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給邱誠武師兄的一封公開信:請辭職!

給邱誠武師兄的一封公開信:請辭職!
廣告

廣告

邱誠武師兄:

今天我萬分迫不得已地寫這封公開信,勸你辭去運輸及房屋局副局長一職,因為我再也想不到其他方法去化解這場矛盾。

正如陳健民所說,要平息民憤,必須重啟政改五部曲,而負責早前政改的官員,也應當問責下台。但梁振英在利用警察鎮壓示威後,以其一貫「重複」、「不作為」的態度回應市民的要求,使民憤難平。

另一方面,葉劉淑儀又放風指,政府害怕港版天安門事件,才採取強硬手段。其實,相關的說法過去兩、三個月時有聽聞,這大概也是佔中三子猶豫未決,並於遠離市區的添美道啟動佔中的考慮。但警察的行動卻弄巧反拙,造成市民自發堵路反包圍的情況。

9月28日當天,從早到晚我都與獨媒的同僚觀察示威情況,下午四點,我和家人按奈不住,走到演藝道集會。接近六點,葉蔭聰聽聞警察會施放催淚彈,因為我們抱著剛滿一歲的女兒,就急忙撤退到灣仔,才走進一家食肆,就聽到警察已放十枚催淚彈。我們接近七點走到地鐵站,有吸入了催淚氣的青年坐在樓梯擦眼,滿頭大汗,站內欄杆貼了「小心,會開槍」的警告。

但幾名青年休息過後又回到演藝道,同時有好多早前散去、十幾二十歲的學生,撤退後,到附近裝備好自己,又走回去。他們都知道,警察配備了子彈,有的更相信警察已開槍。

回到家裡,學聯與佔中分別呼籲撤退,但趕到現場的人仍然不絕。群眾比組織者更無畏,走得更前,因為他們知道捍衞香港的手段只剩下自己的身體。

這心情相信你也明白,因為你畢業後就當記者,更於1989年到北京採訪學運,親歷六四事件,回到香港後參與出版《人民不會忘記》民運實錄。

曾經擔任報社老總的你,有份建立「范記」關社的傳統,我也是循著前輩的足跡,畢業後成為記者,今天很多參與佔領的中大人也繼承著這個傳統。

當年我初出茅蘆,曾得到師兄你的提携,加入了《經濟日報》的政治版,從你的身上學到很多畢生受用的知識。還記得我與朋友剛創辦「香港獨立媒體網」不久,就收到你的電郵,說傳統媒體没落,勉勵我實驗新天地。

雖然我們的行事風格各異,我一直視你為良師益友。我相信,你接受委任,加入政府,是希望在不同的位置,為香港多做點貢獻。在反高鐵時,雖然大家立場各異,我仍然相信你是真誠地希望妥善處理那次的矛盾。朋友葉寶琳曾向我說,你會半夜打電話給她解釋政府立場,我口裡取笑你,心裡卻覺得你在既有的權力位置,已經盡了人事。

今天我寫這封信,也是相信你會盡人事去化解這場葉劉淑儀口中會引發港版天安門事件的矛盾,所以,才會要求你辭職,向委任你的特首施壓,迫使他辭職。

沒錯,梁振英辭職也許沒用,改變不了人大的決定,他今天也厚顏地說,即使換特首也只會是選舉委員會選出,基本的格局不變。然而,他辭職,重啟政改五部曲,最少可以令市民停止佔中,令港版天安門事件不會發生。

過去幾個月,北京和建制中人,不斷宣揚「佔中」沒用,上萬示威者仍選擇以和平抗命的方式,舉高雙手讓警察上鎖。當警察選擇舉起「Disperse or we fire」的告示,不斷向和平示威者放催淚彈,大家仍選擇冒險不撤,而加入「佔領」的人越來越多。他們甘願為香港、為民主付出代價。

反問有一點點權力的人,難道可以就手旁觀,讓梁振英不斷以「阻塞救援」等離間民眾、撕裂社會的方法去保住既有的權力?

你辭職也許沒用,也許改變不了梁振英的決定,但這是對與錯的選擇,而我抱著對你的信心,寫這封信。

師妹林藹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