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佔領一隅:深水埗重建街坊VS旺角阿伯

廣告
佔領一隅:深水埗重建街坊VS旺角阿伯

廣告

[草根.行動.媒體]
佔領一隅:深水埗重建街坊VS旺角阿伯

編按:一位熱心的前重建街坊阿ann,非常積極地參與社會事務。最近的佔領運動裡,她自發做了公民記者,拎住電話周圍同陌生參與者傾偈訪問,並傳出讓不在現場的朋友都了解一下小市民的心聲。其中一段在旺角訪問住在旺角的阿伯的心聲,頗為有趣。故徵得她同意後,把錄音簡化為訪問稿,與各位讀者分享。

大家會見到,有時伯伯並非全部是答ann的問題,也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還是他覺得自己答了而我們聽不明白…不過,其實日常的傾偈,就是這樣遊來遊去,但又不失重點。其實,有去佔領區的人士,基本上本來都不認識,大家不妨與身邊的人互相認識,了解他們的想法和需要,這種過程,也是一種民主社會的練習…

訪問:ann 謄寫:阿釘 簡化:小草
~~~~~~~~~~~~~~~~~~~~~~~~~~~~~~~~~~~~~~~~~~~~~~~~~

ann: 今天是十月一日,十二點十二分,我在旺角,匯豐銀行彌敦道行人專用區旁馬路, 訪問一位伯伯。

伯伯呀,現時有甚麼不公義令你行出黎?

伯:你做官個啲,係要咁做,應聲蟲就係共產黨個啲,搞到今日香港咁樣。你知唔知道呀,香港根本係好和諧,好注重自己係香港人,但依家搞到分左兩批人,真係好慘,你共產黨就只聽埋一邊人講的,唔會聽兩邊。得一個版本,累到香港今日有咁的問題。一早你就落閘,未曾聽泛民派既意見再去分析,你聽埋譚蕙珠、范徐麗泰、梁愛詩個班人,同埋個班商家…個啲屋租就高到唔清唔楚,個啲樓呢就去到萬幾萬蚊一呎,你叫個啲打工仔點租呢?全部大財團就壟斷晒,你共產黨就聽晒嗰班人(財團主)講!

舊時嗰班人(財團主)就係我地班手作仔工人去養佢地!唔係學得我朋友個仔去李嘉誠嗰到做野,後生仔話李嘉誠養佢全家人!你唔做嘢李嘉誠俾錢你?我地做嘢,係我地養李嘉誠!

ann:係呀,都係啲窮人養佢!…咁你點睇,前兩日政府對市民放催淚彈?

伯:當然唔岩啦。根本你梁振英同個班應聲蟲無政治智慧,就係搞出呢啲咁野出黎。香港班學生,哽係學生嚟搞啦,唔通我地呢啲七八十歲出嚟去俾人抬咩。

ann:伯伯我想問你啲屋企人支唔支持呢個運動?

伯:咁要問佢啦!我好自由,唔能夠話監佢信邊個,最緊要佢自己可以分得清楚:邊個係對你有自由呢,邊個係專制你呢?…唔能夠亂咁噏得就噏,係又噏唔係又噏,呢啲就係「應聲蟲」,只係顧住自己銀包。幾十萬,邊個唔幫呀爺?錢就係權啦你知唔知?你唔好叫老野瞓訓街,哽係學生訓街啦,啲後生夠氣魄,識野,唔能夠俾你一黨專政。

ann:咁我想問下泛民入閘,邊個最有認受性?

伯:唔係一個版本,聽多一兩個版本。咁你要聽一個版本,啲應聲蟲緊係話好啦。個啲(聘請人的)錢係邊度搵呀,係我地!佢地應攞番出黎,食左我地啲血汗錢!

ann:咁伯伯你覺得呢個運動會唔會成功?

伯:今次成功係好難架,好大犧牲,亦都係好難,除非…就算梁振英落台呢,都未必搞得清。應該呢,最緊要係北京…又想台灣統一,又唔識做個啲野,你想用武力呀,無可能架。人地(台灣)會驚你架嘛。

ann:點解你肯企出黎?

伯:無咩,我唔出聲呀,等餓死呀?搵啲其它野食都要啦,大蕃薯,都要頂肚,我地日本仔嗰時,都食蕃薯啦,無蕃薯咪食蕃薯葉囉,你咁都唔明白。人係要生存架嘛,唔通淨係瞓係屋企呀?咁咪做井底蛙?世事咩你都唔知,矇在鼓裡。要多啲出黎。你後生,你第日,你係未來的主人翁。心態!你要明白。(我)時間無多,八十幾歲,就嚟「移民」去第二度架啦。

[草根.行動.媒體]http://grassmediaction.wordpress.com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