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刺青雜誌

年青人的網上雜誌,兩週一期,希望把我們面對生活的奇想與騷動帶向大眾。 www.punchmagazine.hk 網誌

生活

佔領香港:一場小小的無政府狀態實驗

佔領香港:一場小小的無政府狀態實驗
廣告

廣告

文:藍骨

運動進入第三天,情緒的變化也令運動的氣氛改變。事件發展至此,已經沒有一個明確的領導者,無論是學聯、佔中、學民思潮,以至其他政黨,都成為了運動的參與者。想不到警方的行動,從 28 日晚上的高武力鎮壓一下子變成空城計,幾個主要佔領地區均不見警察蹤影。這些元素加起來,成為一場小小的無政府狀態實驗,值得玩味。

沒有了明確的領導者,佔領運動本身進入了有機的發展,由民間自發組成。其中,就以佔領旺角的行動最為明顯,沒有任何主要團體的領導下,人群就佔據了旺角的樞紐要道至今,把原先只在港島區的社會運動延伸到九龍區,而且聚集的民眾不算少,可謂一個創舉。佔領旺角區的其中一個特色,是人群的階層光譜比較闊,筆者所見,除了日常所見的上班族和年青人,也有不少俗稱「MK 仔」的人,可能是紋身大漢,或者粗言滿天飛的金毛,伴隨著五顏六色的「暴走族」風格貨車群作為路障,堪稱城市奇觀。就筆者所見,在今次運動中浮面的這個社會階層,由於積極的參與,也展現出與印象不符,有禮貌和秩序的一面,其實讓一些普通市民也對這些人改觀,或者有更進一步的了解。在亞皆老街上面擺放的「辣車」像車展一樣,惹來途人目光,甚至向他們討論汽車改裝。這些本身不太可能出現的溝通,可說是今次運動的正面作用,也展現了社會階層的縱向融合。為了同一個目標,認識社會上存在的其他階層,解除隔閡,也可算是個意料外的成果。當然仍然有不少人對於粗口、染金毛、紋身有成見,這只是個開始,增加互相的理解和信任始終是個長期的嘗試,需要繼續努力。

這次運動其中一個維持一定聲望的原因,是仍然可以保持到和平,彰顯自律精神。而這個規模的示威集會而言,沒有明顯破壞公物,燃燒雜物等情況發生實屬罕見,小規模的雙頭筆塗污警車,粉筆畫花槽等等,亦算是容易恢復。而自發拾垃圾、有序的物資捐贈和分配,以至義工組織醫療站和糾察隊等,都是讓人佩服香港示威者的秩序和自律的部分。不斷出現的謠言說有人會伺機搞亂,但其實至今仍然未有出現這個情況,歸功於參與者對於和平集會的堅持,及時制止情緒較為激動的人,不致出現混亂。自律互助的精神,在無政府狀態下避免混亂的最重要一環,展現公民質素。有時會有人以佔領華爾街作例,擔心運動後期會變成自具虛名的頹廢活動,其實只要一直有人參加,就可以減少不良活動(例如吸毒、酗酒、破壞公物)出現的機率。面對政府拖延無回應,提升行動也是一個辦法。

作為一個有機發展的運動,不少人已經發覺到運動開始進入派對模式。沒有警察的衝擊(諷刺地),偏安的情況自然會讓人減低警戒心,並且開始以其他活動消磨時間。時間的消耗其實很累人,如果保持著極高的警戒性,其實並不可行,以輕鬆的方式度過抗爭,也是一種保留實力的方法,所謂起承轉合,現在的情況大概就是「承」,以緩和的氣氛承托運動的進行。派對模式與運動本身並無直接抵觸,香港人 Multi task 的能力不容小覷,從小時候上堂一邊打機一邊注意老師是否在附近,到長大了一邊看 Facebook 一邊留心老闆的腳步聲,可見在保持警戒心的同時,也有餘裕去進行其他輕鬆的活動。不過在派對模式之間,決不能迷失方向,周邊活動只是配菜,集中向政府繼續施壓,才是運動的核心。如果不想齋坐,可以自發幫忙拾垃圾或者巡視四周狀況,作為沒有所謂「大會」的社會運動,每個人也是主體,可以更加主動參與。

這場小小的無政府狀態實驗暫時看起來很成功,但是距離真正的無政府狀態也有很遠的距離,而在派對模式之時,要居安思危,保持警覺,亦成為了一個重要的課題。人數和物資都不算最難得到,一個清晰的目標,卻是最難掌握。佔領運動的目標,並不是要癱瘓香港,而是繼承 922 罷課、927 集會和佔領中環等多個社會運動,要求香港政府重新啟動政改諮詢,撤回人大落閘限制,推行真正的特首普選,為香港帶來真正的民主進程。歌舞昇平之間,最容易迷失自我,就像是在典型的探險故事中,總有受到誘惑的時候,捱過這個真正難關,撥開雲霧就看到真正的敵人。


原文刊於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