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雨傘革命第二波:全民『合作』運動

雨傘革命第二波:全民『合作』運動
廣告

廣告

Umbrella Revolution 有人翻譯成『雨傘革命』或『遮打革命』,究竟『雨傘革命』是甚麼一回事,內容應該包含什麼,最終目標又是什麼,現時基本上難以定案,也不是佔中三子,甚至全體民主派可以決定的。事實上,所謂『佔中』行動,早就因為一班過份保守的參與人士遲遲猶疑未決,以致不戰而敗,現時香港人的自發性街頭抗爭,老實講絕非『佔中』。

『雨傘革命』開始至今主要以示威和佔領街道為主,然而,這些舉動一直被中共官方喉舌冠以『暴力』和『非法』之名。稍為了解中共打壓西藏和新疆和平示威的一慣手段的,都知道中共在進行鎮壓前,除了利用官方喉舌把這些和平行動醜化成『暴亂』外,還會差遣一些黑幫份子,甚至喬扮示威者的武警或解放軍,混入和平示威者當中,到處進行惡意破壞,嫁禍於示威者身上。

今次香港發生的『雨傘革命』會否逼使中共『照版煮碗』,使用同樣的毒招對付香港人,答案可能很快便會揭曉。但無論如何『雨傘革命』至今似乎已經開始失去方向和目標。佔領香港主要街道基本上不可能堅持一世,若政府採取『拖字訣』的話,在維持佔領街道的秩序上,或是舒緩民怨上,早晚都會出現問題,所以若不及早想出『雨傘革命』的第二波行動,令佔領街道可以順利淡出,同時又可以將抗爭力度升級,則『雨傘革命』會難逃敗亡的惡運。

除此以外,『雨傘革命』的最終目標究竟是什麼呢?現時學聯的要求是 CY 下台,然而,CY 就算真的自願或被迫下台,其他市民願意收貨嗎?對香港實行真普選又有幫助嗎?接任 CY 的會比 CY 好嗎?CY 下台不但轉移了今次『雨傘革命』的真正目的,即中共不再妨礙香港實行真普選,同時亦令到雨傘革命升級至第二波造成障礙。原因是,若果 CY 下台的話,學聯理應鳴金收兵,那又何來第二波呢?若果 CY 死不下台的話,那麼 CY 下台這個議題,就必定成為中共對香港人大打消耗戰的最佳武器。

所以,在未進行『雨傘革命』第二波之前,香港人應該在革命目標上形成共識,當中應該攝及到中共是否願意收回白皮書,中共是否願意在未來撤銷功能組別和選委會,中共是否願意取消參選特首候選人的任何篩選條件,讓所有香港永久居民都有權參選等重要議題。

當在『雨傘革命』的目標上大致形成共識後,『雨傘革命』第二波就可以隨時按時機開始啟動。筆者認為,第二波不應再佔領任何街道或區域,而應該採取一些既合法,又合理,同時又可以全民不分男女老幼都可以全力參與的全民運動。之前有民主派建議停止交稅等,通通都是既不合法,亦絕非人人可以參與的不切實際運動。筆者認為有比這些非法運動更好的『招數』,既是完全合法,又可以不斷升級,亦可以全民參與。

筆者建議的第二波革命是:『全民合作運動』

『全民合作運動』顧名思義就是全港市民都盡其公民責任,完全配合政府的日常工作。

例如:一見到有人在山上燒垃圾便立即向該區消防局致電,十個市民見到,消防局就要接十個電話,一百個市民見到,消防局就要接一百個電話!

例如:街上見到違規泊車便立即向該區警局致電投訴,同樣十個市民見到,警局就要接十個電話,一百個市民見到,警局就要接一百個電話!

例如:街上見到僭建招牌便立即向屋宇署投訴,全港幾乎所有招牌都是僭建,屋宇署必定疲於奔命!

更絕的絕招是如果這些部門處理太慢,可以不停向其詢問結果,對結果不滿還可以不斷投訴。香港每天只要有一萬人玩這個遊戲,然後幾百萬人輪流車輪作戰,特區政府不在半年內完全癱瘓才怪。首當其衝的當然是人手過剩的警務署,既然警方有大量多餘人手去對付示威學生,那麼身為良好市民的香港人又焉能令效率極高的特區警察,因為太休閒而感到無聊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