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為什麼要撤離旺角,集中金鐘?

廣告
為什麼要撤離旺角,集中金鐘?

廣告

街工等四個團體昨天發出聲明,主張佔領民眾撤離旺角,集中金鐘。

這是很必要的。關於政府快要鎮壓,以及我方力量不足等等理由,都有人說過。現在我補充一點:不能說旺角所有襲擊,都是有組織的極右暴徒所策劃。也有小資自發成分的。旺角有很多小商店,即使他們不是直接受影響,但是他們卻已經心理極度不平衡。這些小資(小資產階級),在上面受到地產霸權壓榨,在下面時常覺得要受自己僱員的氣,所以從來都是社會保守的一群。更重要是他們的生意非常脆弱,一個浪頭都可以令他們破產,這種狀況決定了其階級心理極度害怕動盪,一有動盪就極易恐慌。人一旦陷入恐慌,什麼事都做得出。有經驗的社運活動分子,第一誡就是不要燃起這些小資的恐慌,不然他們就會毫不顧忌地跑去支持極右暴徒,以求不惜一切「恢復秩序」。此所以這兩天,這類小資盲目攻擊一切人。我前晚護送幾個女孩離開旺角大本營,有人質問我是誰,我說我是教師,對方立即爆粗:「你地教師就系教出呢D垃圾學生吖?!」你同他講道理是沒用的。他們的小資心理告訴他們:不惜一切恢復秩序!!

佔中運動切勿惹毛這些小資,否則,本來極右不是群眾運動,也會變成群眾運動!

我希望學聯、學民、街工、社民連、工盟以及所有團體發出聲明,呼籲撤出旺角及其他地方,集中金鐘。

但集中金鐘,也不要打算長期佔領主要道路。我們運動雖然有無數群眾支持,但是運動也有固有弱點,暫時是無法迫使中共讓步的。如果勉強堅持佔領街道,恐怕後果太嚴重。所以應該以暫時佔領街頭,來恢復與政府對話,要求政府至少答應:把天馬公園改為學生/市民管理的民主公園。這樣的民主公園,不只對政府篤眼篤鼻,而且是以後雨傘運動的大本營,民主鼓動中心和教育中心。如果政府答應最好。其實,答應了而又能夠使交通恢復,對林鄭來說,比較雙方魚死網破好。同時,我們運動也得到一點成績。萬一政府不答應,我們就撤離主要道路後,集中守住天馬公園。這時,運動始終沒有低頭,但政府就碰到難題:佔領一個公園,既沒有影響市民生活,又沒有影響政府運作,又能夠鼓舞民氣,同時風險也少得多。此時狼英居然還宣布戒嚴或開槍,那時狼英就千夫所指。

反過來,如果運動現在不撤離旺角,我們就被千夫所指,甚至幫助暴徒發展為極右群眾運動。

就我們而言,萬一撤到公園並力守,狼英也要攻擊,警告頒布戒嚴或者開槍,那時萬不得已,也應該撤離公園。但我們會贏的最大量群眾的支持!不要錯過今天,不要錯過時機,不要讓自己陷於完全被動!

無論如何,以目前力量對比看,這個運動都會變成長期鬥爭。所以一定要保留實力!同意者請廣傳!!

廣告