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Sandra

台灣人,外文系大四學生,現在在香港交換生活。 處於一種快要結束學生身分的尷尬年紀,還在努力生活 還在思考人生是不是有更多意想不到的可能性。 屬於只要存夠錢就會到處去闖蕩的獨立衝動派。 網誌

國際

台灣交換生的困惑:香港普選要用什麼來換?

台灣交換生的困惑:香港普選要用什麼來換?
廣告

廣告

本文寫於9月29日,攝:獨媒記者 Gundam

從28日警方說要武力清場開始,學聯把集會地點改在中大的百萬大道,也許我不夠勇敢,不能陪同香港市民在中環一帶,但我們幾個交換生還是在9月29號凌晨12點多決定要去一趟百萬大道,最重要的是,想給予支持。

來到香港之前,我還真不知道,原來香港是一個連普選都沒有的地方,因此我百分之百支持學生罷課,要求真普選,時間拉回9月26日星期五晚上,我在人群中觀察、攝影、走動,沿著港鐵金鐘站天橋至添馬道一帶全是滿滿的人潮,不只學生罷課,上班族、全家大小也一起來支援靜坐,要的就是被承諾過的「普選」,現場極度「有秩序」,黑壓壓的一片人潮還是可以自動讓出通路給人群移動,幾乎沒有垃圾,我才真正見識到真正的「公民素養」,由於政府特首繼續保持沉默,原本社運人士擬定10月1日的佔中行動提前開始,明明白白的「和平佔領中環」,香港人民保有他們應有的和平禮節,我不懂,為什麼到了9月28日,警方竟使用了催淚彈攻擊學生和人民?

當我對台灣民主失望的同時,我們這一代的人從小看到大,每當選舉藍綠陣營吵得不可開交,每一場端出來的騙局、政治的遊戲,對這樣的民主既失望又麻痺,香港人的訴求極度簡單,要的就是「港人自治、真普選」。那天晚上,我坐在添美道感受現場的氛圍,跟隔壁帶著小孩的媽媽聊天,迫不及待想知道更多,「我們的普選是由提名委員會提名出來的候選人,那不能代表我們香港人民的聲音,而是某些人的聲音,我們支持學生罷課,在這裡靜坐,以爭取真正的普選」。我困惑了,一個公民素養比台灣好很多的地方,連基本的選舉權利都沒有。

我在思考罷課的意義,思考以前高中課本學到的陌生字眼:civil disobedience. 是的,「公民不服從」,我從太陽花學運才體會的字眼,體現在現在的香港恰到好處。我與大陸交換生討論,用自己的話說「公民不服從是一種對不合理的國家政策的抵制,包含罷課、罷工、抗議、遊行等等,是違法的。」請想想,被捕的黃之鋒才十七歲,公民抗命、關懷社會的同時又背上了多少法律責任,「公民不服從」說我們擁有反對權的政治權利、同時我們又違法,17歲的少年何以要走這樣的路,還走了大約三年。香港諸多大學的學生會一起抗命、留守、寫罷課專刊、寫民主抗爭的價值,試著讓每一個集會的人能夠了解罷課的意義。學生為了這個時代努力了什麼?喚醒了什麼?寫下了什麼?

當我看著電腦的facebook螢幕,看著直播和報導感到心痛的同時,警察對著手無寸鐵的人民攻擊,螢幕中人群四處逃散,我的香港朋友在現場、我在台灣念書的香港朋友發訊息告訴我她很擔心,而我什麼都不能做,我在想,這樣的路有多難走?一條民主、普選的路要用什麼來換?用催淚彈?用橡膠彈?用瓦斯?現場根本宛如人間戰場,當政府說要清場時,我們害怕下一個天安門。香港人落實了真正的公民不服從,一種抗命的精神,在催淚彈和警方的盾牌裡保守自己的信念,持續佔領持續抗爭。

我默默的把facebook大頭貼換成黃絲帶,今夜從百萬大道回來的路上我思索著,「守護香港拒絕沉淪」不只是香港人的信念,也是我的信念。讓我們一起為香港加油。撐下去,不要放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