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辭職吧!鄭月娥同學

廣告
辭職吧!鄭月娥同學

廣告

自從34年前大家踏出大學校門以來,這是第一次與你以同學相稱,希望你在歷史關口面前抛開官場慣性思維,重拾當年的赤子之心,想-想今天面對的抉擇。

想當年,我們剛踏入香港大學校園不久,便受當時的學生會會長楊威寧所託,共同擔任「香港週」籌委會兩個副主席的職務。在當時「認中關社」得氛圍下,「香港週」是港大學生會一年一度的重頭戲,鼓勵同學親身到社區中關心社會。你曾經向傳媒談及當年探訪油麻地艇户,相信你不會忘記「香港週」的主旨:爭取社會公義,關顧弱勢社群。

我們之間沒有私交,多年來對很多公共政策的立場亦南轅北轍。例如我認為天星及皇后碼頭因歴史價值應當保留,你認為中途改變規劃會影響政府威信;我認為景賢里被煎皮拆骨証明文物古蹟條例急須修訂,你主張用行政權力逐單個案處理而否定制度改革;我認為城規會要加強獨立性朝著民主化改革,你堅持政府操控以維護行政主導。

讓我們今天暫且放下誰是誰非的爭論,只談一項大是大非的問題:在政府異化為欺壓人民的工具後,你應否馬上辭職?

今天香港的危機並非市民失控,剛好相反,「雨遮革命」的學生和市民成為國際傳媒頭條,他們展示的勇氣、紀律和禮貌令全世界括目相看,這是無論政府花多少廣告費也無法豎立的「香港品牌」。

今天的危機是政府執意與民為敵,蛻變成一副只懂執行中央極權意旨的國家機器,完全喪失了代表香港市民的功能。你領導政改三人組,用盡幾十年來磨練而成的官場技倆,結果卻在市民眼中成為推銷謊言的頭號閒角,這符合你加入政府的初衷嗎?

在大學時代,大家已知你很有自信心。如今你自覺一心奉公,反對聲音是源於市民不明白你一片苦心,可能你覺得很委屈。我期望你清醒過來:最能看清皇帝新衣的莫如最有童真的稚子,這正是青年學生今天送給香港人的大禮。請你到各區「民主廣場」切實走一趟,同學門會很有禮貌地護你同行。我不知道這會否重燃你三十多年前心中埋下的火種,但起碼你會明白,今天的矛盾已經超越政改爭議,而是關乎香港人如何掌握自己命運,如何重構與中國大陸的關係。

除非你支持中央政府用鐵腕鎮壓,把香港推入萬劫不復之境,否則梁振英下台、重組特區政府是唯一化解危機的起點。在七百萬人和中華民族的福祉面前,甚麼不可動搖的政府威信或領導面子,都是蠱惑人心微不足道的魔障。

此時此刻,你在以梁振英為首的政府內能發揮甚麼作用?梁振英近期記者會必定把你拉在身旁,含義清楚不過,他所作所為的後果必須由你與他共同承擔。若果梁振英先於你下台,你只會成為已被唾棄的梁班子中責任最大的成員,獲市民繼續信任的機會近乎零。反之,若果你率先請辭,足以成為打破僵局的催化劑,迫使政府重組,令中央有重新調整政改策略的迴旋空間。

若你會見學生代表而又未能代表梁振英滿足他們對政改的訴求,你當場主動請辭以啟新局,可能是你從政以來對香港前途的最大貢獻。

從個人得失考慮,相信你必定讀過文學大師林語堂的一段名言:「人生的大騙子不是兩個,而是三個:名、利、權」。當你手上的權力只能用於作惡而無法行善的時候,鼓起勇氣向騙子說不,真有這麽難嗎?

我相信不少港大校友的想法與我一致,希望下次見面時還能與你以同學相稱,而不致辜負「明德格物」的校訓。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