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紅、藍、黄、黑的一天,為未來揭了一幕

紅、藍、黄、黑的一天,為未來揭了一幕
廣告

廣告

若果警方施放催淚彈那天,許多香港人未能入眠。大概剛過去的一天,有更令人難眠的理由。

若果警方施放催淚彈那天,許多學生老師已罷課罷教。大概剛過去的一天,有令全港大罷課罷工罷市發生的理由。

昨晚人在旺角,跟朋友四處逛逛,十時許,難得一見當區麻雀館正門大開,客人一個個上的士離開,不久,麻雀館更拉下大閘。生活在當區的人都知,平時麻雀館都不會中門大開,讓人看到門後的屏風。十時過後,理應是客人滿館,而非關門之時。這究竟意味著甚麼?

政府在施放催淚彈後,不但沒有公開向市民道歉並下台,還在之後高度肯定警方的行動,這樣與民為敵已令許多港人無法接受。前天,梁振英和林鄭月娥晚間11時半見記者,回應學聯提出要求梁振英在48小時交代警方向和平示威者施放催淚彈的一事並下台。他除了堅決表示不會辭職外,更反過來指政府「容忍」、「容讓」佔領運動的市民。其實誰在容忍誰,在此刻較力之時,尚未分出高下,但梁振英尚不收回強硬的作風這點是肯定的,而這作風又是依杖北京政權而出現的。然而,今天我們看得更明顯,這北京的政權,已不是在他方,羅湖橋以北,而是在香港內部廣泛地蔓延著。昨天發生的事情,給我們說明了這一切。

昨天下午,在各佔領區同步地發生,有反佔中人士破壞市民架設的路障及撕掉留守市民的民主心聲海報字句。這是有組織的行動。台詞內容都是相約,指示威者連日來的佔領影響他們生活,破壞香港。這些先頭部隊都是一個人或數個人行動的。

下午時分,情況開始轉變,對和平示威者的攻勢開始更明目張膽。一批批戴著藍絲帶的愛港力等反佔中人士,亦是同步有組織地向示威者謾罵。其間,更有愛港之聲的高達斌之流非禮女示威者的情況出現,這些匪類表示,出來示威就應預了給人非禮云云。在我所認識的朋友中,也遇到被非禮的事情。這反映這些愛字派要製造的威脅和社會混亂,已不止於語言暴力,而是到了危害市民安全的地步。

不遲不早,建制派立法會議員招開記者會,指和平佔領的示威者影響社會秩序。不要忘記,愛港力的李思嫣,她是直接受僱於梁美芬的。

發展到這裏,我們已可以看到,親政府,更是親北京的力量在煽動著群眾及策動著建議派議員,造成一個局面,以批評示威會帶來社會混亂,藉此打擊眾多市民自發自律,並一直尋求與附近居民及小商戶溝通協調,以達互相理解的佔領運動。

事件還不止於此。入夜時分,亦是同步在各區發生的,是黑社會進入示威場地內見人就打。尤其在旺角,我便親眼見證到,有為數約三十人的青年,面戴口罩,手上繫著黄絲帶,走進人群中。示威群眾還上前試圖說理,叫他們冷靜。不過十數秒後,這群口罩青年便向人群衝去,揮拳揮傘向著群眾攻擊追打。真的不知怎樣,群眾中有一兩名便衣警員亮出警杖,向天直指,出現在被重擊的人附近。這邊開打不到兩分鐘,另一邊便有反黑組的警員一隊人整齊而至。按昨天在旺角觀察警方的行動與效率出其地低來看,這種這邊黑幫開打,那邊反黑即至,是否太過巧合,太過適時又太過迅速呢?最後,警方是分開示威者,把打人的黑青年帶離現場。餘下一些混入人群中假以舉手扮群眾的,在看事態發展。

對今天香港的認知,大概要弄得清楚一些。這是一個北京已不再在遙遠的那方,這是一個會以調動人民鬥人民作為打壓市民的政治手段的政府,這是隨時啟動眾多黑社會與警察配合行動的治理。事到如今,這個政府若不全面解散,還市民自決前途,我們也許註定長久要活在這種具體操作的黑夜。

夜深了,街燈若被關掉,我們便要奮力地跑,一直走到黎明來臨。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