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採訪手記:催淚彈在我頭頂爆開

廣告
採訪手記:催淚彈在我頭頂爆開

廣告

我們是獨立媒體記者,負責影像拍攝。這條近二十分鐘的影像,以Facebook和網站的更新及報導,是我們整晚(9月28日)在現場的工作成果。我們未有將影片大加剪接,因為是希望讓全世界看到昨天的事情。

我對武力鎮壓並不陌生,以往都曾經被盾牌和胡椒噴霧整傷。9月28日晚大約六點半,我們兩位獨媒特記到場接更。雖然在地鐵上已聽聞警方已使用催淚彈鎮壓,雖然抵達現場後看到不少人受傷,雖然現場仍有一點催淚氣味,但身為新聞工作者,眼看未為真,我對手機上的訊息還是有點懷疑。

當我接近正在向政總推進的防暴警察拍攝時,示威者有的下跪,有的舉高雙手,請求警察不要再使用催淚彈鎮壓。人民的手中,就只有雨傘和水樽。防暴警察舉起黑旗,一邊寫著「警告催淚煙」;另一邊的橙旗,竟寫著「速離否則開槍」。十幾秒後,前排一位警察向天掉出一枚催淚彈,並在我上方離地面約三米的高空爆開。

我今年十九歲,記憶之中,香港警察在這些年從來未曾使用過如此暴力鎮壓本地示威者--也即是香港人。這刻,沒有懷疑了。

在往後的幾個小時,催淚彈曾在我頭頂一米爆開,曾在我眼前爆開。大部分催淚彈,都是投向手無寸鐵的人群。在遮打道,市民爭相走避來自兩個街口的催淚彈。在干諾道中天橋下,防暴警察竟同時向橋上的市民發射胡椒噴霧和催淚彈。在電視台的畫面中,更可見防暴警察以警棍打新聞記者。

以往在電視上看到外國警察出動催淚彈,被鎮壓的人都有向警察擲物、燒車。今天,香港市民在街上架起的路障,都是取自警察打壓言論自由的鐵馬;示威者保持極度克制,擲物少之又少--就算忍不住,他們都只不過是擲水樽和雨傘,別忙記防暴警察拿著的是槍和盾牌!掌握公權力的人,你們真的覺得很害怕嗎?
警察叔叔已不再是小時候教科書的樣子,每一槍,都使人極度害怕;每一口煙,都使人作嘔和暈眩。聽過了幾十次爆嗚聲後,心裡很難平靜,在離開政總的路上,每一下巨響都彷似聽到催淚彈聲。

催淚彈可以鎮壓和平示威,但鎮不住市民追求民主社會的理想。政商崩壞,人民自救,在中環,市民一面守住街口,一面高呼「香港人」、「加油」等口號,言簡意賅。他們爭取的不一定是公民提名,卻有死守的決心。有人說香港不熟識了,倒不如說,香港人下決心了、團結了。

他們都是手無寸鐵的平民,當中有的是我家人,有的是大中小學同學,也有的是相識人不熟悉的朋友。樹仁行動四月的集會有三個人參與,今天出席罷課大會的卻有三四百人;每個年輕人都在不同崗位努力,醫科生、學護幫手急救站,其他的朋友分散到物資站,幫手派物資和收垃圾。這一切都是為了我們的香港而做。

在這大時代下,我們定必堅守崗位,繼續走在事實最前線。獨媒前線的記者很多時都要連續採訪超過二十小時,我們每分每刻為大家報導最新消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