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LalaLau

劉璧嘉,香港中文大學人類學系畢業,中大學生報老鬼。曾任民間團體幹事。現就讀香港中文大學性/別研究文學碩士,也是文史哲二手書店{實現會社}的小店員。夢想是全世界向左轉。 網誌

社運

警察鎮壓,其實無須要理由──拆解「中計論」

警察鎮壓,其實無須要理由──拆解「中計論」
廣告

廣告

攝:Gundam

我們總是會聽到某些傳聞,說中共會找人來煽動或是偽裝示威者,讓人暴動起來,然後警察就有藉口鎮壓,我稱之為「中計論」。這個說法有造成了兩個客觀效果:1) 讓人認為鎮壓是需要藉口,2) 暴力是不好的。

鎮壓需要藉口嗎?

儘管警察無理禁錮罷課學生、胡亂發放催淚彈、亂射胡椒噴霧,很多人還是對警察還是有一種美麗的幻想:幻想當我們和他們對峙的某一刻,他們會突然「良心覺醒」,然後脫下制服,走入人群。

是的,我們聽過這些故事:在緊張關頭會有警察突然覺醒,和人民站在一起。譬如在台灣的太陽花學運就曾聽過這樣的新聞。可是,這些畢竟是少數中的少數──因此它才是新聞,而不是常識。

我們看看歷史,八九民運需要藉口才暴力清場嗎?前天警察對民眾亂射胡椒噴霧是因為誰暴動了嗎?今天出動催淚彈,又是不是因為誰打了警察?其實,就算市民怎麼和平,警察都會有藉口清場鎮壓。原因是,我們透過佔領動搖了國家管治、阻止了社會的日常運作。而當警察在選擇了穿上制服的一刻,就已經選擇了站在政權的一方,所以必定會鎮壓。無論你是坐著、站著、衝著還是躺著。如果警察要鎮壓你,其實不需要藉口。只要我們繼續佔領,就已經可以被說成是「暴徒」,他們就可以清場。而如果親政府的傳媒想做得好看一點,拍幾個帶著口罩穿著黑衣服站在鐵馬前的示威者,就已經足以完成政權的劇本。鎮壓的藉口是莫須有。在今天的香港,反抗就是罪名,我們出現在廣場就是罪名。

「中計論」與「暴力」的關係

「中計論」有可靠的來源根據嗎?其實,「中計論」和有人說「遊行就是中了美國的計」一樣,是沒有根據的推測。有誰聽說了真的有這個計謀了嗎?如果你沒有親耳聽聞,那為甚麼你又會那麼相信這個說法?那是因為,我們一早就認定了「暴力」就是不好的。所以當有人告訴你,「暴力」的人都是來自中共的時候,我們就會覺得理所當然。是因為我們害怕「暴力」,所以「中計論」才顯得可信。所以我們要問,為甚麼那麼害怕「暴力」?如果我們不「暴力」起來,會發生什麼事情?

說一個故事:當筆者今天站在前線,嘗試開傘抵擋胡椒噴霧時,卻被人大聲責罵:你不要中計/用雨傘會被說成是襲警/你這樣好暴力/快點走/你會被人有理由鎮壓你…… 我的雨傘還未全開,就被市民九秒九摧毀了。然後警察的胡椒噴霧噴來,直射我的手臂。人群隨即四散,清場開始。

這是一種作繭自困的狀態:我們用了從來都沒有人能確定的「中計論」作為基礎,迷信了和平作為唯一的手段,然後導致行動綁手綁腳。現在,連為了自衛而開傘和做路障(blockade)都被看作是「暴力」/不可做的。所謂好心做壞事,「中計論」只會讓我們變得被動,讓警察可以更迅速瓦解佔領,變相幫助加快清場。

然而,佔領不是遊行,佔領是持續的,是要透過有效地阻止社會的日常運作,方可對當權者及不義的制度帶來有效衝擊。因此,佔領是必須持續下去才能成功,而要持續下去,就必須要去除這種變相幫助當權者清場的「中計論」。

告別「中計論」 自己的路自己開

行動的綱領其實不是暴力還是和平與否,而是:該行動能否有效讓佔領延長。如果我們不開雨傘,不搶警察的鐵馬來做路障(blockade),我們可以如何保護自己,保護我們的戰友?我們可以拿什麼來抵擋警察?抵擋警察瓦解佔領運動?

若你今天為了所謂的「和平」而選擇了不去阻擋警察,明天受暴力對待的,就是你的戰友。

「中計論」本來只是一個謠傳,但我們相信了,就變成真的了──真實在於我們會自己窒息了自己的能動力,結果連自衛都做不了。不要再中「中計論」的計了。自衛起來,保護自己和朋友。記住:暴力的是政府和資本家,是那些連自衛都會被汙名成是「暴力 」的權力機構。人民必須衝破對暴力的汙名,才能有效持續佔領。寫文章,開傘,搶鐵馬,做路障──動起來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