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還要犧牲多少學生才夠?

還要犧牲多少學生才夠?
廣告

廣告

文:一個徹夜難眠的中大新傳學生

昨晚最諷刺的是公民廣場原是屬於公民的地方,學生竟然要承受被捕風險、警方武力,去進入這個重重深鎖的地方。不是門常開嗎?也許人民都曾經天真地相信,政府是為人民服務的。

公民抗命要負責任,承擔後果,包括警力的武力。平心而論,學生衝入政總的行為算不上和平,也是有暴力成分,更是違法。我也目睹有示威者攻擊警察,雙方一度交惡。

但對於警察的部分行為,如不讓救護車進入,亂施放胡椒噴霧,這絕對需要向市民交代,這是完全失去人性的做法。警方素來以「政治中立」自居,今次又如何解釋?執法也需要合情合理,不要忘記他們只是普通香港人,不是作奸犯科。

最可笑的是,竟有女警在臉書status上說需要出動解放軍。Madam,你可知道一旦真的出動解放軍,最受侮辱的就是香港警察!因為你們維持治安失敗,才會有如此局面。

不過,上述的全是表面看到的畫面,對於學生衝擊政總或者有人認為是太激進,但我們和平理性非暴力地爭取民主三十年,到現在換到的仍只是一個欽點的普選,這難道不是最佳的證明,說明過往的爭取方法,包括民主大唱k、散水聽朝記得準時番工番學,根本達不到效用,中共也只是把民主派當成笑話嗎?

談判的路的確走盡,到今天,學生們已踏出第一步。胡適曾說,「荒唐的中年老年人鬧下了亂子,卻要未成年的學生拋棄學業,荒廢光陰,來幹涉糾正,這是天下最不經濟的事。」
真可悲,作為香港人,究竟要眼白白看到多少學生犧牲才夠。面對冷漠的執政者,披著狼皮的豬,不只是學生們,更是香港人,已無路可退。

指責示威者是暴民的你,其實又能為香港的未來做甚麼?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