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選個代表,為醒覺一代注入抗極權疫苗

廣告
選個代表,為醒覺一代注入抗極權疫苗

廣告

攝:獨媒記者吳卓恆

運動發展到這一天,戰事暫緩,卻到了最危險的時候。如果處理不好,一切前功盡廢。

正如前天的文章說過,現在運動的最大困難,是沒有一個獲得授權的領袖能代表所有人的意見。沒錯,市民都是自發的,因而造成極大機動性,用游擊戰成功奪下三大陣地。這是一個沒有話事人的運動,正如陶傑是日(3/10)蘋果日報所言,真正的領袖是資訊科技,是Facebook等社交網站。這種自發精神和公民質素極為可敬,舉世驚奇並讚頌,我也為香港人的公民質素如此之高而自豪。

但針無兩頭利,這種模式發展到如今局面,已成僵局,是否還可持續?我們是否仍要迷戀「沒有領袖」的運動而拒絕任何代表呢?這是需要各位同路人冷靜和理性思考一下。我能做的不多,只能以愚見抛磚引玉,希望各位有一個思考方向和基礎論據。

首先,「群龍無首」的民眾運動為什麼會在過去幾天如此成功呢?前文已指出,這是警方以武力對付學生和市民而促成,不以疏導而以堵塞之法而間接作出了「道德感召」,勾起全港人的義憤,致人潮滿瀉。過去幾天大家相安無事,因為大家有一個最大公約數――政府必須讓步回應,繼而談判,從而達到真普選的目標。為了這個最大的目標,不同勢力均能互相忍讓、互相支持。

但散兵游勇,難以持久。因為戰爭(我一直把這場運動當作一場戰爭看待,這是應有的心理準備)當中,最重要的是紀律和服從。什麼叫「散兵游勇」呢?那本指逃散無統屬的士兵,今日借用作不屬於團體而獨自行動的人。這種互不從屬、只憑一己喜惡的群眾,優勢在過去幾天已看見。但自昨晚開始,其缺點也表露無遺。

昨晚是一個轉捩點,因為政府願意接受學聯要求,委派林鄭月娥談判,最大公約數就此消失,各勢力的多種意見立即處於競爭狀態,諸如收不收貨、幾時談、接受什麼不接受什麼等,各種論述不斷競爭,本來這是好事,但可惜內鬥基因立時發作,在辯論時不時加插「你不代表我」、「你有咩資格代表我」、「學聯從此不代表我」、「你們是鬼」等等。由於沒有統屬也沒有表決程序,最終意見紛紜,任何行動也阻不住。

面對國家機器,任何行動理應深思熟慮,處處以大局著想。這需要智慧,需要學識,更需要的,是胸襟。這種人在現場有不少,但他們完全控制不了局面,因為即使有五千人支持某些人的決策,只要有一少部分人,哪怕是三四十人不同意,他們就大可以「自由意志」行動,五千人支持的結果無法落實,因為沒有一個授權組織,如果有人嘗試阻止,就一句「你憑乜代表我」――除了令人自覺很有型,也對大局具龐大破壞力。由於現在運動擁有這個特性,全心破壞的成本就極低,幾個間諜便可。

古往今來,大家不難看見,當共敵消失,便成諸候割據、軍閥互鬥之局面。秦朝破滅,即成劉邦項羽互爭;隋陽帝一滅,軍閥互鬥,最後才有李唐勝出;滿清一亡,雖有短暫民主,也很快進入割據時代。如今的局面完全可以由歷史預測,但最大分別的是,今天的敵人還「未亡」――梁振英未倒,普選未落實,但互鬥來得更快,原因就是這本是沒有領袖的運動,連各自行動的人都說「代表自己」,背後真的可以不從屬任何政團。

幸好,這種不斷循環的歷史,西方提供了一個暫時為止仍是最佳的解決方案,那就是民主程序。如果用民主表決,決定就是大眾的,而不從屬任何個體的。

或者有人會說,用民主表決也不需要代表,大家一起投票便可。這是希臘城邦的直接民主,好處當然是不怕被「出賣」,但壞處是時間非常冗長,可能每一個細節都要投票,最終也是一事無成。例如,衝不衝出龍和道,又要投票;給政府的談判時限,又要投票;撤不撤廣東道,又投;讓不讓警察的早餐進場,難道又即時投票?

大規模的直接民主本就被歷史否定並改良,才出現代議政制。將之套用到今日的局面,任何正常人都知全不可能。事事直接民主,恐怕事件拖一年也沒有成事,民意勢必反彈。所以,現在其中一條可行的路,就是選出代表團,授權一班人去處理各種談判和行動。

如果怕代表團「出賣」,其實可以對其加以權力限制。例如,代表團的決策必須經訊息發布、諮詢、商討和投票表決,商討和投票表決可以有兩至三輪,確保最後決定並不是兒戲的;代表團的主席只是發言人,不能獨斷(參考陪審團制度);代表團有「試用期」,例如只有十四日權力,一個月後要再重選,如果大家滿意,可授權代表有更長的代表權力。

但必須謹記,民主制度背後,是大家有信任的共識和默契,代表團的決策未必符合所有人,但民眾絕不能輸打贏要,必須服從,不能不合心水就走出來說「我有行動自由」。你如何不滿也好,這是人類的限制,因為世上沒有符合每一個個體的決策,正因如此,才要用民主制度解決。如果大家接受民主表決卻又不服從,一切都會失敗。

這可以是將運動升華的一步,不單解決「互不代表、無法前行」的問題,也可以給全港市民上一課貨真價實的民主課,對於今天走出來已醒覺的一代人,是最快把民主這種抗極權疫苗注射給他們的方法。即使運動不幸以失敗收場,這種抗體將會深植身體,令他們在以後每場戰役中發揮效用,例如立法會投票。

這既然是一場追求民主的運動,便應以民主方式前進。我希望各位有識之士,學習英國人的智慧,思考英國大憲章是如何來的,思考美國獨立後為何要制訂獨立宣言和憲法,為什麼人家最終沒有出現各軍事勢力互相殺伐的局面。我希望,即使運動這一次真的不幸落敗,民主種子也能深植這一代每個人心中,這,才不枉多日內這麼艱辛走出來、流了那麼多汗、吸了這種多催淚煙的市民!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