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跟反佔中撐CY的人對談

跟反佔中撐CY的人對談
廣告

廣告

經過這兩天,作為香港人,我感到自豪;個人來說,有點慚愧,因為我沒有站出來,仍然只是一個鍵盤戰士,極力盡可以做的事去支持這件事,支持我的朋友。

當聽到有朋友因為這事而發現有些朋友因了解而分手,在面書進行清洗時,我可喜的看見我面書的朋友大都立場一致,而且有良知與同理心,就算沒有跑出去的,都為這件事,為催淚彈開始發放,為那些活生生的防暴警察向市民施暴的片段而難過。當然,有好些是沒有發言的,甚至懷疑他們是不是已經把我隱藏了。不過今晚,其中一位,在messanger跟我談起這事。

她是工作上認識的,很多事情都談得來。她已婚沒有子女生活富足都可算身光頸靚。我沒有預計過她會突然跟我談起這件事,她先由CY說起。

她首先覺得,雖然CY不算做得好,但他敢跟地產商作對出辣招,若果唐唐在任,肯定不會這樣。話題一轉,他就說:點解班議員既仔女唔出黎示威遊行罷課佔中呢?

我純以非常理性的角度跟她說:「唔好講議員仔女,每個人都是獨立個體,阿爸阿媽叫我做乜我都唔一定聽啦下話!」事實是對的,在這件事上,我跟老父今早才有點小爭拗,不過沒傷感情。所以,他信的,我信條毛?

她便說:「佢地邀請市民出黎,點解唔帶埋仔女出黎呀?怕仔女有案底?若果佢地覺得錯,佢地係咪應該諗下唔好發動呢件事呢?」

我說:「每個人都是獨立的,你估咁容易俾人煽動出去咩?你唔了解現時既年輕人,佢地若果咁易聽大人話,老師就安樂晒囉。」

她於是傳了一張今天我也在互聯網看過的照片:是幾位民主黨成員在酒樓飲茶,然後就說:「你訓街,我嘆茶,班細路俾人誤導晒出黎做死士!政府係有好多地方要改,但唔好咁害班細路嘛!」

我非常冷靜地跟她說:「呢張相話佢地嘆茶果陣,佢地已經俾警察拉左喇播。」當然,我不會跟她討論,五毛質素欠奉啦。

然後到我轉話題了:梁先生政府下令出防暴警察與催淚彈,呢一著,肯定錯。

她竟然如是說:「成日話佢地手無寸鐵,如果手無寸鐵係你屋企徘徊勸極唔走,你會唔會趕佢走呢?仲有呀,果度唔係公眾地方嘛,成日信埋報紙寫公民廣場就係公眾。」

「有城規會文件顯示果度係Open Area播。」(註:這方面我的確未能證實真偽。)

「佢地掟水樽呀!手無寸鐵。」

到此時,我已經知道,繼續講落去,都係徙_氣。

她還說了:「依家d人好易俾傳媒影響,果班話支持既人,又唔出去?淨係識係上網寫野扮型就支持。」

即係話埋我啦咁。

我繼續平心靜氣:「咁即係我啦,丫其實你個Friend咩咩咩都係咁播,你有冇同佢傾下咁呢?」

「我會,我呢個星期會見佢。」

「呢班人呀,收錢做野架!又唔叫埋仔女出黎,佔左喇又話自己控制唔到,Cheap到死。」

我決定放棄:「學生真係無咁易俾人利用,不過算啦,大家唔同睇法。我要沖涼喇,遲下出黎飲野啦,不過唔好講呢樣野喇,ok?」

你問:為何我不Unfriend她呢?工作上的朋友,又不算深交,其他事情都可以溝通,況且又不是時常見,她只是私底下跟我談這些,我還可以接受。相反,若果那些在面書貼出支持警察防暴最好出埋坦克之類,我二話不說,unfriend and block。

事後,我跟她的好友xxx提起這事,因為她可能會跟xxx又談多一次。xxx很有趣地說:撐CY既人諗野係特別D架喇!

我跟她說:你同佢咁死黨,你有機會咪同佢傾下囉,我就唔會架喇。

是的,這就是撐CY反佔中人士的想法,或許她找我說的原因,是我在面書說了一句:

唔知聽日股市大跌,班離地中產會唔會走出黎怨佔中呢可?

還是要睡了,仍在外面的朋友們,保重;警察們,別成魔,回頭是岸。


原文刊於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