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李綺玲

廿幾歲女,樣子可人,聲線甜美,性格溫馴,返「斯文工」。只是眼見香港赤化,時局多變,偶有一得,發而為文,望能為香港略盡綿力。 網誌

社運

對九月廿七日警察清場的一些想法——胡椒噴霧與香港革命

對九月廿七日警察清場的一些想法——胡椒噴霧與香港革命
廣告

廣告

今晨由學民思潮黃之鋒帶領衝入政府總部公民廣場的抗爭遭警察鎮壓,可以說是策略粗疏,(註1)有這種結局是必然之事,但仔細想其實未嘗不是好事﹗甚至是以目前的條件可以做到的最大的好事!

香港現在最需要甚麼?有甚麼東西才可以破香港政治的悶局?我敢說,只有一件,就是暴力!公民暴力!這種暴力,不一定能令革命成功,甚至可以令革命失敗,將香港推入徹底的政治敗局。但不要緊,要破悶局,要求出路,只能靠暴力﹗依靠暴力,將一切矛盾推向極端﹗將一切衝突暴露出來!

香港人的抗爭太克制,當權者都睇死香港人沒有出色,「香港出不了大事」。[2]用胡椒噴霧射眼,用警棍打,就可以輕易對付香港人!很好!胡椒噴霧是最偉大的發明,因為它不足以致命,但受害者會極端痛苦,這種痛苦,一生難忘﹗被胡椒噴霧噴過的人,一生都會仇恨警察!被警棍打或被警員拳打腳踢,都可以做到類似的效果,但都不如胡椒噴霧好!只要越多示威、越多鎮壓、越用得多胡椒噴霧,就越多香港人對當權者及其走狗香港警察恨之入骨﹗當革命最終爆發,當革命群眾要求槍決全體警察,還會有人提出異議嗎?香港的政治、香港的革命,能不多謝胡椒噴霧嗎?願胡椒噴霧為香港的革命事業火上加油!為公民暴力提供足夠的動力!

只要有公民暴力,挑起決鬥,就算抗爭失敗,最後都會因對手太成功而導致對手慘敗﹗我們可以從八九民運得到啟示。八九民運雖然沒有主張暴力﹐更沒有取而代之的決心,但其結局可以視為公民暴力失敗的樣板,因為民運就是與共產黨的一次決鬥。自八九六四之後,中國共產黨在各方面都佔壓倒性的權力優勢,江澤民時代正式開始,結果帶來的只是全面腐敗,經濟好像欣欣向榮,但其實中共已經失去了政治改革的最後機會,由一個本來還可以繼續掌政的政權,變成一個全體黨員都朝不慮夕、隨時準備好倒台的政權。[3]而中國所得到的經濟奇蹟,亦會隨中共倒台而幻滅。這個結局,可以作為公民暴力失敗的參考,即是說,只要敢決鬥,公民就算失敗,最終也可以透過對手太成功而令其自取滅亡。老子說:「反者,道之用。」

切勿小看一枝胡椒噴霧,為了破香港政治的悶局,香港人需要一場決鬥;為了決鬥,香港人需要公民暴力;為了引發公民暴力,香港人需要胡椒噴霧!願胡椒噴霧如雨水一樣灑滿香港全地,進入全體香港人的眼睛!

註:我未被胡椒噴霧射過,亦不是胡亂鼓吹革命,在未有周詳計劃之前亂搞一通、以失敗為榮譽、以光環為目的。此文只是對九月廿七日警察清場的一些想法,萬勿誤會。

(註1)陳雲說:「弄到這個地步,大家平靜之後,要想清楚,究竟是在那些人的情緒影響之下(常規的間諜工作 spy work),有人決定發出衝擊公民廣傳的指令。在毫無部署之下衝擊,只是給警方提早打擊精銳的方便。」見陳雲2014年9月27日facebook。
(註2)見2014年7月2日《環球時報》社評。
(註3)所謂「裸官現象」已經說明一切,毋須再舉實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