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罷課與戰略,佔中和遠謀

廣告
罷課與戰略,佔中和遠謀

廣告

各位香港年輕志士,我今作為外人遠處異國,眼見近日事發,香港起伏跌蕩,雖忙於執筆行文,仍草言幾句,淺論思想較量和謀略,望大家一覽。

將理論實踐,將願景化為現實,沒有戰略,沒有遠謀,不可為也。這是大部份香港社運致命傷,包括是次運動。其敗早已定形,其敗敗於無謀。因為沒有謀略就是沒有實力。

實力、權力並非萬能,但絕非無能。我等長久以來經家人保護。社會有關者時枱底角力、時互扯貓尾。是以我等不清勢力關係微妙演變,不善應對現實和赤裸權力,時常單單理想滿溢,卻無覺悟,亦無遠謀,何談實力。

於硬實力比試,如戰爭,強者往往無法完全屈服弱者。因強弱之分是情況特定。是以世上無所謂絕對強弱。遠古時,人類曾是「弱者」,跑不快,力不巨,皮不厚,看得窄,聽得少。因為慢,我們學會搭巢;因為力小,我們借用工具;因為毛稀,我們會生火;因為看不穿、聽不全,我們會避凶。是以戰略強弱之別,決於誰能早適應變化並用之於人。較能適應者,是較能善用變數者。他們於角力上有巨大優勢。有人視科技為戰爭絕對實力。先進武器之所以成為優勢原於令對手出奇不意而制勝。當對手能迅速有效適應,並瞭解面對武器之功能和弱點,並利用武器使用者盲點時,主客之位,優劣之分,易轉也。

謀略,讓習者介定情況,分析利害,從而瞭解是次較量之特定槓桿,再而識別實力、負擔。攻擊潛艇速度快是好,然而引擎聲噪吵不利藏匿偵察;隱形軍機於高空對地面幾乎有絕對優勢,然而隱形塗層顯眼,不利白日下低空行動。是以世上無所謂絕對實力。視乎情況,任何內在因素都既可以是優勢,亦可以是弱點。是以無謀等於沒有實力。

所有較量,結果往往事前命定。外部趨勢、相關前提、因素變異、心理狀態等,早已連構成結果。人人必然有有主觀意志,有夢想,有理念,是為常態。然而,在鬥智和鬥志世界裏,功成不在於熱血不屈,不在於「擁有」正確價值觀,不在於高舉優越世界觀。不作冷靜分析,客觀變化,拼湊因素,不可能事成。

若大家堅信和平思想鬥爭之路,而非以武力行物理改變之道,就應準備應對比硬實力較量時更棘手之物 - 人為建構。

主流思想和改革思想只能共存。政權和抗逆力量共生互補。正如有「內」就必然有「外」,有「美」不可缺「醜」。西方要將其知識系統和文明習性強推全球,就自然有相應反作用力,人稱「恐怖份子」。此為自然定律,名為陰陽之變。凡二物對立,必然互生互克,變化相對而同質。應用者,知道自己本位,以改變自身改變對手。舉例,凡對弈者欲使對手下某一着,必先下幾子造勢,以達引着之效。是以認清自己是甚麼角色,在甚麽位置,更有利於應用自然之道,萬物演化之法則 - 以改變和再定位自己來移動對方以達成自己目標。於兵法,此之為「動敵」,前提是自己掌握主動權以使對手長期被動。結果對手如同被你意志控制。

國家實力相近時,較量時多爭取主動,以取得戰略優勢。作為社運之士,面對龐大權力機器,爭取主導權,以達動敵之果,讓小作為經槓桿放大效果,更是必要之策。然而,香港長久以來缺乏政治土壤,大局意識,是以眾多社會事務,不論社運,管治,皆未達水平。香港社運領袖多有小聰明,無大智慧;有小策,無大略;戰術主動而戰略被動,精明而不高明。

罷課罷上街頭,佔領佔至中環,各社運領袖聲稱沒有內部配合,今人難以信服。罷課在於造勢,以有效動員大眾。首要目標是社會年青熱血一群,因他們是最易受鼓動。再次佔中,是仿效佔領華爾街,冀望引來國際關注,以達對北京施壓之效。以上兩者,一為社運手段,一為運動目標。然而運動目標亦不過為大謀中一手段而已 - 致力令北京受壓,從而對香港民主讓步。可惜,以上邏輯基礎不固,假設諸多,浪漫過頭而不切實際。

罷課到佔中,是謀略邏輯中之「如何」(how) 一環。佔中到北京讓步,是謀略邏輯中「為何」(why)一環。香港大多社運領袖,與西方文化一脈相承,計畫「如何」多優於思考「為何」。大家一廂情願認為聲大就會吸引國際社會關注,就自然有其他國家介入甚至有全球性社運勢力加入。北京為了面子,為了安全,讓步香港,從而運動全勝。

身處澳洲之遠,我可以確定運動已引起國際關注。然而下一點,誰來介入和支持?美國?美國有時間、精力和資源關注香港人訴求麼?還是華盛頓應該投放注意於烏克籣、中東、和北韓?孰輕孰重?大家設身處地。美國支持香港反對運動,是為了分散北京注意力,干預中國大陸發展。然而全面震蕩香港,再而誇張,顛覆中國大陸政權,不在美國計畫之內。現實而言,美國信任北京多於信任香港民運領袖。美國祇是想阻礙競爭者快速發展,是以他們祇想維持矛盾於某水平之內,讓矛盾繼續存在,而非讓矛盾過份加劇。香港佔中,美國會回應,但不會有所作為,亦無可作為。

有人會認為英國會介入。英國會如何介入?憑甚麼介入?一隻航母?一張紙?二戰後,比較全球大勢,英國勢力有衰無長。曾稱霸大西洋,他們上世紀尾卻連保衛福克蘭群島都要喘息,現今如何為香港之遠發聲?如果英國有能力介入現今香港問題,當年談判就不必顧忌北京,香港亦不會回歸。

就國家而言,兩個最有可能介入都無能為力,其他亦不必多説。美國有責任心於平衡地緣政治,維護地區穩定。然而任何國家精力、資源必然有限,面對一大堆問題時自然會分輕重緩急。對美國而言,香港佔中有幾重和急,明眼人一目瞭然。

英國政治歷練深厚,且非常現實。沒有利益他們是不會付出。看看上世紀他們為其他國家處理內亂,必要得到外交實利作回報。就是英國當今有能力介入,現今解決香港困局能給予他們甚麼利益?或者,香港人能給予英國甚麼利益,以吸引他們與北京抗衡?

以上兩國,要他們說幾句不成問題,甚麼關注香港活動發展,甚麼支持香港有普選,甚麼希望雙方坐下談判解決問題。事實上,有意介入,有能力介入,就不會向媒體說這些話。有國家成功介入,大家就只能見北京讓步。要是香港普選有利某國,該國早就介入,不會等待佔中發生。是次社運,於「為何」要啟動,已經出現了問題,如何成功?

孫子曰:「勝兵先勝而後求戰,敗兵先戰而後求勝。」無勝算仍要鬥過,愚也。純粹為了行動而行動,「否則等到連行動機會都沒有時,就後悔也來不及。」以上邏輯,危險又幼稚。較量、比試,付出精力、時間、實力,是有血,是有汗。參與較量,若一開始不是為了成功和勝利,不如放棄。沒有必勝決心,祇是為了感受而行事,甚麼「為了香港付出一切(包括性命?)都在所不惜」。與人角力,這是甚麼想法。「趁還可以為自己、為香港做一點事就盡量做」,香港社運被逼到甚麼絕景?

問心,示威時主動衝撃者有幾個是有目的行事?還是祇欲單單把心中不憤發洩,讓一腔熱血灑濺?各年輕社運領袖,犧牲實力參與較量是應有所謀求,且應基於可能變化準備相關應變方案。大家不是軍人,大家不是要顛覆國家,但不等於可以無謀。此運動之敗敗於無謀。一、 沒有有考慮是次較量中其他有關角色,其想法,意欲,變化;二丶沒有認清自身本位,能力,內部網絡;三丶沒有慮及長遠、短期目的,以及運動如何適切於大計畫之內;四丶沒有以爭取主導權,並且本應以「動敵」為所有手段之指導方針。

小變速,大變久。孔子曰:「欲速則不達,見小利則大事不成。」大家客觀看看當今香港困局,再主觀考量想想香港要如何變化,轉變多少。若要引起根基變化,本質上改變,「解決深層次矛盾」,冰封三尺既然非一日之寒可成,化冰為水就不可能一朝一夕可達也。是次整套運動戰略,如多次香港以往運動,祇是要一步到位,一下子完全屈服對方。既沒有衡量對手實力,亦一開始明言要消滅談判對手,誰來願意談判。本身不是要談判,為何要公民抗議,和平示威?

世界大事身邊事,人人皆可運籌謀之。不要因有人領導、有人決策,而事事不管。「致人而不致於人」者,不止於應付對手。不少時候,年青人致於鼓動者。不經大腦而成為他人身先士卒。人云亦云,人說我做,致於人者也。此等人不足為有志者,不配為讀書人。有志之士,學識之士,為自己選擇道路,獨立不群。

今多人面書發言,要人按讚,出力發聲。有人以所謂「朋友」關係,要求人「幫個忙」,增加頁面或群組知名度。追求民主到這個程度,我稱之「無所不用其極」。我對「為求目的不擇手段」無意見。若手段本身推番目的,我反對。看歷史以戰爭帶來和平,以恐懼作為工具以消滅「恐怖活動」,結果眾所周知。

再者,網絡言論抗衡是沒有結果,本身既不反映社會中勢力較量真實面貌,討論者亦多胡來隨便,祇是參與者自我滿足而已。網絡平台、社交媒體,是一有效動員基地,但它們不是社會,更不是現實。有了一個目標、意義,全程投入,奉獻一切。然而大家有否問過自己「為甚麼」問到底?

這就是我所說,香港社運於「為何」一環有所不足。孫子說過,人人祇看到其他人「勝之形」而不知其「制勝之形」 - 人人祗看到他人「如何」勝於戰術層面,而看不穿「為何」會勝於戰略層面 - 「為何」會贏了較量。於網絡也好,現實也好,祇懂得與人死命鬥力,硬碰硬,是為無謀,是未成熟。輕易跳過一大堆「為何」問題,逃避思考,以免價值觀、世界觀受挑戰。然而,正因為自我思想挑戰,思想更為穩固,更善於思考,之後做事,比試時成功機會更大。

「不謀萬世者不足以謀一時,不謀全局者不足以謀一域。」説華夏文化承傳,有關外人對其戰略文化,算計遠謀,無不起敬。然而觀當下香港社運行徑,難以說服人,其對華夏文化精萃,有所承傳。香港雖小,變化雖速,無大略,無遠謀,難以求成,甚至社運本身無以為繼。「言善非難,行善為難。」說本土思想,講華夏文化正宗,言行不一祇代表大家輕率隨便,無他。大家可以不滿北京,但不應低估其謀略之能。如果視北京為較量對手,無一定實力就不應冀望成功,就不如放棄比試。唯一說得通,就是積累經驗和學識,以換取將來成功。但依我看來,差距甚大。然而2047 年前還是有可能能追上,大家要努力和謙虛 - 從所有人身上學習,包括對手(敵人?);在一切程況下嘗試和實踐,包括必敗之戰。若啟動是次運動抱有以上覺悟,我不再多言。

總結之,謀略會帶有浪漫色彩,有理想,有願景。然而,與熱血或政客之戲不同在於 - 謀略不一定漂亮,但較能帶來成功;謀略不一定帶來表面上勝利,但較能確保全面和長遠成功;謀略不一定人人認同,但其出發點必然是考慮到所有人需要;謀略不是英雄主義,更不是為了個人名聲,而是將角力趨於智力較量,更非表面,更非直接,從而更為減少應用暴力,以免造成破壞;謀略不是虛無飄渺、妥協、和猶豫,而是質樸務實、積極、和果斷。

香港社運稱香港政治成熟,所以有資格實行民主。證明政治成熟不是一味熱血推崇某一套價值,宣揚某一世界觀。政治成熟是一種表現,是一門實踐,是一類藝術,並不需要政治架構來證明,不必要為某觀念發聲。最皆證明論點之道就是通過交涉和較量本身。於動員群眾時表現控制群眾和領導之能,於媒體戰線角力中全面報倢,以穩定可控方式升級運動以增加談判籌碼,在談判桌上討價還價展示技考,並備以表面上折衷方案為對手留與面子和下臺階。不論對手是誰,不論他們本有甚麼意識形態和觀點,都會有效。這是政治必然。而能駕馭以上手段就是政治成熟,就是實力。

香港被英國治理百年有多,他們作為歐洲最善於政治之人,大家從他們身上學了多少?現今能應用多少?因曾經被治而自滿,當自己盡得西方文明真傳,執其思想之牛耳,再而瞧不起其他人包括現下角力對手。這亦反映香港政治水平而已。

對是次社運,我隻字不提自己政治取態。行此文四千字,祇望大家可以改變衝突方式,並於將來角力上更為聰明、冷靜、長遠、和有效。這是香港社運成長關鍵。以下附以圍棋十訣,大家可以嘗試以之作衡量得失之基礎,再而發展自己一套方式。中文為母語者,學習角力技考和思想,戰略和遠謀,遠在天邊,近在眼前。願共勉之。

半風生

二零一四春 澳洲坎培拉

圍棋十訣

一.不得貪勝

二.入界宜緩

三.攻彼顧我

四.棄子爭先

五.捨小就大

六.逢危須棄

七.慎勿輕速

八.動須相應

九.彼強自保

十.勢孤取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