掌握武力而實行的措施,是一種制度暴力。

警察襲擊市民 兼製造暴力假象

我們沒有武器,只靠自己的血肉之軀進入這片廣場。以往,公民廣場都曾經有群眾留守,亦不曾出現安全問題,根本不需要使用暴力清場。但是,警方執迷不悟,以過分武力,包括使用胡椒噴霧、盾牌、甚至警棍,把人民趕出自己的土地。更可恥的是,面對一班市民自發守護大台,向不義政權表達不滿,警察竟然主動襲擊這些市民。挑起混亂場面,以向不在現場的市民製做暴力的假象。到底,誰才是行使暴力、不理性的一方?政府才是主動封鎖公民廣場的一方,人民重奪廣場,亦只是應有之義。我們不禁要問警方一個問題:你為了誰而清完公民廣場?為了甚麼而去執行職務?

梁振英龜縮在家 警察鎮壓反對聲音

實際上,當權者自知無法面對民意,於是梁振英龜縮在家,而警察則身為梁振英的工具,任其操縱,並在政總及立法會襲擊市民。證明當權者無法面對民意,只能以粗暴武力襲擊市民,是希望借此恐嚇對政府有意見的市民。真正暴力的是警察襲民與及當權者的制度暴力。

人民奪回土地 誓必公民抗命

由於香港政府一直倒行逆施,香港人已經漸漸明白,只有公民抗命才可以改變這個不公義的政權。由七月二留守遮打道有五百一十一個示威者被捕,到昨日四千人參與未經批准的遊行,前往禮賓府,可見公民抗命的參與度愈見提高。政權懼怕公民抗命的力量,於是不惜濫用公權力襲擊公民。

我們呼籲警方不要埋沒良心,別再把人民拒諸自己的土地,打壓學生運動,令公民廣場成為政府的後花園。政府以及警方繼續打壓和平集會的空間,只會令我們迫不得已地走上對抗的道路。

香港專上學生聯會
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七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