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LalaLau

劉璧嘉,香港中文大學人類學系畢業,中大學生報老鬼。曾任民間團體幹事。現就讀香港中文大學性/別研究文學碩士,也是文史哲二手書店{實現會社}的小店員。夢想是全世界向左轉。 網誌

社運

致學聯/學民/眾行動者:打破佔中僵局的幾個行動建議

致學聯/學民/眾行動者:打破佔中僵局的幾個行動建議
廣告

廣告

文:劉璧嘉
攝:獨媒記者 Gundam

昨天(10月2日),警方作出呼籲,要求示威者勿包圍或衝擊政府建築物,並強調示威人士的行為違法。若拒絕聽從警方的勸喻和警告,將會果斷執法。下午,有傳媒發現到警察運送催淚彈和橡膠子彈進入金鐘佔領區,一時間所有人人心惶惶。晚上十一時許,梁振英表示正式委派政改三人組(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律政司司長袁國強、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短期內和學聯正式會面,商討政改問題,並強調會談要乎合基本法及人大框架下進行。就在特首正在發言的同時,港大中大校長落場呼籲學生和平理性。然後梁振英發言完畢,沒有民眾攻擊政府建築物,雖然有部分示威者擴大佔領範圍到馬路,然而卻被其他示威者以維護和平之名阻止。

一夜間行動者的機動行動被內外夾攻甚至瓦解:外有警察用強硬姿態威脅說要暴力鎮壓嚇倒了不少人;內有糾察和校長們用和平之名呼籲行動者不要把行動升級。然後多次直接行動不是腹死胎中,就是因為被和平理性非暴力的魔咒掐得半死不死。場內士氣低落,無法衝破糾察防線的行動者開始指罵糾察為「左膠」(註腳1)。現在的局面是:外有警察威脅,內有分裂憂患。任何升級行動處處受到阻礙,運動開始處於被動狀態,困局要如何解開?

認清行動升級之必要

我們必須搞清一個現實:要政權害怕,必須要讓自己成為對政權的威脅。這是歷史上所有「有訴求」的政治運動的共同特色:如果集會沒有用就遊行,如果遊行沒有用就罷工/罷課/罷市/絕食,如果這些都沒有用,必須發動直接行動。例如透過進入政府總部等方法,威脅政府作出讓步。如果這些都沒有用,就會在議會或其他具象徵性的地方宣布解散政府,自立新的政治體系。

現在政府的新招是明顯的:嘻嘻我就讓你們繼續佔領吧,佔下去佔那麼一頭半個月,就會自動瓦解,總之你不要行動升級我就讓你慢慢枯死。同時,警察運用民眾對暴力的恐懼和六四清場的陰影,散播不同程度的謠言和抹黑──讓群眾相信所有想搞「直接行動」的市民都是暴徒/中共間諜/便衣警察/搞事份子。利用群眾對暴力的恐懼,用暴力抹黑「直接行動」。於是人民開始自我監控,這一招,叫「以民制民」。

佔中如果不儘快升級,只會讓士氣慢慢低落,最後失敗。這種被動的佔領一旦持續但未能升級,就會慢慢衰敗。佔領中環已經踏入僵局:它甚至比七一還要欠缺殺傷力,不過就是七一的「默坐版」。佔中越拖下去,越是頹廢。現在它傷害不到什麼大商家大政府,中環的商業活動如常;反倒是小商戶例如小巴司機和旺角的小店受到嚴重影響。

如果我們因為害怕被暴力污名,而不是想辦法去拆除污名,就會中了政府「以民制民」的計。所以,筆者第一個行動建議是:團體必須論述行動升級至直接行動之必要,並澄清直接行動並非「暴力」,而是理性的策略的決定。

搶奪運動主導權

警察開宗明義說「不衝擊就不鎮壓」,可謂是一招綁手綁腳的招數──衝,還是不衝?輿論有能力承受衝嗎?這個時候衝擊又是否一個好時機?現在大家都似乎在圍著警察的說法團團轉。如何才可以反客為主?

筆者建議我們可以弄一個梁振英政府倒數計時:四十八小時內若梁振英政府不撤回「對談需乎合基本法及人大框架下進行」的條件,將不會進行對談,並且會用盡一切辦法佔領政府總部。所以這是一個人民給政府的最後通牒,若你不答應,那就是你的政府冷血不理學生訴求在先,並非學生突然發瘋。用設時的方法為自己製造時機,搶奪主導權,這是其中一個建議。

別再計算太多傳媒前的形象

一些觀察:佔中運動開始變成了一個大show,而參與其中的人都似乎樂於做一個好演員,演活「香港人是有公民素質的公民」的一場好戲。這幾天內筆者以人類學子的身份穿梭不同佔領現場作田野考察。我的觀察是,大家似乎都把自己當成了在演戲。佔中就是舞台,參與者幻想的觀眾就是(國際)報紙的讀者。因此,大家都盡力的守法受禮,演活這個「香港是個文明之都」的劇本。

可是,學聯/學民的朋友,請不要忘記你們是如何得到那麼多的市民支持。那是因為你們當時以激進的姿態主動介入「本是」三子主導的運動。有不少群眾把你們當成是了「三子以外的選擇」。你們要「做回」本來相對激進機動的角色,其實才會得到群眾甚至傳媒的支持。突然在行動上保守起來,你們只會被慢慢遺忘,being left in the dust。

但當你們不再激進,其實人民會漸漸開始失去信心,覺得自己「錯信」,發現你們不過是弱弱的沒用的什麼。事實上,你們越主動和激進,就有越多的支持者。而如果你們選擇了不行動升級,就意味著會出現兩個效果:一部分參與者會決定不理大台,自我組織起來,和,一部分參與者會對學生組織疲弱感到失望,離開運動。若運動不想流失參與者,學民/學聯/參與者必須明白自己在媒體的位置,並不是一個劇本的演員,而是一個寫劇本的人。

外面的媒體和市民都在等我們贏梁振英政府。但我們靠這個七一的「默坐版」,根本不會贏。好快國際媒體就會忘記佔中,不把你們當一回事。要贏,要寫好這個劇本,就必須突出政權的冷血(例如,就算你發了最後通牒都不理人民訴求),讓行動升級,成為政權的威脅,才是上著。

總結

電影都有教:寧可一思進,莫可一思停。你一停止升級,政府就會把你壓下去。用硬的方法(警方警告)/軟的方法(以民制民)/輿論(要你成為劇本裏面的演員而非寫劇本的人)/謠言(抹黑直接行動者是暴徒)等等──總之就是要你降溫。要贏,就要成為政權/資本家的威脅。政權現在最怕的不是持久,集體在金鐘持久地野餐/露宿/叫口號,對政府來說算不上是什麼威脅。只有當你行動升級,你的談判籌碼才會增加,才有贏的機會。做雞蛋扔向石牆固然是很高潔動人,卻不會瓦解石牆──只有當你成為石頭,石牆才會有倒塌和被震動的可能。

註腳1:佔中運動中經常提出的「左膠」在政治光譜上其實多為自由主義者,與左翼沒有太大關係。「膠」取「鳩」的諧音,用以揶揄奉和平理性非暴力為恆久聖旨的社運人士。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