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罷工至佔領完結為止!」:社工罷工集會十問十答

「罷工至佔領完結為止!」:社工罷工集會十問十答
廣告

廣告

圖:社工復興運動成員、社工罷工集會發起人之一,Emy (左)、柏然 (右)。

(獨媒特約報導)9月29日,2000位社工齊集理工大學進行社工集會,並宣佈:「罷工至佔領完結為止﹗」集會完結,獨媒與主辦單位社工復興運動進行訪問,了解他們發起罷工集會的因由。

一、是次社工集會,因何而起?

昨晚社工復興運動見警方放發催淚彈時;我們絕對接受不到,他們用高度武力,對付手無寸鐵的市民。我們覺得需要發動今天的罷工,表達我們強烈的不滿。我們也想,如何能讓同事參與今天的罷工行動,覺得今天下午要舉辦一個罷工集會,所以有這個決定,我們便聯絡社總、職工盟。特別社總是我們社工的總工會,職工盟也有轄下代表是代表社福界的。我們立即與這兩邊聯絡與溝通,職工盟替我們找機構屬下的工會,大概有十多個的組織,聯合地舉辦今天的集會。

二、這個集會有什麼訴求?

主要有三大訴求,我們強烈遣責暴力清場,我們要求保安局局長黎棟國,向全港市民的道歉。第二,要求梁振英下臺。第三,希望立即徹回人大的方案,重新啟動政改咨詢。

三、社工罷工集會後,有否進一步的行動?

初步,見到市民仍然留守金鐘、旺角、銅鑼灣一帶,亦見警方仍會用暴力方式清場。所以我們剛才也宣佈,罷工至佔領完結為止。這是我們剛才透過集會帶出的行動信息。

剛才見你們有討論會,討論支援佔中。在支援佔中上,你們的方向是?

社工復興運動協助組織社工隊,支援支持佔中;即現在逗留在街上的一班市民。我們的支援有三部分,第一是資訊的發佈;主要圍繞個人需要。包括法律上,如他們被捕,可以在哪裡得到法律援助,及警方有什麼權利、可以及不可以做的事情,及市民被捕後的權利等,其實很多市民仍未知道。我們透過社工隊的資料,準備提升他們法律上的認知。第二部份是情緒支援;之前數次的集會,我們也見很多市民的情緒很崩緊,當有一些事件發生,例如說催淚氣體、胡椒噴霧,什至警察衝擊時,很多人一邊抵抗,一邊流淚。這些情緒很可能是到達崩潰的邊緣。我們察覺到這個情況,因此我們社工隊也會派出支援現場有情緒需要的朋友。這也是我們最初成立社工隊的原因。

第三是我我們會做陪伴的工作,其實未必每人也需要心靈緊急的輔導,或者急救。反而是一些陪伴的工作,受傷到醫療站,幫他撥涼遞水等的工作,其實也需要人做的。剛才你看見我們正在開臨時的會議,交代最新情況。他們現在會到現場支援。

四、剛才的是成員,還是來自不同的界別?

我們最主要招募社福界的同工及社工學生,也是支持我們社工復興運動的朋友。

五、人數大概有多少?

原本招募社工隊時已有90人,但因為事出突然,這兩天也有20-30位社福界的朋友立即執行社工隊的任務,亦即是我們提早進行了社工隊的支援服務。

圖:9 月29日社工罷工集會,大會宣佈出席社工達 2000人。(轉載自社工復興運動facebook專頁。)

六、就著社會開始會自發起集會等群眾運動,如「佔領旺角」等;會否有支援?

我想現階段,運動已交回市民自己組織及決定如何走下一步的路,我也認為現在已很難有組織出來說他們能主導這一件事。我相信香港市民,也認為該交由香港市民自己決定。社工隊的角色,也是在旁支援參與者的需要,我們會緊守這個位置。但我們絕對支持,市民持續留守上街,表達不滿。我們會非常理解、明白與支持。

今天我們很感動,有2000位同工參與集會。我們希望藉著事件,社福界一定要站出來,要繼續為社會的不公義持續發聲。我們相信,現在已走進一個抗爭的時代,我們希望社福界自己遍地開花,去思考如何可持續抗爭、發展不合作運動、向政府表達不滿。不要想只來集會就做左喇,我們是一種長期參與。希望同事可以繼續。

七、現在有部份社工強調「公義」二字,你們覺得當中的困難及願景是什麼?

首先,社工的核心價值就是要維護公義,但自從回歸以來,我們看不到香港政府真的在實行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我們反而看到,特別是人大的方案,似乎權力有更進一步的傾斜。更把權力的控制放在政府及中央手上。相信這舉動十分傷全港市民的心。我們看見,由80年代開始,有很多的團體、政黨不斷為港人爭取民主,但今次的這個事件,除了進一步減弱港人的民主外,也是一個非常不公義的制度。所以我想,全港市民必須反思究竟我們是否只期望,我們的社會,是經濟掛帥,經濟繁榮就是好的生活?我們希望在促進經濟繁榮這個面向上,當中存在著多少不公義。無論是政策傾斜、整個地產霸權、消費市場的壟斷;也很希望全港市民反思日常生活裡,種種的不公義。反思,重新去想究竟我們期望香港社會是一個怎樣的社會,是否只是經濟繁榮就足夠。

八、如何讓服務使用者知道,政改與他們生活的關係?

我想重要的是,參與。我們須讓他們參與社會,如社工復興運動的D DAY,我們也讓無家者參與在D DAY內。我們籌備、建立一個平台,與無家者在天橋底商討,他們的意見,同樣是交上祕書處;意思是他們也參與在運動當中。可能你問,他們怎會懂得,知道?但其實他們是了解這個社會的運作是怎樣,只要我們真的把我們接收到的資訊,用紙張、報紙讓他們看回詳情,他們便會明白事情是怎樣發生,並能夠表達他們的意見。這絕對是可以做到的事情。這個經驗,讓我們更明白,我們是希望能讓他們表達自己的意願,如他們是被去權的,減弱他們的話語權的;我們建立平台,讓他們表達。我想這次的佔中事件,我們全港也開始佔領的時候,最初的就是一班學生、年青人,其實這班年青人正正也是我們的服務對象。我們可能用社工支援隊、被捕支援,或不同的支援活動,其實就是讓他們發展,他們正在開展的學運。所以我們要做的就是讓他們發聲,讓他們參與。

九、如在場人士想要社工支援,可如何找到你們?

佔領的街道上工作,我們的人手還是不足,全隊有百多人左右,但現在面對的群眾可能是以十萬計,我們沒有可能全部支援。我們正準備在各休息站,希望有社工留守。這是我們初步的想法。本身的計劃,不是這樣的。提前佔中,我們須立即討論如何做。所以現在以現在的規模,會跟著醫療隊,情緒支援;主要留守休息點,同時我們也應該用一些外展隊,支援留守的人。

十、何時開始,動員這班人到現場當值?

社工隊,是6月的事。但透過社工復興運動一路的講座、很多對社會不同的社會議題發聲、聲明,和我們的分享,有些行動,其實是招集了很多不同,有心在前線繼續支持整個社運的社工。那裡才是我們開始募集社工的開始。所以如果你說社工隊這個名稱,是6月的事;但整個運動,累積人數,其實是兩年的事。所以這次能有一班社工可以出來幫忙,是他們真的很有「火」,但他們沒有平台;我們這次擔起組織的工作,很短的呼籲,已立即招集了很多社工。

編輯:麥馬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